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朝葫芦钩钩手指,让他靠近一些,“来来来,你和我说说,你家主子回去后都干啥了?”

“啊?”葫芦看见我八卦的表情,又在挠头。

“啊什么啊?你们宋军现在都被打得手无还击之力了,你家主子早干啥了?我不是都告诉他了吗,辽国现如今兵强马壮的,他怎么也不拦着点他那个父皇啊?”我讥讽道。

“怎么没拦!”葫芦愤愤地说,“主子至少上书了十几次,均被驳回,最后被罚闭门思过……”

“噢,那就说明他那个父皇铁了心要打,做儿子的也尽力了,那就没办法了……”我把刚收到的消息扔给葫芦,“我也不能白收你主子的银票,你拿这个回去交差吧……”

葫芦接过来一看,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我离开汴梁的时候,还只是曹将军的粮道被截断……啊?不好,杨令公,杨老将军会有危险……”

“谁?你说谁?”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杨令公?杨令公不是叫杨继业吗?”

葫芦摇头说:“杨令公,我半个师傅,曾教我杨家枪法,不叫杨继业,叫杨业!”

矮油我的亲娘四舅姥爷哎……难道杨业就是“杨家将”故事里的杨继业?

要知道杨家将“满门忠烈、战死沙场”故事那可是传了千年哟!千年来一直被民间各种戏剧、小说、现代影视作品所演绎着!

没想到,我竟然遇到了北宋真人版!更没想到,戏说和历史还真有所不同!

我拍着脑袋,努力回忆着千年后所知道的戏文情节:杨继业是被潘仁美公报私仇害死的,杨家七个儿子不是战死,就是失踪,只回来一个杨六郎。

我忙问葫芦:“杨家七个儿子都上了战场?”

“没有,仅杨延玉跟随。唉?掌柜,你怎么知道杨家有七个儿子?”葫芦反问道。

我没有回答葫芦的问题,因为我的大脑一直在旋转着:如果杨业就是杨继业、杨延玉就是杨大郎,那么潘美就是潘仁美……虽然历史与戏说还是有些差别的,但是杨业和他儿子在这场战争中一定会战死的。

我从小是听着杨家将的故事长大的,我可是他们的忠实粉丝,我要不要救他们?救了他们会不会改变历史?

唉,不管了!救!一定要救!看着忠良惨死,我心里不安。如果有机会救,干嘛不试试!至于结果吗,就算他们的造化了。

想好了这些,我问葫芦:“你家主子和杨业关系如何?”

葫芦说:“忘年交!”

我又问:“杨业如何称呼你家主子?”

葫芦说:“韩王……”

理好了思路,我和葫芦说:“我刚才起了一卦,杨业和他儿子会凶多吉少!我打算救杨业,一是因为你家主子大手笔,送来了这五十万两银票;二是因为杨业大名如雷贯耳,我师傅曾给我讲过他的故事,让我钦佩不已。现在就是个时间问题,若你马上赶回汴梁,再让你家主子给杨业传递消息的话,肯定是来不及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我用韩王的名义送信给杨业,让他切勿听他人言,切勿冒进,赶紧撤退。”

“好!我去送信!”葫芦说。

我马上阻止他:“从上京到西路军所在地,你快马加鞭,不吃不喝也要四天,我怕来不及,要知道战局瞬息万变。我有个办法,你会画画吗?”

“啊,画画?”葫芦被我这个奇怪的问题惊得有些发呆!

我拍了他一下脑袋,“别发呆,就是丹青!会的话,就赶紧画一幅杨业的画像,比如他脸上最明显的标记是什么样的,我想办法尽快给他送信。”

“会,主子教过我!”葫芦一听有办法尽快送信,二话不说就画了起来。没想到,这小太监的绘画水平还相当不错,看来他主子还没少培养他。

之后的场面就换作葫芦目瞪口呆了,因为我喊来了“小二黑”。

我让“小二黑”仔细看清楚杨业的相貌、听清楚别人叫他“杨将军”后,把那张写着“切勿听他人言,切勿出兵冒进,速速撤退。韩王元侃”的字条交给杨业。按照“小二黑”的飞行能力,它二天必能飞到。同时,我又安排了50只乌鸦,护送“小二黑”到战场,并全面监视战场上的变化,随时派乌鸦回来向我汇报战情。

我没有一兵一卒,唯有这个办法能救杨业,希望杨业看到这个示警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小二黑”带领下的这群乌鸦的行动力是惊人的,几天后,消息纷至沓来:

……信已送到杨业手上,潘美和杨业也已接到撤退命令……

……潘美和杨业认为撤退时应避开辽军主力,西路军监军王侁认为应主动出击,打退进攻的辽军,才能从容撤退……

……双方争持不下,王侁说杨业看到辽军强大就犹豫不敢应战,质疑杨业有叛变之心……

……杨业为证明自己忠心,率兵出战,遭遇埋伏……

……杨业部下全部战死,杨业受重伤被俘……

当葫芦看到最后一条消息,跳了起来,“我要去救他,我要去救他……”

我气得踹了他一脚,“你是个探子,就你一人,拿什么救他!再说你主子没教过你遇事一定要冷静吗?杨业就是遇事不冷静,别人说几句就受不了了,结果全军覆没。你去就是白白送死!”

