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我的周围又变黑了……但很快又亮了起来,然后我就惊讶地发现自己被推倒在地上,屁股摔得生疼,一个身穿黑色紧身皮衣的帅哥用一双玩世不恭的眼睛看着我,手里举着我的通行戒指,用嫌弃的口吻说:“啧啧,哭得梨花带雨的,还蹭了我一身鼻涕……你这一点警惕性也没有啊,哪怕你怀疑一点点也不会让我那么轻易得手。”

“你看她那花痴样,见到好看的男人就流口水,怎么会有警惕性!我看她趴在你的怀里都不想出来!”身穿红色紧身衣的君如羽款款走来,并嘲笑地说。

黑衣男子“哼”了一声,说,“至少她用的是真心,不象某些人,虚情假意!”

君如羽愤怒地瞪着黑衣男子:“你什么意思!”

“行了,你们俩!”身穿白色紧身衣的君如白走上前,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说:“44号,考核失败!下一个!”

我站了起来,一把夺下黑衣男子手中的通行戒指。我知道他是谁了,他是黑翼翼主君灵武。我冲他一抱拳,冷静地说:“多谢指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君灵武有些发蒙,问君灵白:“她什么意思啊?唉,她怎么不继续哭啦!”

君灵白拍拍他的肩膀说:“估计你的如意算盘要落空喽!”

我也纳闷,为什么我没有眼泪了呢?我心里空空的,无意识地又来到灵山。我想飞到山尖上,飞到那最高的地方,冲着整个翼星大喊。

正要准备高飞呢,我就被一双蓝手拽住,阿尔法大哭着扑进我的怀里:“星舞,我考核失败了,呜呜呜呜……”

切,好象我成功了似的,我还想大哭呢,结果我还得哄着他。我拍着他的后背:“哭吧,哭吧,我也失败了,要不咱们飞到那山顶上一起哭?”

阿尔法说:“星舞,我不仅是伤心考核失败了,而且是伤心这个,你看啊……”他伸出了翅膀,只见他的翅膀一半白一半黑。

我惊讶地看着他的翅膀,问道:“谁是你的考核官?难道也是黑翼的君灵武?”

阿尔法看到我的表情,哭得更伤心了:“不是,是红翼的君如羽。星舞,我是不是要离开白翼,要离开你了,你可是我在翼星交的第一个好朋友啊,呜呜呜呜……”随着阿尔法更大的哭声,他的翅膀彻底变成了黑色。

“唉,阿尔法,你别再哭了,你的翅膀已经彻底变黑了!”我终于知道翅膀为什么会变颜色了,考核官只是导火索,考核内容才是激发翼星人身体里最原始能量的钥匙,有些人在诞生之初还懵懵懂懂,不知道如何激发这种能量。这有点象地球上的“人之初性本善”或是“人之初性本恶”一样,只有经历了事情后才知道到底是善还是恶。

“啊?”阿尔法看到完全变黑的翅膀,哭的更汹涌了,大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到了碗里。

唉,为什么会滴到碗里?我这才发现石头在下面正拿着个碗接着阿尔法流下的泪水。

“石头,你在干什么?”我哭笑不得地问

“为什么他的眼睛里会流出水来?为什么我的眼睛流不出水来?我想尝尝是什么味道的,如果是甜的话,我就不用每天辛苦工作去接灵水啦。”石头高兴地说。

看着一个流眼泪流得稀里哗啦,另一个接泪接得嘻嘻哈哈,我更没了哭泣的心情,也没了去山顶大喊的冲动。

君灵武的这剂猛药太残忍,打碎了我心中最后的幻想。

我觉得我有必要向师傅道歉,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给予了很大的希望,可是我让他失望了。当我向他表达了我的歉意后,他问我:你确认你摆脱了心魔了吗?

我想了想说:我真的不知道,但我会尽力。

从第二天起,师傅给我制定了更加严厉的训练计划。更恐怖的是,师傅给我单独制定了一套“美男陪练”计划,简单粗暴型的,就是每天练习武功的时候,必定会有一位美男出现。我一旦出现花痴的情况,就是一顿暴揍。好在翼星人有天生的恢复能力,睡一觉后哪里都痛的身体就都不痛了。

不过这个“美男陪练”计划没能如期地执行下去,事情是这样滴:

当第一位美男揍了我一顿之后,晚上他朋友就问他:

“听说你在陪练44号?”

“是啊,师傅说,看她冒出花痴一样的眼神,就揍!”

“啧啧,可惜了,你吃不到44号做的面条了,听说超级好吃!”

“什么?什么?你听谁说的?

“就是那个变成黑翼的1号还有他同乡说的啊!”

于是,第二天一早吃早饭的时候,那位美男送了我一碗水果表示歉意。我下巴快掉到碗里了,什么意思啊,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师傅这是个什么训练方式?

第二天继续训练,又换个美男,我反应有些迟钝没能跟上节奏露出哀怨的表情也被认为是犯花痴,又是一顿揍。该美男是第一位美男的师弟,于是同样的话题当晚再次上演,第三天早餐我的桌上就又多了一碗水果。第三天继续换美男,当第四天早晨又出现一碗水果时,我不干了,直接把水果拿到师傅那里,问他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