既然第一期样报没有任何问题,赵元侃立刻下令开工印刷。毕昇行动迅速,十二个时辰后,散发着墨香的一万份八卦报新鲜出炉。

第二天一早,报童清脆的嗓音传遍了汴梁城大街小巷:“八卦报!八卦报!蹴鞠大赛开赛在即,快看内幕消息!十个铜钱一份报!”

这些报童自然都是我找的,绝对的用心良苦!

汴梁虽然是大宋国都,是大宋最繁华的地方,但大街上到处都有因打仗而家破人亡、沿街乞讨的孤儿。为了帮赵元侃解决“市容市貌”、彰显大宋国力,更为了减少大宋百姓对“夏州”的仇恨,我以“夏州拉面”的名义出资建了个慈善堂,将所有沿街乞讨的孩子收容在一起。不仅让他们有屋住有衣穿有饭吃,还教他们生存技能、提供工作机会,在蹴鞠比赛期间做报童就是其中一个,每卖出十份报纸能挣一个铜钱。若有表现特别出色的,还可以到“夏州拉面”做伙计。

由于曾经沿街乞讨过,报童们对汴梁城的大街小巷了若指掌,很快将报纸卖到汴梁城的每个角落……

第一期八卦报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瞬间在汴梁城“炸响”,其“威力”不容小觑!

八卦报的“威力”,不仅仅是因为报童们喊得响,还因为报纸中写了各参赛队花边新闻,更写了各参赛队的胜负赔率。

是的,既然举办了“世界杯”,怎么少得了“世界杯彩票”!

要想每场比赛都能挣到至少十倍门票银子,光靠广告还不够,还要靠“博彩”。

我在“独家报道”方案中提出的“博彩”概念丝毫也不担心会改变历史,因为自从地球上出现人类,赌博就已是一种极为盛行的娱乐活动了。一开始赌博只是人类纯粹的游戏消遣,但到了后来就慢慢演变成人与人之间具有利益关系的行为了。到了北宋,汴梁城内到处都有地下赌场,每逢一些重要蹴鞠比赛,那些地下赌场都会设胜负赔率赌局。由于地下赌场规则混乱,管理不善,经常会有倾家荡产的事情发生。

鉴于“博彩”一事是个双刃剑,我建议赵元侃一定要和他皇帝亲爹讲明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是否采纳以及采纳后如何让它变成能让皇家盈利的模式是他二人需要探讨的问题。他们最后商讨的结果就是:宋皇同意在八卦报上写上各参赛队伍的胜负赔率,每期八卦报发行之前须交宋皇审阅。

八卦报一经问世,上至达官贵胄,下至黎民百姓,全都发现了报上写着各参赛队伍的胜负赔率。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所有人顷刻间都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八卦报虽是八卦居印的,但谁都知道“八卦居”的主人是襄王,而襄王又是此次蹴鞠比赛主要负责人,还在大张旗鼓地派人清理地下赌场……哎哟喂,这“胜负赔率”可是官方消息哟……

你说,八卦报能不受欢迎吗,一万份报纸当天问世,当天售罄。

很快,就有个珠宝商人找到八卦居,说想要在八卦报上“投放广告”,就象“夏州拉面”那样的。

为了等这一刻,我真是筹划了很久,不仅用“夏州拉面”的广告来做示范,还早就准备好了广告报价表,除了有八卦报和比赛赛场广告报价外,还有套餐报价,即在两处同时投放还有优惠。

这个珠宝商人相当精明,一听说能优惠就立刻同我砍价。就因为我说了句“八卦报印刷成本很高啊”,他就问若他有办法节省刻版时间,在八卦报上投放广告能否再便宜一些?他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在刻版的时候,不用刻他那部分广告内容。他会按照广告尺寸大小事先刻好一个印章,每印好一张报纸,他派去的人在报纸上盖上印章即可,印好一张盖一张,速度也很快。

我事后问毕昇此法是否可行,毕昇说当然可以,而且按此办法,八卦报最下方的广告都可使用此法印刷,刻版时间又能缩短二个时辰。

虽然千年后有句话说“懒惰推动了科技进步”,但我怎么觉得是“商人的精明”呢。你看,这一不小心,“活字印刷术”的“萌芽”竟然渐渐长大了。

第一期八卦报发行刚忙完,我就要准备第二期的内容了。不过,在我纠结如何写“拂林国”和“精灵族”八卦故事之前,还有件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去看看我的“夏州拉面”蹴鞠队队员们。

