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灵鸦能搞出天灾,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我喊来了“小二黑”询问灵鸦王复仇之事,“小二黑”说它也不知王是如何安排的,不过它可以派手下回去问问。

诸葛辉见我和一只灵鸦在叽叽咕咕,意外地得知我还会鸟语,艾玛干脆赖在我身边不走了!于是我们这一行人又多了个老头,天天地缠着我问这问那,让我烦不胜烦。我问他不是要去边境嘛,他说辽国天灾关他屁事儿!我又问大宋不是也要遭殃嘛,他竟然说国师就是个虚职,朝廷也没给他银子,该来的就让它来吧,一切皆有定数。

随着我们一行人继续南下来到郯城并住到了许御医家的别院,“小二黑”派出的灵鸦也送回了最新的消息:灵鸦王确实开始复仇了!它的复仇简单粗暴!它让众灵鸦将铺天盖地的蝗虫赶到了辽国的南京道地界,让南京道爆发了史无前例的蝗灾!

听到这条消息,我真是感觉心情舒畅!辽国的老百姓没饭吃了?切,我还差点灰飞烟灭了呢!我可没有那么玛丽苏,我真想亲眼见见耶律休哥吃瘪的模样,他不是总管辽国南面的一切军政事务吗?他不是很受当地胡汉百姓的敬重吗?他的百姓没饭吃了,看他怎么办!灵鸦王干得好,它的复仇也代表了我的复仇!

不过,看在赵元侃或多或少地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诸葛辉的“天灾”预言说得极准,蝗虫可不管谁是谁,吃完了辽国的早稻和各种农作物,它们自然会飞到大宋境内,吃大宋百姓的粮食,这场天灾确实会让大宋殃及鱼池。

赵元侃听完我的消息,忧心忡忡地拉着诸葛辉谈了一个晚上。我不知他二人都谈了些什么,我只知道第二天赵元侃要带着所有人北上回到边境,包括我!!

歪,我的肺病还没好呢!我还要在南方休养呢!!

我本想赖着不走,没想到诸葛辉跑到我身边和我悄悄地说:“乖徒儿,为师看出来了,韩王对你有意,你乖乖地呆在韩王身边,若韩王将来问鼎,你就是一国之母啊……”

“母你个头啊!”我指着诸葛辉,差点就要骂出口!我心说你这是帮我还是害我!赵元侃已经大婚了,他能不能当上皇帝还不得而知,就算他当上皇帝了,皇后也不可能是我啊!再说,我才不给人当妾呢,皇妃也是妾,总之我和赵元侃之间没!戏!

不过,诸葛辉的这番说辞倒是给我提了个醒,这段时间我陷在赵元侃的“温柔乡”里丧失了警惕性!!其实等过段时间我彻底康复了,我还是要回到凤凰谷的。若我在郯城呆太久,再想回凤凰谷可能会难上加难。倒不如趁着这次赵元侃北上的机会和他一起走,等到了边境也就离凤凰谷更近了,到时候再让“小二黑”给李继迁传信,让他多派些人手来接我,就算赵元侃不放我走,我也是有机会逃走的。

这些想法在我脑间片刻闪过,我指着诸葛辉的姿势不变,将骂句改成了问句:“师祖收的三个徒弟中,谁算卦最厉害?”

诸葛辉揉了揉鼻子、抬着下巴说:“自然是为师我啦!”

哼,我在翼星时学过地球人类的微表情,人类鼻子里的海绵体撒谎时容易痒,撒谎的人揉鼻子是为了掩盖真相,抬下巴也是为了掩饰尴尬情绪!所以诸葛辉的算卦水平一定没有师傅厉害!再说,事实已经证明了我师傅的预言都是正确的,而诸葛辉的“天灾”预言虽然说对了,但我和他相处的时间不久,谁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私心。

想到此,我走近诸葛辉悄悄地问:“老头,我怎么觉得你没说实话呢?你的大师兄也就是我的亲师傅的说法可是和你截然不同哟,他说韩王很危险,让我离他越远越好,我到底要听谁的?”

诸葛辉狠狠拍了下我的脑袋:“你个臭丫头,我才是你的亲亲亲师傅,你自然要听我的啦。你放心,为师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再说了,将来你母仪天下,对我们凤凰谷也有莫大的好处……”

我揉着被打痛的脑袋,听着诸葛辉句句不切实际的憧憬,有种想爆打他一顿的冲动,呃,好吧,他武功高强,我们所有人捆在一起打也不过他……我正想着如何把他给打发走,赵元侃走到我身边,诸葛辉见状马上知趣地走开。

赵元侃将我散乱的一屡头发掖在耳后,温柔地说:“阿舞,国师说让你和我们一起走。可是我知道你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所以你自己决定,若你想留在这里休养,我把秦瀚留在这里帮你,秦瀚认识的人多,能帮你挡些宵小之徒……我忙完边境之事就会尽快回来见你……”

啧啧,我望着在不远处假装看风景、实则在偷听我们说话的诸葛辉,心说你瞅瞅人家赵元侃多会说话,这以退为进的手段用得好啊,让我无法说出半句拒绝的话。什么让秦瀚帮我,那是让秦瀚留下来看着我吧……唉,现在大家各怀鬼胎,就看最后谁能玩过谁吧……

我朝赵元侃拱拱手道:“王爷无须挂怀,若能帮王爷救大宋百姓于水火之中,阿舞荣幸之至……”说假话是吧,我也会啊!我心说之所以同意跟你赵元侃北上,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回凤凰谷!

