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老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我,把我看得头皮发麻!难道我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这老头“揭老底”了?

不行!!我必须死扛到底!我假装不屑地说:“你这老头真会信口开河,为了点钱,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佩服佩服!”我朝吕蔼努努嘴:“给他一锭银子,我们走!”

我刚要抬腿离开,白衣老头大声说:“老夫是否信口开河公子心知肚明,老夫无意同公子争辩。只是请公子在离开之前,将偷老夫的东西还来!”

原来这老头“测字算命”是假,找我麻烦是真啊!我气得转身瞪他:“你这老头,信口开河也就罢了,还胡说八道,你我初次见面,我何曾偷你东西了!”

白衣老头冷哼了一声:“你偷的东西就藏在你的衣袖中!”他指着我藏着麻小胖的那只衣袖,然后吹了一个婉转的口哨,我衣袖中的麻小胖惊得在里面直扑腾。

白衣老头吹完口哨大声说:“莺儿,在外面玩疯了吧,跟我回去!”

麻小胖在我衣袖里啾啾地叫着:“我不要,我不要,主人,帮帮我!帮帮我!”

我将麻小胖从衣袖中掏出来,放在手心上,拍拍它的小脑袋,让它稍安勿躁。虽然我猜出麻小胖那么聪明,一定是有人教它的,但如果这老头就是它的原主人,嘿嘿,我可要和他斗一斗,将麻小胖的“归属权”抢过来!

我指着白衣老头说:“你凭什么说麻小胖是你的?”

“什么?麻小胖?”白衣老头一声嚎叫,把我和麻小胖都吓了一跳,麻小胖更是“嗖”得一下藏到我的身后,探头探脑地听白衣老头继续嚎叫:“你说它是麻雀?真是暴殄天物!它是燕山柳莺!还是只灵莺!世间仅此一只!”

噢,怪不得麻小胖那么聪明,原来它还不是一只俗鸟。艾玛,我这个“翼族之王”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手下是何品种,确实是有些不称职。我正心虚地想该如何和白衣老头谈判呢,就听那老头说:“既然不识货,你就不配得到它,那老夫就得罪了!”说完伸手一掌向我袭来……

“住手!”吕蔼大喝一声,起身跃起替我挡住了老头袭来的那一掌。老头“咦”了一声:“你这黑小子武功不错啊,我倒要看看你能接下老夫几招!”顷刻间二人便打了起来……人影晃动中“嘭”的一声,吕蔼被拍在了地上。

白衣老头继续向我袭来,我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我和麻小胖吸向老头的方向。赵元侃一声怒喝“大胆狂徒,给我拿下”,转身便站在我身前,运功替我挡着那股吸力,可是他挡住了袭向我的吸力,却没能挡住袭向麻小胖的吸力。虽然影一等众侍卫纷纷拔剑刺向老头,虽然麻小胖拍着小翅膀吃力地向我这个方向飞着,可是它还是被吸得离老头越来越近……

我大叫一声:“不好,快,救麻小胖”,麻小胖的二只乌鸦护卫立刻从左右两边袭向老者,没想到那白衣老头一边和侍卫们打着,一边兴奋地叫道:“呵,你这小子竟然还有两只‘巫山灵鸦’,不错不错,老夫也一并收了!”

赵元侃看着打成一片的众人,将我推向秦瀚:“这老头武功极高,秦瀚,你带阿舞先走……”

“慢!”我制止了赵元侃,因为就这一小会儿功夫,我看出“门道”来!这老头是个鸟痴,他对人能下狠手,对鸟儿却不下狠手,哼哼,我有办法了!

我张开手臂召唤跟随我的众鸟儿:“给我上,狠狠啄那个白衣老头!”我心说,你不是要收我的鸟儿吗,一百多只鸟看你怎么收!

而此时的白衣老头刚把所有侍卫打趴下,正准备用内力抓住麻小胖和二只乌鸦护卫,突然看到一群鸟儿向他袭来,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哎呦,这么多只巫山灵鸦,哎呦哎呦,竟然还有昆仑铁炼甲……”还没等他叫完,所有的鸟儿已经飞到他眼前向他啄来……白衣老头赶紧运起内力在周身鼓起一圈“气墙”,鸟儿们毫不气馁地往“气墙”里钻,总有几只成功的,狠狠地啄了那老头几口,痛得他嗷嗷直叫:“你是谁?哎呀,疼!疼!”

我冷哼了一声:“我是谁?我自然是鸟儿的主人!包括麻小胖!”麻小胖趁着那白衣老头正够头不够尾地护着自己的当口,飞回到我的肩膀,兴奋地叫着“啄他,啄他”!

白衣老头这时又抬眼看了我一眼,又指着我大叫:“你!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有……翅……膀……”不知他看到了什么,被惊得突然将周身“气墙”收回,最后“翅膀”二个字被鸟儿们的扑打声和鸣叫声淹没……

我傲然呵道:“我到底是谁?你听好了,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雪山医圣”的徒弟诸葛星舞!!”