我摇摇头唉了口气,这就叫“尽人事,知天命”,我救不了他的命,或许还能救救他的名气。

由于“小二黑”还在战场指挥着众乌鸦收集消息并派乌鸦飞回送消息给我,所以我就只好又唤出另一只“杀手锏”— 麻小胖,给“小二黑”送信。

“麻小胖”是一只胖胖的小麻雀,按理说我不收鸟类中的胖子做助手,怕它们飞不动影响工作。没想到这只胖胖的小麻雀毛遂自荐说它识汉字,而且它说它们麻雀秋冬的时候就是要吃得胖胖的,这样才能过冬,它抗议我对它们麻雀不公。嘿!这只小麻雀有能力有个性、还敢向我提意见,我十分喜欢,所以就收它做我的助手。

因为麻小胖识汉字,所以我写了二张字条,一张用翼星文字写的,是给“小二黑”的;另一张用汉字写的,是给杨业的。在翼星文字字条上,我告诉“小二黑”再给杨业送一次信,若杨业有遗言或遗物,想办法带回来。在汉字字条上,我再次用赵元侃的名义告诉杨业:我已尽力救你,事已至此,若有遗言遗物可转达。

……

辽军大营的牢房被重兵看守着,杨业气息奄奄,已绝食二天。

他身中十几枪,虽没在要害,但早已无法行动,所以辽军也没捆他,主帅耶律斜轸甚至来了好几次劝降,只要归顺必许以高官厚禄,可是杨业拒绝了。

牢房的窗口,突然出现了一只乌鸦,它其实在牢房外的树枝上呆了好久,确认没人后才跳了进来。它飞到杨业身边,用嘴巴碰了碰杨业的手,杨业慢慢睁开了眼睛,“又是你吗?”杨业用沙哑的声音小声地问着。

乌鸦没出声,用嘴巴把绑在腿上的信拿了下来,放在了杨业的手上。杨业用颤抖的手打开了纸条,看到了上面的字,苦笑了一下说:“多谢你的主人……我知道他不是韩王……我辜负了他的一番好意……”

杨业闭上眼睛回忆着,和韩王相识是在宋辽边境的军营中。皇上的几个皇子中,他看韩王最顺眼,二人也很快成为忘年交。韩王每次给他写信,用的是德昌的名字,从未用过元侃,所以当他第一次收到那只乌鸦送来的信时,看到“韩王元侃”的落款,并未完全相信。

就算他相信了此信是韩王所送,面对监军王侁的讥讽,他也无法控制住心中的怒火,因为年轻时的他曾效力于北汉,后来赵炅讨伐北汉,他跟着北汉一起投降了大宋,他曾是一名降将!这些年他一直兢兢业业,在战场上一往无前、立下无数战功,就怕被人怀疑自己不够忠诚。

面对王侁的质疑,为了再次证明自己的绝对忠诚,他选择了出兵,可最终连累了儿子和所有部下全部战死……杨业事后才意识到“韩王元侃”字条其实是在向他示警,是想救他和他的全军,可惜为时晚矣!

杨业用尽力气撕下了里衣一块没有染血的布,用快要流干的血写下了“精忠报国”四个字,并掏出了贴身的玉佩,用颤抖的手递给了那只乌鸦,“虽然我不知道你的主人谁,但请将此转给韩王。”

那只乌鸦看了看那两样东西,叫了一声,窗口飞进一只更大的乌鸦,叼起了玉佩,而它则叼起那块布,飞走了……

杨业在绝食的第三日气绝而亡。萧太后萧绰下令割下杨业的头颅,装入匣中,传送边关各地。辽军士气大振,顺利地收回了所有被宋军侵占的疆土,凯旋而归。

我将“小二黑”送来的杨业的血书和玉佩交给葫芦,让他赶紧回汴梁交差,而我也终于可以问心无愧地收下赵元侃的五十万两银子了,绝对的问!心!无!愧!

大宋的朝堂上,赵元侃将杨业写的“精忠报国”的血书交给了皇帝,皇帝双手颤抖地接过血书,悲痛异常,于是连下三道诏书:追赠杨业为太尉、潘美降职三级、王侁流放充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