说起这事儿,我相当汗颜,自从“夏州拉面”蹴鞠队进入大宋境内,他们就一直处于“放羊”状态。我手头千头万绪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件件都性命攸关,实在是分身乏术。虽然在蹴鞠队入境后,我曾第一时间让诸葛辉负责与他们联系,但那老头做事一贯不靠谱,从蹴鞠队队员入场时的那满脸大胡子就能看出一二。现如今蹴鞠比赛第二天就要开踢了,我必须抽时间去看看他们,至少能鼓舞一下士气。

参加蹴鞠比赛的各个参赛队都被礼部统一安排在汴梁城内的各个驿站,“夏州拉面”蹴鞠队所住的驿站位于城西。

当我敲开驿站院子的大门,竟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萧……萧排押,怎么是你?”我惊讶道。

“阿舞,终于见到你了!”满脸络腮胡子的萧排押朝我微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

“我让玉芳菲找你帮忙训练蹴鞠队员,也没说让你亲自来啊!”我继续惊讶道。

“阿舞,这事儿,我们进屋慢慢说。”萧排押伸手一个“请”的动作,把我让进了驿站大厅。

刚踏进驿站大厅的大门,就见厅中央站着一个人,背对着我。

突然,“咣当”一声,惊得我转身看向身后……没想到,走在我身后的萧排押竟然在屋外关上了大厅的大门……

当我再次转身看向大厅时,那人也转身面对着我……

虽然也是满脸的络腮胡子,但掩不住他的浓眉大眼、阳光英气……那人冲我一笑,温柔地说:“阿舞,我们又见面了!”

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快步走到他跟前,疑惑地确认着:“耶律隆绪?你怎么也来了?”

耶律隆绪继续微笑着:“听说汴梁城有蹴鞠比赛,朕就来玩玩。”

“你疯了!”我大叫着,“你不好好地在上京城做你的皇帝,跑到汴梁城干什么?就为了踢几场蹴鞠?你知不知道来汴梁城会有多危险?”

听到我这番指责,耶律隆绪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更灿烂了:“还行,还行,你还没忘了朕!心里还有着朕!”

耶律隆绪边说边向我靠近,我却不由自主地向后退着……

此时此刻的我,彻底处于蒙圈状态……我曾向赵元侃拍着胸脯保证“夏州拉面”蹴鞠队员全都来自凤凰谷,可是眼前却有两个辽国人,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御前侍卫统领,我要怎么向赵元侃解释?若被许王发现端倪,他会不会借“通敌卖国”名义将赵元侃致于死地?更可怕的是,若被宋皇发现辽国皇帝在汴梁,一定会把他杀了报仇的,到那时宋辽之间难免又会有一场大战……

我一路退一路想,却没发现身后已是门口。耶律隆绪轻而易举地将我“壁咚”在门板上,撞得门板又是“咣当”一声响。

“阿舞,让朕好好看看你……”耶律隆绪伸手就要摸我的脸,被我一手拨开。

耶律隆绪也不恼,继续上下打量着我:“你怎么有些瘦了,在汴梁过得很辛苦吗?”

突然,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开口问道:“‘夏州拉面’蹴鞠队入场,那个戴面具扮医圣之人是你吧?我当时感觉有人在看我,也是你吧?”

“不错!”耶律隆绪微微一笑,“阿舞果然与朕心有灵犀!不过,朕那时很生气,朕的女人正冲着别的男人笑呢!”

“哼!你的女人?我才不是你的女人呢!”我冷笑着,“一会儿让我姓萧,一会儿让我为后,一会儿又把我废了……你和你母后当我是可以随意揉捏的泥人吧!”

我气哼哼地说完,想从耶律隆绪的臂弯下钻出去,却又被他按回到门板上,“阿舞,你听朕说,这事儿是朕的错……跟朕回上京吧,朕封你做贵妃,母后再也不会反对了……”

听到这话,我更是怒火中烧,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耶律隆绪推开:“跟你回上京?你母后要杀我,我不得不跳崖逃生,差点就死了,还损失惨重……你让我如何跟你回去!如何面对你母后!”

耶律隆绪刚想再走上前同我解释,就听门外有人在喊:“襄王驾到,快开门!”

耶律隆绪一边咒骂着“该死!怎么来得这么快!”,一边打开门,把我推出门外,自己又“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我转身看向驿站院子,惊讶地发现院子中央不知何时冒出一排统一着装的蹴鞠队员,个个都是满脸络腮胡子……在我愣神的当口,驿站院子的大门被人踹开,赵元侃威仪地站在门口,他眼前是这样一幅画面:一排“夏州拉面”蹴鞠队员一边朝着我单膝下跪,一边整齐地朗声道:“拜见少主!”

那时机……那场面……那气势……都是刚刚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