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才二个多月,但耶律隆绪感觉自己快有一辈子没见到阿舞了,他好想念阿舞啊!可是他手头千头万绪的事情太多,等他终于忙完来找阿舞时,却看到阿舞正对着另一个男人笑呢。那个男人他也认识,就是在凤凰谷号称和阿舞青梅竹马、叫嚣着阿舞应该嫁给他的诸葛方旭!虽然之前他一直没把这个娘里娘气的师兄放在眼里,但这次却让他醋意上涌,因为他发现这个师兄变了,变得那么仙气灵动、霸气十足。面对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没有一个女人会不动心的。

他正想上前问个仔细,却发现阿舞正朝他挤眉弄眼地使眼色,意思是让他赶紧走开,他有那么见不得人吗,这让他更加怒火中烧……

哼哼,这个时候怒火中烧的还有我!看见耶律隆绪脚步不停地向我走来,任我如何使眼色他也不停,我真想把他一脚踹到南天门,这个熊孩子怎么就那么不合作呢!

君灵白显然也看到了我在使眼色,幽幽地在我身边说:“怎么,地球人在北宋这个时代都是挤眉弄眼地说话吗?那个男人又是谁?”

我尴尬地回头看向君灵白,“呵呵,师傅你太幽默了,呵呵……他是……我的一个病患,酷爱吃我做的面……他找我应该是想问我要……要……要半价优惠……”矮油,原来撒谎也是个力气活!

“师傅,你等一下,我先把他打发走!”我快走几步到耶律隆绪面前,继续朝他使眼色,小声而急促地说:“快走,我师傅派师兄来,要把我接回凤凰谷。如果你不想让我马上离开上京城,这两天就别来找我……”

耶律隆绪终于停下脚步,用同样的君灵白式愤怒眼神瞪了我一眼,那意思我明白:不给我详细解释清楚和你没玩……然后他就带着侍卫走了……

我拍着胸终于舒了一口气,转过身快步走到师傅面前说:“师傅,我们上去吧。”

君灵白看着耶律隆绪的背影说:“那个男人好象很喜欢你,看你的眼神很不同……”

耶律隆绪最后看我的眼神充满着愤怒,哪里能看出爱意,我又尴尬地笑着:“哈哈,师傅,我没给他半价优惠,他气呼呼地走的……哪里有什么爱意……师傅,这么久没见你,你怎么越来越幽默了……哈哈……”我打着哈哈,带着师傅走到二楼顶头的独立雅间,叫来了小二点了面。自从上次宫中侍卫在二楼雅间传出萧绰与韩德让的绯闻之后,我就专门弄了个隔音效果好的独立雅间,省得再让人听到一些私密话。

“师傅,您一定要尝尝我的杰作……”我向君灵白隆重介绍着地球上一种叫“拉面”的美食。

君灵白突然严肃地看着我说:“说到面,44号,你和我解释解释,为何君如羽说你在私自做面条,用来勾引白翼的男人?”

我一听大惊失色,“师傅,她胡说!我没勾引任何人。我在翼星总共才做了三碗面,自己吃了一碗,另二碗给了帮我弄原材料的阿尔法和他的同乡以示感谢,我哪里有勾引白翼的男人!”好吧,我又主动省略了黑风刮过后丢失的第一碗面条。

“那你为何要做面条?”君灵白追根到底地问。

“师傅,我酷爱吃面条,而且你也没有和我们说不能在翼星自己做东西吃啊。再说,师傅啊,翼星的食物真是太难吃了!如果你是想训练新学员,让我们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道理来修炼自己,我理解你的做法。可是其他人呢……”我bulabula地说着,没有发现师傅看我的眼神有些变化……

我正要继续说下去,小二已把拉面、酱牛肉和几个可口小菜端了上来,我赶紧招呼君灵白吃起来,“师傅,这拉面一定要趁热吃,快看,这就是‘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这拉面集色香味于一体,刺激的是人类的味觉、嗅觉和色觉……”我仍旧bulabula地说着,更没有发现君灵白眼中闪着泪光……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可是君灵青曾经和他说过的话……君灵白看着眼前灵动的44号,虽然她长得一点也不象阿青,但是为何他总能从44号的言谈举止中找到阿青的影子,而且阿青也酷爱做美食……阿青,是你吗?如果不是你,那你到底在哪里?……君灵白大脑胡乱地想着,眼泪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唉,师傅,师傅,你怎么啦,是不是辣椒油太辣了?”我突然发现君灵白眼中流下了泪水,狗腿一样地递上面巾,“一定是这辣椒太辣了,翼星上可没有辣椒,初次吃一定会把人辣的鼻涕眼泪横流的……哈哈,师傅,是不是辣得特别爽……”能看见神仙般的师傅被辣得流眼泪,我很有成就感……

君灵白用面巾擦了擦眼睛,胡乱地点着头说:“是,辣得很舒服……这拉面确实很好吃……这么说,这家面馆是你开的?”

