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辽国大军军旗招展地回到上京城时,我在临潢府的“夏洲拉面”第一家连锁店也正式开业了!

开业需要良辰吉日,更需要人气,我自然不会错过拥有最高人气的最好时机:辽国大军班师回朝。那天,从临潢府到上京城,几乎所有的百姓都出动了。

我在临潢府的拉面馆打出了“开业大吉 买一送一”的条幅,同时上京城的旗舰店也打出“恭贺临潢府首家连锁店店开业 买一送一”的条幅,一起庆贺。

前段时间由于在打仗,大家人心惶惶的,物资供应也紧张,米面价格上涨,拉面的价格也不得不涨到一百五十钱一碗,现在买一送一,自然是吸引了无数回头客。

这一切都让领兵进入临潢府和上京城的韩德让看在眼里。二周后,韩德让派人和我说,想再约我谈谈加盟一事。

根据我最新得到的消息,韩德让因为此次宋辽之战的出色战功被封为“楚国公”,之前全面负责辽国皇室的保安,现在还负责主管驻扎在上京周围的军队,可以说是大大地升官了。而萧排押也因为救皇帝有功,被封为统军使,除了继续呆在皇帝身边做助手外,还成为韩德让的左膀右臂。

虽然升官后的韩德让还感兴趣加盟“夏州拉面”让我有些惊讶,但我还是做了些谈判的准备,不仅重新写了一份加盟招商手册,还拉出师兄和凤凰谷的一帮人装门面,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夏州拉面”是凤凰谷的生意,只要师兄不说话装严肃,再配上凤凰谷众人白衣飘飘的气场,现场还是有一股凤凰谷的神秘感的。

谈判的地点自然是选在了赵元侃送我的这处宅院。我事后才知道,赵元侃选的这处宅院在上京城属于“商贾富人区”,上京城还有一处皇亲国戚住的“官宦富人区”。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在“商贾富人区”置下一处房产,说明我的生意做得相当不错,这也是我选择在这处宅院见韩德让的原因。好吧,在“装富”这一点上,我不得不佩服赵元侃的“高瞻远瞩”。

二天后,我在宅院外迎来了韩德让的四驾马车。韩德让在升官后还是挺低调的,只带了四个随从。我则不同了,不仅在大门口安排了白衣飘飘的门卫,还在进入里院的路上也安排了一些白衣飘飘的仆人,尽量营造出凤凰谷的“神仙气场”。

走入里院,看见师兄站在院里的合欢花树下,正欣赏着树上盛开的合欢花,一身雪白衣衫的师兄只要不说话不动作,那就是带着“神仙范”的君灵白。

我装模作样地和韩德让说:“师傅让师兄来上京城帮帮我,怕我年少,办事不稳重。”

我更是装模作样地朝背对着我的师兄说:“师兄,韩大人到了。”

师兄转过身来,温柔地看着我。突然,他的身体晃了一下,眼睛闭上又睁开,只见一股精光迸射出来,哎哟喂,我心里大叫着,“NO,NO,NO……”我现在只想要不说话不动作带着“神仙范”的假君灵白,不想要那个活蹦乱跳、威严霸气的真君灵白!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的翼星师傅君灵白刚好就在这时“灵魂进入”了……

君灵白看见眼前的我,刚要说话,只见我冲上前摇着他的臂膀大声说:“师兄,你怎么了?”还看见我挤眉弄眼地用翼星语言小声对说:“快,装晕!装晕!”显然他也看见了我背后的韩德让和四位随从,知道现在时机不对,用愤怒的眼神瞪了我一眼,意思是说一会儿给我详细解释清楚是怎么回事,然后就真的闭上眼睛装晕了。

我赶紧大喊,“来人,快,扶师兄进屋休息!”马上,来了二个仆人,将师兄扶进了屋里。

我转头不好意思地对韩德让说:“实在不好意思,让韩大人见笑了。我师兄天生体弱,在来上京城的路上就已经晕过二次,我号过他的脉,就是有些水土不服,我正在给他慢慢调理,等抽空我还要去直鲁谷大人那里要几个食疗的方子,要知道是药三分毒,能不吃药最好。”

韩德让笑笑说:“难道还有阿舞治不好的病,我可是不信。”他直接喊我了“阿舞”,而没有象之前喊“诸葛小弟”或“星舞”,说明他也想将关系拉得更近一些。

我微微一笑,“韩大人过奖了,象水土不服这种病,看似简单,其实起因复杂……我师傅常说,在医术上,永远都要本着‘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心态……”

“嗯,‘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怪不得你师傅叫‘医圣’,我终于知道原因了。”韩德让赞叹地说。

我赶紧叉开话题,客气地说,“韩大人,您是想坐在这合欢树下聊,还是想进屋里聊?”

