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元侃坐在马车里、握着阿舞的手、想着国师的话,心中泛起了雄心壮志,若北上之行能唤起皇帝对他的重视,他自然是要搏上一搏的。虽然大哥元佐被废后,二哥元僖凭借巧舌之簧担任了开封府尹,貌似已半只脚踏入太子之位,可是谁又能说一切都是定数呢。

此次北上,被阿舞救过的吕端并未与他们同行,因为就在他们抵达郯城不久,同行的吕端突然接到皇帝的旨意,让他去接替户部郎中张去华所任的开封府判官一职。有吕端呆在二哥身边,至少他就不会象大哥一样稀里糊涂地被二哥所暗害。

赵元侃一直认为,在大哥被废一事中,二哥就是罪魁祸首。那晚皇帝开家宴未邀请大哥,二哥在宴会后马上去拜访大哥,一定是二哥在大哥面前说了什么,才让有疯疾的大哥当晚再次发疯纵火焚宫,更让皇帝对大哥彻底失望,最终让二哥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当时远在辽国的赵元侃拼了命地赶回汴梁,就算那时的他认为是二哥加害于大哥,但苦于没有证据,最终也没能阻止皇帝将大哥贬为庶人。

现在虽然皇帝安排吕端辅佐二哥,但是随着阿舞救了吕端,吕端与他赵元侃的交情早就变得不一般了。在阿舞昏迷的那些个日日夜夜,都是吕端陪在他身边。他二人曾多次针对时政朝局进行过彻夜长谈,并且在许多事情的看法上态度一致,比如他二人均震惊于赵普在历经二次被罢相后能第三次成为宰相,他二人亦对元僖同赵普勾结在一起颇有微词……所以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吕端绝对是能帮他的人。

赵元侃想着,北上之行灭蝗是关键。由于吕端没在身边,赵元侃只好在中途休息的时候向国师诸葛辉探讨灭蝗之法。没想到,诸葛辉指了指阿舞,说她徒弟鬼主意多,问她。

嗳,为什么问我啊?我心说我脑袋中当然有好多从古至今的灭蝗办法,可是我翼星师傅君灵白严令我不能改变历史啊,若我的办法不是北宋人自己想出来的,那岂不是犯错误了!

我对赵元侃眨眨眼睛:“我师傅曾说过,面对棘手的问题,可以从百姓中来到百姓中去。灭蝗也是啊,可以先集思广益、汲取百姓的智慧,归纳总结取其精华后,再将方法传播给百姓,利用百姓的力量去执行。”

其实我这么说是有私心的,因为这是一次近距离地观察地球人在北宋年代如何抗击天灾的最好机会,我最好能善加引导,并巧妙利用。

当晚,在我的“主持”下,召开了一次北宋版的“民主生活会”。有关灭蝗的办法,所有人不分身份贵贱均可发表意见。为了能让此次“民主生活会”成功“举行”,我说服赵元侃出了些银子,买了几坛好酒和一只羊,我准备在院子里给大家弄只“烤全羊”吃。

由于宋人的上下尊卑思想还是很根深蒂固的,为了防止大家在赵元侃面前不敢说话,我把赵元侃“赶”回屋里,让秦瀚随侍,其余所有人就呆在院子里边吃边喝边聊天。当我在全羊身上涂满独家调配的“烤全羊”香料后,香气四溢的味道顿时激发了所有人的情绪,大家终于开始畅所欲言起来……

影一说:“我力气大,看到蝗虫就用衣服扑打,准能打死一片蝗虫。”影二说:“你拉倒吧,我可见过蝗灾,那可是铺天盖地的啊,你还没打多少呢人就快累死了。”我马上装模作样地总结一下,第一个方法是人力扑打法,即人直接跟蝗虫对抗,用各种东西拍死蝗虫,不过此法虽实施简单,但对人来说非常累。

影一见影二笑话他,踹了他一脚:“既然你见识过蝗灾,你有啥办法?”影二喝了口酒又吃了口肉说:“在我们家乡,我爹他们是先挖个大坑,把蝗虫引诱到坑里后,马上填埋起来,不过此法要求埋土时速度要快还要厚,否则蝗虫会爬出来的。”我又总结了第二个方法,即壕堑掩埋法。

歪,在屋里的赵元侃,你记下来没?

诸葛辉不知何时也混在大家中间,他边吃边称赞他徒弟烤的羊肉美味,边随口说他曾看过一本记载大唐灭蝗的书,对唐玄宗的宰相姚崇发明的“篝火诱杀法”记忆犹新:当时的姚崇发现蝗虫喜欢火光,在夜晚一看到火光就会飞下来,于是姚崇下令,让百姓一到天黑就在田边挖个大坑并燃起火堆,看见蝗虫飞来就集中扑杀,边打边烧,效果很显著。

我赶紧切了二大块烤得最嫩的羊腿肉,让秦瀚递给赵元侃,并示意秦瀚看看他主子是否记下来这第三个办法“篝火诱杀法”。

这时又听影三说:“蝗虫说到底就是有翅膀的虫子,既然飞蛾能扑火,蝗虫扑火也很正常。”

影四接口:“要按你那么说,蝗虫就是虫子,那找个能吃虫子的,不就行了!”