我点头说:“是我开的!师傅,既然我已经来到地球,就必须先想方设法地活下来,这拉面就是我的谋生手段,我一定要先挣些钱。无论在地球的哪个年代,人都必须先要有经济基础,才能去做想要做的事情,不是吗。那个韩德让就是看我的拉面馆生意不错,想和我合伙再开一间拉面馆。”

君灵白点了点头,把面巾放到桌上,突然指着窗外说:“唉?为什么窗台上有只鹰?”

我回头一看,雪花正大咧咧地站在窗台的边框上,就象他主人一样……靠,这耶律隆绪要干什么?难道他就等不了二天,偏要现在向我讨个说法?这熊孩子,肿么这么性急!

我赶紧理了理“按下葫芦浮起瓢”的抓狂心情,装淡定地说:“噢,是临潢府拉面馆的掌柜给我送消息的……”我走到窗边,取下了雪花腿上绑的纸卷,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为何你师傅要让你回凤凰谷?”

好在我在口袋里装了一个自制炭笔,可以直接拿来写字的,否则在这种紧急情况下,还要四处去找笔墨,太麻烦。我在纸的背面写道:“因为师傅本来就不同意我来上京,更不允许我见你。”把纸条重新绑上后,打发雪花走了。

我刚走回桌边,就听见君灵白问:“这么说,你在临潢府也开了一间拉面馆?”

我重新坐下,“是的,师傅,我打算从上京到凤凰谷,凡是有城镇的地方,都开一间拉面馆。这样,一是能挣钱,二是方便我收集地球上的各种信息。师傅,你几次‘灵魂进入’后被弹出系统的那个地方叫凤凰谷,我一定要想办法保护好那个地方,一是因为那里有铁矿,二是因为我觉得那里应该是翼星在地球的一个联络站。”

“噢?是吗?你是如何发现凤凰谷是翼星在地球的联络站的?为何我在翼星系统的星球联络站里没有看到这个地点?”君灵白反问道,然后又加了一句:“嗯,那只鹰又来了……”

我回头一看,果然雪花又大咧咧地站在窗台上。我尴尬地对君灵白说:“呵呵,可能是我交代的不清楚,这帮手下没看明白……”心里却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心里跑过:耶律隆绪,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再次走到窗边,取下纸条,这次写的是:“为何不让我见你师兄?”我马上在纸背面回复道:“一旦被师兄发现我与你见面,他会马上告诉师傅。别再让雪花出现在我们面前。”然后放回纸条,再次放飞了雪花。

我装镇定地回到桌前,“师傅,这次搞定了,哈哈……我之所以说凤凰谷是翼星在地球的联络站,是因为我在谷里发现了好多在这个年代不应该存在的技术,比如DNA生物识别技术、磁悬浮技术……”

“磁悬浮技术?难道这个谷里除了有铁矿?还有一座磁山?”君灵白惊讶地说,“我只猜出那个地方有什么东西干扰‘灵魂进入’系统,所以才留下信息让你想办法把我弄出那个地方。如果是有磁山的话,那就能够解释为何我总是被弹出系统了,那是因为受磁场的干扰。你看,我这次‘灵魂进入’,因为远离了凤凰谷,所以就没被弹出系统,甚至还能使用全部的10分钟。”

我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师傅你第二次‘灵魂进入’被弹出时,出现了高频噪声,原来那是磁场干扰!但是师傅,那次你被弹出后,在凤凰谷高台下面的崖壁上竟然写着四个翼星文字:我要回家!我感觉凤凰谷里应该还有翼星的人,可是我一直也没有找到那人是谁。”

“谷里还有翼星的人?有意思……有意思……那只鹰又来了……”君灵白若有所思地说。

“啊?!”我赶紧回头,果然,雪花又第三次大咧咧地站在了窗台上,我简直要忍无可忍了,心里狂骂着:耶律隆绪,你个傻X。我装模作样地揉了揉眉头,和师傅说:“看来临潢府的掌柜无法理解我的意图,我会派个人亲自去一趟那里。师傅,有关翼星的人,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向你汇报,我们回去再慢慢谈。你先去马车里等我一下,我安排一下就走。”

等师傅出了雅间的门,我赶紧取下雪花身上的第三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你和你师兄很亲密啊?朕很不高兴!”

靠,这个时候他吃的哪门子飞醋啊,还拿“朕”的大帽子来压我,我简直是气从胆边生!