“今天天气不错,就在这合欢树下吧!” 韩德让看着满树的粉色小扇子花,貌似随意地说。

很快,我就让下人摆好了桌椅和花茶。“韩大人,尝尝这个绿茶,里面还放了菊花清热解毒,玫瑰花养肝护肝,都是我们凤凰谷自己种的。”我介绍道。

“上次喝的是普洱茶加枸杞,这次为何又是绿茶了?” 韩德让好奇地问道。

“普洱茶是完全发酵的茶,性温,适合秋冬喝;而绿茶属于轻微发酵的茶,性寒,适合春夏喝。这还是直鲁谷大人告诉我的,所以这饮食中的学问还是很深的。同样是饮食,韩大人,您对‘夏州拉面’怎么看?”我客套之后,直接进入重点。

“阿舞,说实话,我本来没认为‘夏州拉面’能挣到你所说的二十五万,”韩德让敲着桌子说道,“不过你这丫头时时给我惊喜,先是治好了皇上的急症,又开了临潢府的分店,不仅医术和厨艺极佳,而且经商的手段也干净利落,时机也掌握得恰到好处……更重要的是,辽国这次打了胜仗,会有更多的人涌入上京及周边城镇,民以食为天啊……”

“是啊,民以食为天……英雄所见略同……”我将加盟招商手册翻开,指着第一页内容里写的“民以食为天”几个字,同韩德让一起大笑起来……

同聪明人谈生意真的不太累,韩德让听我详细解释了加盟要求后,初步同我达成了合作意向。接下来就是我要准备起草合同,给韩德让看过后就可以签字画押了。

送走了韩德让,我赶紧到师兄的屋里找君灵白。没想到,仆人以为师兄真的又病了,直接将君灵白送到了我的屋里,这样方便我及时医治。

我刚走进我的屋里,就听见君临白严肃的声音:“44号,跪下!”

完了,完了,我心说,君灵白一定是看到我屋里的地图、各种信息字条,我就那么大咧咧地放在桌子上……没办法,我硬着头皮跪在了君灵白的面前。

“作为翼星的‘观察者’,只能记录星球的文明发展,不能参与其中去改变历史。我难道没有说过吗!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些都是什么?” 君灵白将那些字条扔在我的面前。

“师傅,你听我说!”我急急地解释说,“我不是正式被翼星派到地球来的,你上次也说是君如羽打开了维度空间通道,我才莫名其妙地来到地球的,我怕我稀里糊涂地死在地球后想回翼星都回不了,我只是在自保啊!这里才刚刚打完仗,前段时间,宋国的三路大军都快打到上京了,挺吓人的……”

“那最后什么结局?”君灵白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

“辽国大胜,宋国大败。”我赶紧说。

“嗯,这场战争,在地球的历史上叫‘雍熙北伐’,辽国萧太后萧绰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君灵白解释说。

“其实吧,真正厉害的人物是刚才那位,叫韩德让,萧绰的很多战略战术都是韩德让出的主意。这人很精明,我让你装晕,也是怕他看出端倪。”我马上狗腿地解释说。

“噢,那你详细说说这场战争是怎么回事?”君灵白好奇地问。

“师傅,我还跪着呢!”我故意装委屈说。

“嗯,你起来吧,起来说!” 君灵白的语气更温和了。

于是,我赶忙站了起来,坐在君灵白身边,将所知道的这场战争起因,中间过程和结局详细地说了一遍,我猜想其中还有许多细节一定是翼星的系统里所没有的,因为我看到君灵白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和蔼。好吧,我自然是省略了我给赵元侃消息试图阻止这场战争以及我试图挽救杨家将杨业的情节。

“那韩德让今天来这里,是干什么?”君灵白又问。

唉,说起这个,话又长了。我必须先堵上君灵白的嘴,让他尝尝“夏州拉面”再说。君灵白是“灵魂进入”师兄的身体里,神经控制着全身,自然也控制着味觉、嗅觉、视觉。我相信君灵白一定会喜欢“夏州拉面”的味道的,这要比我在翼星做的那个简易版的“朝鲜冷面”强出百倍千倍,虽然君灵白没有吃到那面。

刚好我听到君灵白的肚子在叫,我赶紧抓住时机说:“师傅,你饿了吧,我先带你去吃些东西,到时候我再慢慢和你说韩德让的事儿。对了,这次你在地球能呆多久?”

君灵白说:“‘灵魂进入’最长10分钟,在地球上就是二天半。”

“好嘞,那我们就先去吃些东西,我要向你推荐一道美食!”我让仆人赶紧准备好马车,拉着君灵白就往外走。

很快,我们就来到“夏州拉面”门口,君灵白先下的马车,转身扶着我也下了马车。这时,就听到我身后有人在喊:“阿舞……”

我回头一看,耶律隆绪带着侍卫大步走过来……苍天啊,大地啊,君灵白刚刚狠狠地教训完我不准改变历史,这还不到一个小时,辽国的皇帝就大咧咧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我要如何解释才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