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石头说:我是块火石头,本来就能产生火啊。“噗呲”一声,一撮火焰在石头头顶升起,哎哟喂,它还有这种神力!

我问石头:黑色不是属水的吗,你怎么会有火?石头说:我也不知道,醒来后我就有这个功能。

切,管它属水还是属火,对我有用就行!

找了个背风的地方,我赶紧从通行戒指里拿出面条,刚好放水果的碗是个铁碗,也让我顺手藏在了戒指里。我在铁碗里加了些灵水,石头在下面加热着,等水烧开后放入面条。

翼星的面很好煮,几分钟后就熟了,面汤是甜的,我又加了些柠檬汁调成酸甜口味。刚要准备吃,突然一阵奇怪的黑风刮过,我赶紧闭上眼睛。等我再睁开眼,哎呦,那碗面条失踪了!

石头说看到一个黑影掠过,坏了,难道被发现了?我紧张地看了看四周,一切安静如常啊,除了刚才那场奇怪的黑风。

不行,我咬咬牙,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为了“面条”,我拼了,因为我还有存货,嘿嘿。

我和石头又换了个更加隐蔽的背风的地方,如法炮制地又做了一碗,终于如愿以偿地吃到了翼星版的“朝鲜冷面”。

后来阿尔法同乡说他好歹提供了面粉,怎么也得吃上一碗,于是我又抽空做了二碗面条送给了阿尔法和他同乡,阿尔法说他同乡大为赞赏,说是自从绿翼翼主失踪后吃到的最美味的食物。

我所不知道的是,我偷做面条的那晚,君灵武跑到君灵白房间讨酒喝,灵武说:“自从灵青失踪后,也就你这里还能喝到她酿的酒了,她总是对你很偏心,送你很多酒。”

灵白说:“灵青送我的酒的时候也会同样送你一份,谁让你次次都喝光了呢。”

灵武说:“听说你和44号谈了很久啊,执手相看泪眼啊,她向你表白了?”

灵白顺手抄起桌上的一本书收朝他扔过去,“表你个头啊,我们是在讨论“真爱”行动的可行性报告,她那份报告很特别。”

灵武顺手接起那本书,又在空间扔了个圈,说:“啧啧,能有多特别?不过,我们说好了啊,第一轮考核,44号让给我,我一定要让她的白翼变成黑翼!”

灵白说:“知道她那天和我说什么吗?她说‘我敬世间万物,因为一切皆有灵性’。灵青也说过同样的话……”

灵武说:“那我更要好好研究研究她了,看她到底是不是灵青的重生。我也感觉她和灵青很象,她做的面条很好吃……”

灵白跳了起来说:“什么?!她做面条给你吃?”

看着灵白“炸毛”的样子,灵武心情极好,哼着44号那天哼的程序猿曲子,一幅“我就不告诉你”的臭屁样子,走出了灵白的房间……

很快,第一轮考核到来。

这轮考核的任务虽然看上去很简单——保护好自己的通行石头(戒指),但据阿尔法的八卦消息称,根据翼星的历史记录,第一轮考核的通过率才10%,考试过程会相当地“虐”。

师傅说,考核要求通行戒指不能藏起来,这次考的是心理战,一定要睁大眼睛,看清楚周围的一切,有真也有假。

我有些紧张地站在房间中央,突然房间暗了下来……

…………

我感觉周围有冰冷的海水环绕着我,再仔细一看,我怎么还是沉在海底,头顶有一些光亮,我拼命地向光亮游去。

终于游出海面,我大大地吸了一口气,海面的波涛继续汹涌着,但已经没有了那晚的凶猛,我的翅膀没有了,我又回到了地球,原来翼星的经历只是在做梦……

我迷茫着,不知道在大海的哪里?我到底还能在海中坚持多久?

突然,我听到远处有人在大喊:“阿舞!阿舞!你在哪里?”那是元侃的声音,他一遍一遍地声嘶力竭地喊着,声音里充满着绝望。

我顺着声音望去,看见元侃坐在一个小小的橡皮救生艇里。“元侃,我在这里!”我大喊着。听到我的喊声,元侃惊喜地大叫:“阿舞!阿舞!”,拼命地朝我划来,我也朝他游去。

终于,我们互相靠近了对方,元侃伸手就把我拖进了救生艇里,然后一把抱住我说:“阿舞!你还活着!太好了!我以为你死了,再也看不到你了!如果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元侃搂着我,呜呜地哭着。

我挣开了他,看着他满脸的泪水和布满血丝的泪眼,问他:“你怎么弄到的救生艇?她呢?”

元侃急切地说:“我们之间从来也没有那个她,我从来没有变过心,那些都是误会。我本来是送她到游轮,她让我帮忙把行李送上游轮,然后我喝了口水后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后,发现船已经开了,我很生气了,准备在下一站下船。”

我哭着说:“你骗人,我看见你们在拥抱在亲吻!”

元侃说:“没有,我没有吻她。她确实说过她很喜欢我,但她知道我爱着你,她祝我们幸福,然后以朋友式的拥抱告别。你知道吗,当我发现你也掉进了海里,我有多么害怕。我正着手起诉那个拍视频的狗仔,起诉他造谣,是我没有处理好那件事情,让你伤心了。如果一定要死,该死的应该是我,不应该是你!”

元侃又把我抱在怀里,这次是我们一起哭着,哭着劫后余生,哭着解开所有的误会。

元侃又松开我,激动地说:“阿舞,我们应该庆祝都还活着,我要重新娶你一次,这次是公开我们结婚消息。”元侃指着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说:“这个戒指和你的戒指能够合二为一,我要把它戴在脖子上,永远记住这个教训。等我们得救了,我再给你买个更大的钻戒,我要重新向你求婚,我要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来,把你的戒指给我。”说完,脱下了他的戒指。

我脱下了我的,递给他,看他把二个戒指合二为一。他看着我,眼睛突然冒出狡诈的精光,猛的又把我推进了大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