再一再二不能再三,为了阻止雪花第四次出现在君灵白的视线中,我不得不派出了麻小胖,“别再让雪花出现,目标太大!”我把回复的纸条绑在麻小胖的腿上,让它跟着雪花去给耶律隆绪送信。

在回去的马车上,君灵白幽幽地看着我说:“44号,我怎么感觉你有事瞒着我!”

我大叫:“我哪敢啊,师傅!我现在巴不得你想办法把我弄回翼星!”

君灵白揉了揉被我的高分贝刺激得生疼的耳朵:“我现在也没办法把你弄回翼星,只有先想办法让你此次来地球变成正式在地球执行‘观察’任务。”

我一听君灵白这样说,马上噘着嘴说:“师傅,这不公平,别人被派到低纬度的星球上执行任务,好歹都有一些设备,想查资料有资料,想用翅膀飞就能飞,想回翼星就回翼星,就算不小心死了还能回翼星重生……可是我呢,不仅要用最原始的办法收集资料,而且我的翅膀到了地球就不见了,想回翼星更是不可能了,若我哪天不小心在地球上死了,说不准就彻底灰飞烟灭、消失在宇宙中了!”

君灵白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刚才之所以说先想办法让你此次地球之行变成正式在地球执行‘观察’任务,就是为了能让你回翼星重生。而用最原始的办法收集资料,也不见得是件坏事;至于翼星人的翅膀吗,到了5维空间以下确实会受到压迫,一般被派到这些星球执行任务的翼星人都会携带相应的设备,一是保护自己的翅膀,二是在紧急情况下开启设备,就可以使用翅膀逃生……这个设备吗,让我想想,看看能否在地球上制造出来……”

说话间,马车带着我们回到了那处宅院,我和君灵白一前一后地走进院子里,而麻小胖也飞到了我的肩头,腿上绑着字条。我趁君灵白不注意,取下它腿上的字条,把麻小胖藏到宽大的衣袖里。

打开字条,上面写着:“小麻雀很合朕意,就用它取代雪花传信。你还未解释为何你和你师兄很亲密?若敢不回复,朕让雪花即刻出现在你们眼前。”靠,朕你个头啊,我心里暗骂道 。这熊孩子终于发现了我不想让雪花总是出现在师兄面前,竟然用这个来威胁我,我都能想象地出他写“你们”这两个字时咬牙切齿的模样,因为“你们”下面用朱砂打着红点……

唉,算了,应付君灵白我已经焦头烂额,还要再腾出精力去应付耶律隆绪,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他要怎样就怎样吧。我趁着给君灵白泡壶茶的功夫,给耶律隆绪写了回信:“师兄水土不服,生病了!”然后让麻小胖送了出去……

没想到,我一时偷懒,造成的后果就是来来回回发了十多条消息,让我想起了千年后发手机短信,唯一的区别就是传递信息的不是通过网络,而是通过鸟儿麻小胖。

这十多条消息的内容如下:

耶律隆绪:我也生病了,你怎么不管我!
我:你生什么病了?
耶律隆绪:相思病!
……
我有二壶茶的功夫没理他,于是雪花出现在我的院子中……第一轮KO失败,只好再让麻小胖送信
……

我:你再敢让雪花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把它做成烤老鹰吃!
耶律隆绪:你敢把雪花烤着吃,我就杀光上京城的麻雀!
……
好吧,我只是说说狠话,而喜怒无常的耶律隆绪是真会干出这狠事儿的……第二轮KO失败,只好再让麻小胖送信
……

我:我只是开个玩笑
耶律隆绪:我也是开个玩笑,这个小麻雀很有意思,送给我吧!
我:麻小胖是我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不送!
耶律隆绪:原来它叫麻小胖,我喜欢!我用雪花跟你换!
我:我才不要那只笨鹰!
耶律隆绪:什么,你竟敢说我养的鹰笨!
……

于是雪花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院子中,向我示威。我忍无可忍,趁它不注意,把它抓住,关进了笼子里……第三轮KO胜利,而且我还乘胜追击,再次让麻小胖送信!

我:你的鹰就是笨啊,我已经把它关进笼子里了。你也可以把麻小胖关起来,这样我就不用再给你回信了。

我猜中了这熊孩子的逆反心理,果然麻小胖又飞了回来,带回了耶律隆绪的回复:你竟敢威胁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过这次就算我想再回复耶律隆绪也不行了,因为麻小胖一回来就跌落在桌子上,一起跌落的还有两只乌鸦护卫,三只鸟都累得气喘吁吁,四脚朝天地躺在桌子上。

麻小胖愤怒地指着我说:“主人,我们已经来来回回地飞了十几次了,你们倒是传些有用的消息啊!我,我要罢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