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承认我在说服师傅的过程中有些“用力过猛”,不过那些热泪就是一点点“鳄鱼的眼泪”而已,烘托现场气氛的,反正最后的结果是师傅审核通过了我的报告。至于传的那条八卦,当阿尔法挤眉弄眼地朝我求证时,我说:“你去问问你们星球的那个人,君灵白是否有过在大庭广众之下乖乖地坐在那里,听一个女人表白20分钟的情况?如果有,你就信!”

其实那天君灵白和所有新人都谈了话,只是第一个人是我、又在早餐时间、谈的时间有些长而已。

审核通过后,大家就要开始各种准备工作。比如我先需要查询和钱乙相关的所有信息,钱乙出生于公元1032至1117年,活了82岁,在古代算是高寿了,中间经历了宋仁宗、宋英宗、宋神宗、宋哲宗、宋徽宗这五个黄帝。我再需要设计一个比较合理的进入方式,就是如何能呆在他身边。

翼星还有一个进入某个星球的快捷方式——“灵魂进入”,就是找到一个在那个年代和我的DNA相匹配的人,灵魂进入那个无论是男还是女的身体里,而我的身体仍在翼星。这种方式的缺点是进入时间短,只适合训练用,不适合去执行任务。这个技术有点象在地球看的电影《异次元骇客》,当时人类的想象是进入计算机空间,而翼星的技术则是可以做到输入地球的坐标、我所来自的空间以及想去的年代这三个参数后,就可以搜索和我的生物结构相类似的人。

那个经历真是挺奇妙的,我站在一个大房间里,周围星光点点,等了一会儿突然环境变换,我应该是进入了一个女孩子的身体里,感觉自己坐在马车里,掀开前面的车帘,看见城门口上写着“汴梁”二字,进入城内后,看见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医馆等等,路边有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种小吃、卖胭脂水粉的,还有各种叫卖声在招揽着生意,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完全一幅《清明上河图》的画面,我兴奋地从马车上跳下来,在大街上走着,东摸摸,西看看,正看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后面有人在喊:“行人避让!行人避让!”只见几匹快马奔驰而来!咦?为什么骑在第一匹马上的人看起来特别象元侃?我正在犹豫之间,突然有人惊呼“师妹!小心!……”,周围的画面先是变黑再变白,发现我又回到了翼星。



我就那样“被”结束了“灵魂进入”的训练方式,理由是搜索的年代有误。我查了一下,如果是《清明上河图》出现的那个年代的话,应该是宋徽宗时代,那时的钱乙应该快去世了或者已经去世。至于看见了元侃,应该是眼误吧,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宋代?我事后分析了一下,既然翼星的系统会出现“年代有误”的情况,那也有可能出现“灵魂进入有误”的情况,说不准是翼星系统勾出了我藏在灵魂深处的那个人,那个人跑到“灵魂进入”的场景里产生出幻象!

既然是幻象,那就一定是假的!元侃不可能出现在宋代!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并开始了到地球执行任务的各种准备,包括学习一些宋朝礼仪、生活常识、自我保护手段,象骑马、射箭、武功等等。

这期间我还干了一件“大事”:解决我的“地球胃”的问题。真不知道这帮翼星人是怎么想的(好吧,我算是个另类的翼星人),那么难吃的“馒头”顿顿吃、天天吃、年年吃,也就那个甜甜的液体和那些水果还算能入口。噢,对了,那个液体翼星人称它“灵水”,是灵山特有的水,翼星人只喝这个水。但问题是总不能顿顿只喝灵水、只吃水果吧!


我托阿尔法从他们们星球的那个同乡那里搞到了些制作馒头的原材料,其实就是些面粉而已,没发现与地球上的面粉有什么区别,可能是分子结构更适合翼星人的肠胃吧。我又在吃饭的时候偷偷留了些类似柠檬味的酸酸的水果和灵水,用灵水把那些面粉做成了——面!条!。

是的,我在地球上的时候超爱吃面条啊,地球上的面条种类多了去了,一想起兰州拉面啊、上海阳春面啊,我就口水直流。现在是有了面条,有了甜甜的灵水和酸酸的柠檬汁,可以做个类似朝鲜冷面风味的面条,下面需要找个能加热的东西,把面条煮熟即可。

于是,在某个月黑风高夜,我偷偷地溜到了灵山,那里就是翼星人诞生的地方,喊出了“石头”。

说起“石头”,又是个有意思的故事。

翼星人诞生的那些类似蛋的石头都是有灵性的,这些蛋形石头是由无数块小石头经过百年融合而成的,在融合的过程中孕育生命。而这些无数的小石头需要先吸收灵山的灵气变成有生命的白色漂亮的石头后才有可能融合成大的蛋形石头。在翼星人诞生后,石头碎裂后灵性消失、生命也消失。师父要求我们重返灵山,把失去生命的石头重新投入灵山山洞里,这些石头慢慢地吸收灵气后就又会重生。

当时我在灵山山洞的附近发现5个红翼新学员在练习射箭,射箭的靶子是块石头,一块特别丑的石头,那块石头已经有了生命,但不知为何又黑又丑、到处坑坑洼洼的,他们应该是认为这样的丑石头是无法成为蛋形石头的,又刚好是个活物,可以用来练习射箭准头。

于是,我出手救了那块丑石头,我一人自然打不过那五人,不过“武斗”不行咱们可以改“文斗”啊,我说:问你们一道题,要马上回答,你们答对了,我就马上走人;你们答错了,这块石头归我。他们应该是以为五个脑袋一定强过一个脑袋,就同意了。我问:树上有十只鸟,你们用箭射下一只还有几只?他们马上回答九只。我说:“错,一只也没有了,全部吓跑了。”其中一人说:“怎么全没有了,不是还射下一只吗?”我说:“那只也跑了啊,你们不是在练习射箭吗,如果准头好的话,至于射那块石头那么久还没有射到?”

后来,我又向师傅反馈红翼人虐待丑石头的事情,红翼既然是灵山的看护人,自然是要对有生命的石头一视同仁,不能因为长得丑就横加迫害。师傅问我为何要管这种闲事,我说地球上有句佛语说:我敬世间万物,因为一切皆有灵性。师傅盯着我看了很久,吓得我以为又说错话了。后来又听阿尔法的八卦消息说,师傅给红翼的君如羽发了一封义正辞严的信,让她管好她手下的人、爱护灵山上的每个生命,如果她们红翼不知道如何看护灵山,白翼可以代劳。

我救下丑石头后,它就认我为主人,我也随口喊它“石头”。我让“石头”帮我准备个火源,因为我要……煮!面!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