……

北上之行自然不象南下之行那样悠哉悠哉的,每天都在急冲冲的赶路中。

一日途经一个小镇,一行人在一家人声鼎沸的饭庄吃午饭,我草草地吃了几口就收了筷子望着远处发呆,赵元侃关心地问:“阿舞,怎么不多吃些?你哪里感觉不舒服?”我打着哈哈应付道:“没有,没有,我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处界碑,这里竟然叫祝家村,我曾听师傅和我说过一个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就和祝家村有关……”

我们对面桌的一位公子马上接口道:“喂,梁山伯,看看,你和祝英台的事儿连外乡人也知道了……”

什么!我不可置信地“腾”地转头看向那桌,心中的震惊差点把自己的脖子弄落枕了!虽然心里想着可能是重名重姓,但好奇害死猫的我仍起身走向那桌,朝他们拱手道:“打扰了诸位,这里哪位仁兄叫梁山伯?”

一位眉清目秀、脸色有些发黄的年轻公子起身道:“在下梁山伯……公子是?”

我没有回答梁山伯的问题,又笑着问:“梁公子是否有个同窗叫祝英台?祝英台回乡,梁公子还十八里相送来着?”

梁山伯不好意思地笑着挠挠头:“是啊,是啊,此等区区小事儿不知公子是如何知道的?”

我还要继续问呢,赵元侃走到我身边,面露不快道:“走了!”说完,他狠狠地握着我的手腕把我拉着就走,我赶紧回头和梁山伯说:“梁公子,你的肝有些问题,若感觉不舒服快去看大夫……有关祝英台的事儿可向你师母请教……凡事儿想开些……”

赵元侃将我的手腕握得生痛,一路把我拉到马车旁。我上了马车后,赵元侃也拱身坐了进来。他又一把握住我的手,面无表情地大呵一声:“出发!”

唉,他这是何意?该不会看到我和梁山伯说话,吃醋了?

我试图将手从他的大手中抽出,没成功,只好尴尬地问:“你怎么不去骑马了?”赵元侃咬了咬牙没吭声,眼睛看着窗外,手却握得更紧了。

“那人叫梁山伯唉……若真是我所知道的那个梁山伯……”我刚一开口解释,赵元侃“嘶”地一声转头看着我,一脸怒气。

我用另一只手指着他,窃笑地问:“你……你该不会是吃醋了?”赵元侃又“哼”地一声转过头,继续看向窗外……

我仍不怕死地解释:“我是个大夫啊,总归要和各种病患打交道。那个梁山伯脸色发黄,一定是有肝病,若遇到事儿再想不开,那就离死不远了……”赵元侃又“嘶”地一声转头看着我,继续一脸怒气。

我只好笑脸哄他开心:“王爷,此次北上不虚此行,让我意外地发现你们大宋人杰地灵,真是太神奇了!就拿这梁山伯来说,若他真是我所知道的那个梁山伯,那他的心中只有祝英台,他们的爱情会成为千古佳话……”

“祝英台……是……女子?”赵元侃终于松开了拧着的眉毛,开始说话了。

“是啊,是啊,”我头点得象小鸡啄米,“祝英台女扮男装在外求学,和梁山伯三年同窗情深似海……梁山伯十八里相送,祝英台隐晦地暗示让他去提亲……可梁山伯呆头呆脑地仍不知祝英台是女子,我让他回去问问师母……”

“梁山伯都不知道,你又怎会知道?”赵元侃抬抬眉毛问道

“所以啊,我和梁山伯说话,就是想确认他是不是我所知道的那个故事里的梁山伯啊,可是被你打断了啊……”我委屈地说。

“你那个故事……最后是何结局?”BINGGO!!赵元侃的好奇心最终被我挑起。

“你把我的手放开,我就告诉你!”掌握主动权的我终于可以讨价还价了。

“不放!”赵元侃牛逼哄哄地转头看着窗外,大手握得更紧了。

不放是吧,反正现在有好奇心的不是我,那就让故事结局变成千古迷案吧……我干脆闭上眼睛,头侧到另一边……睡觉……

赵元侃等了一会儿,没听见阿舞说话,转头看向阿舞,发现她头侧在一边睡着了,小脑袋被颠簸的马车撞得四处乱动,他唉了口气,将阿舞的头搂到他的肩膀靠着……这一不留神就看到阿舞正对着别的男人笑呢,他确实是吃醋了!!他真不知该拿这个女人如何是好,每天的心情随着她起起伏伏的……

赵元侃的思绪飘回到了那晚……就在那晚,他同国师诸葛辉谈了很久!就在那晚,他的人生目标发生了重大改变!!

赵元侃早就知道国师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听说父皇能登上皇位,与国师有莫大的关系。父皇继位后,国师就只是挂着虚名,闲云野鹤般地神出鬼没,从不出现在大宋朝堂上,除非遇到大事。而此次能与国师意外相识,也是因为阿舞的缘故……

赵元侃看着熟睡中的阿舞,一边用大手温柔地揉捏着她的小手,一边继续想着:阿舞真是个福将,只要有她在总能逢凶化吉,甚至机会也接踵而来……国师那晚的一番话让他相当震惊,因为国师说可以助他登上皇位,条件只有一个:皇后必须是诸葛星舞……国师的条件对他来说很简单,因为他心中的女人只有阿舞一个,他自然会给阿舞最无上的荣耀!

至于皇位,赵元侃不是没有期盼过,不过以父皇目前对他的态度,他是绝无可能当上太子的……但国师却说事在人为,而此次北上之行就是他赵元侃在大宋朝堂的新起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