影五一拍大腿:“哎,我想起来了,我娘曾养过鸭子,我见鸭吃虫吃得很欢……”

影六指着影五:“谁说只有鸭子吃虫子了,我见过鸡啊、鹅啊,都吃虫子的。”

我冲着这些侍卫们竖起大拇指:“你们说的都对,家禽们都吃虫子……这就是大自然‘一物降一物’的道理,万事万物生生不息,都是有相生相克之法的,若蝗虫说到底就是虫子的话,那么家禽就是克制它的法宝……”

我所不知道的是,赵元侃在屋里自言自语道:“家禽吃了蝗虫,就能把自己喂饱,长得肥大后还可以成为百姓的食物,阿舞,此法妙啊!”

……

随后一些天的行程马上变得热闹起来,因为我们的队伍中又增加了好几十车的鸡、鸭、鹅,还有一些养这些家禽的人……

当我们最终抵达边境后,由于提前做足了“功课”,所有人均未被眼前满天飞舞的蝗虫所吓倒,特别是赵元侃,他胸有成竹地指挥当地县令向百姓们宣传“灭蝗之法”并很快取得了成效,其中的“篝火诱杀法”扑灭了蝗虫十几万担,而“家禽吃虫法”更是让上万只鸡鸭鹅取代人类成为真正的“灭蝗”主力,将蝗虫吃得干干净净。

由于蝗虫吃光了边境百姓的早稻和刚刚长成幼苗的农作物,赵元侃还开仓放粮分发种子,鼓励百姓重新种上应季作物,同时他还将上万只家禽分发到受灾最重的地区,帮助百姓渡过难关。

很快,边境各州县的感恩折子递到东京汴梁皇宫,各级官员纷纷上书,一为叩谢皇恩浩荡,二为表功。虽然此次蝗灾是史无前例的严重,但在韩王的带领下,他们实施了行之有效的“灭蝗之法”,再加上朝廷能及时地开仓放粮和分发家禽,各地均未出现百姓流离失所的情况。

接到奏折的皇帝赵炅龙颜大悦,不仅下旨奖赏了一众官员,还专门褒奖了赵元侃,除赏赐金银布匹等财物外,更是将赵元侃的王爷封号由韩王进封为襄王,并加授荆南、湖南节度使。

赵炅本来是对老三元侃这个儿子极为恼火的!老三不象老大那样和他极像,也不象老二那样合他心意,本以为老三是个唯唯诺诺之人,没想到老三几次在殿前开口都让他怒火中烧!老三先是阻挠北伐再是抗婚,再后来更是不理他闭门思过的旨意,在新婚第二天就离开了汴梁,扔下新婚的王妃不管不顾……想起那个新婚的王妃潘氏,赵炅就想起来了潘美;想起了潘美,赵炅就想起了杨业;想起了杨业,赵炅又揪心的痛,那是多么好的一员猛将啊……可是,赵炅又不得不私底下承认,老三当初之所以惹怒他,就是因为极力阻止北伐,若当初能多听听老三的建议,他或许不会损失三十万兵力,也不会损失杨业等众多名将……

赵炅之所以重重地褒奖赵元侃,还因为他收到奏报,说是辽国南京道一带的灾情更为严重。由于被授予辽国南面行营总管的耶律休哥没有处理蝗灾的经验,百姓们流离失所,纷纷向北逃难,还有一些百姓甚至逃向边境,想进入大宋避难……赵炅想想就想笑,同样是面对蝗虫,同样是面对天灾,他大宋终于“打赢”了辽国……赵炅特别想看看耶律休哥吃瘪的惨样……

而此时的耶律休哥确实挺惨的!!面对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蝗虫,他感觉从未有过的无助!虽然他在带兵打仗上计谋无数,可是面对蝗虫,他却束手无策。更让他感到无助的是,虽然他一度很受百姓的敬重,但是蝗灾一来,民间竟然有传言,说是因为他得罪了哪路神仙,才让从未发生过蝗灾的南京道遭受如此重创,更有传言说是因为耶律休哥杀戮太重,上苍才不眷顾他掌管下的这片土地的……虽然耶律休哥连发几封八百里加急文书,向萧太后禀告灾情严重要求朝廷同意开仓放粮,可是许多百姓仍架不住对耶律休哥的失望,举家北上……

耶律休哥所不知道的是,放言他得罪神仙、放言他杀戮太重的,不是别人,正是辽国皇帝耶律隆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