“凤凰谷的“雪山医圣”?不可能,我大师兄有一男一女两个徒弟,那男娃我见过,你根本就不是他。” 白衣老头一边护着头躲着鸟儿的袭击,一边叫道。

咦?我大师兄?难道他是……?我吹了声口哨喊回了所有鸟儿,老头此时早就没有了刚才的风度,只见他满脸血痕、头发凌乱、抱着头缩在地上,白衣上全是鸟屎……我走到白衣老头身旁,蹲下来用手戳戳他:“难道你是三师叔?”

白衣老头“呼”地一下抬起头,用不可置信地眼神看着我:“你……你是个……女娃?”

我咧着嘴露出了一口大白牙笑着说:“是啊,是啊,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还未等我说下一句呢,我的三师叔一咕噜爬了起来搂着我哭诉着:“哎呦,我的乖徒儿唉,为师可被你害惨了……”

这老头该不会被鸟儿啄糊涂了吧,我干笑着推开他:“我不是你的徒弟,我是你大师兄的徒弟……”

三师叔不依不饶:“你能有那么多只灵鸟,你不是我的徒弟,谁还是我的徒弟……”他凑向我的耳朵:“乖徒弟,你教教为师,你那对翅膀是怎么弄的,也给我弄一对呗!”

我无语问苍天地叹了口气,原来师祖收徒弟真不是随随便便收的,三个徒弟竟然都有阴阳眼。幸亏今天看到我有翅膀的是我的三师叔,若是别人,还真是麻烦,我应该把师傅的嘱咐时时刻刻记在心里才对。

赵元侃在一旁咳嗽了一声,我赶紧拉了三师叔站了起来,向他介绍说:“王爷,这一切都是误会,这老头是我们凤凰谷的人,他是我的三师叔。”我又向三师叔介绍道:“这位是韩王殿下。”

只见赵元侃朝一拱手道:“听闻父皇身边有位来自凤凰谷的国师名叫诸葛辉,通晓天文地理易经八卦花鸟禽兽,经常远游行踪不定,本王一直未能得见,今日竟能不打不相识遇到阁下,实在是幸会幸会……”

噢,原来三师叔叫诸葛辉!!大祭司曾和我说过师祖有三个徒弟,那个最小的徒弟因想法激进又受不了凤凰谷枯燥的生活,被师祖派到了南方……没想到历经数年,这位小徒弟还混成了大宋国师!!啧啧,虽然这位国师现在的样子很狼狈,但他老人家还是输面不输阵地说:“嗯,算你有眼光!本以为赵光义没有一个象样的皇子,没想到韩王殿下倒是让老夫刮目相看!”诸葛辉又指着趴着一地的侍卫们,“就是你这些手下太弱……”

赵元侃再次拱手道:“国师武功高强,本王真心佩服。若有机会,还请国师多多指点……”

诸葛辉敷衍地挥挥手:“好说,好说。”说完,他一把拉着我走到一边,急急地说:“乖徒儿,你快和为师说说,你是如何让这群灵鸟跟着你的?”他又指着黑鸟说:“这鸟叫昆仑铁炼甲,民间俗称铁燕子,我在凤凰谷时就想弄一只养养,可是这鸟儿极难捕捉……”

我抓抓脑袋说:“三师叔,我根本也没想捉它们啊,是它们主动来找我的……佛说,我敬世间万物,因为一切皆有灵性。虽然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可是它们却知道我能以平等之心敬之待之,而不是用武力去禁锢……这可能是它们愿意呆在我身边的原因吧……”

诸葛辉半信半疑地说:“不对,不对,你这丫头在糊弄我,就象你装扮成男人糊弄我一样……”说完,他伸手又想抓麻小胖,二个乌鸦护卫马上用翅膀扇着诸葛辉的手……诸葛辉恍然大悟:“乖徒儿,原来你给莺儿配了二个灵鸦保镖,不错不错……这巫山灵鸦极其聪明,而且有仇必报!”

我好奇地问:“耶律休哥杀了我四十多只巫山灵鸦,灵鸦王和我说它会报仇的,只是我不知灵鸦报仇要怎么个报法?”

诸葛辉跳了起来:“什么?耶律休哥?灵鸦王?巫山灵鸦还有王?乖徒儿,快给为师讲讲是怎么回事儿?”

靠,当着赵元侃的面,我要怎么讲?我白了诸葛辉一眼:“三师叔,我只想问你,若巫山灵鸦想报仇,会有什么结果?”

诸葛辉一挥手:“天灾!天灾!老夫算出大辽南京道附近很快会有一场天灾,大宋亦会殃及鱼池。老夫本打算前往边境一探究竟,找到这天灾的源头,难道这源头竟然是灵鸦复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