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我没有听到报童们那可爱清亮的小嗓音,更没有看到汴梁百姓们那惊讶怀疑的八卦表情,因为……悲摧的我正身背药筐,在汴梁郊外的山上采药呢。

各位看官可能会问,这怎么又去采药了呢?唉,倒带,倒带……

话说我本打算等夏州拉面队比赛结束后立刻解决耶律隆绪这个大麻烦,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实况转播”刚一结束,一脸焦急的王兴闯入八卦居向赵元侃禀告说九皇子又发高烧了,我连扮成说书人的小老头妆都没来得及卸,就一头钻进马车往皇宫赶。

坐在飞奔的马车里,我边撕下易容的人皮面具边暗自腹诽地球上的“熊孩子”都与自己有仇,这一个个的,没完没了地给自己填麻烦。

看我心情不佳,赵元侃安慰道:“阿舞无须担心,本王相信你定能将九弟治愈的!至于八卦报第二期吗,本王来帮你收尾。好在毕昇受启发想出了将整块雕版分成几块雕版之法,让印刷效率提高许多。你又配合着毕昇新法子,提前写了第二期大部分内容,官家审阅后也都雕刻完了。目前只须等下午场拂林队对战高昌队比赛结果一出,将两场比赛文章写好后再送官家审阅即可,一旦审阅通过立即雕最后一块版,今晚就能印刷。官家说既然第一期一万份供不应求,那第二期就印二万份。”

赵元侃又靠近我耳边悄悄道:“阿舞,官家十分满意用八卦报来宣传蹴鞠比赛之法,若印刷效率还能再提高些,官家准备将手抄‘朝堂进奏院状’改为印刷‘邸报’……”

听到最后这个消息,我心中“咯噔”一下,立刻慌乱起来……八卦报是借着北宋成熟的造纸术和印刷术搞出来的一张纸,只在民间传播,并不会改变历史,顶多就能进个野史,但若是在大宋朝堂出现印刷邸报,就会变成官方有文字记载的东西,哎呀,我会不会因此而改变历史啊?!

等等,刚才赵元侃说什么来着,他有说“若印刷效率还能再提高些,才会考虑出印刷邸报”……看来,我再不能参和任何和印刷有关的事情了,也决不能再给毕昇提供任何能激发灵感的“火花”了!

正在暗自盘算中,就听赵元侃继续道:“阿舞总能给本王带来意外惊喜,你那‘实况转播’相当不错,本王想每场比赛都这样‘转播’一下。既然你要给九弟治病,那下午场比赛呢,本王就准备找二个懂蹴鞠说书人,每人负责观看半场比赛,看完就即刻到八卦居说书……”

靠,TNND,再加一条,也决不能再给赵同学提供任何能激发灵感的“火花”了。

说话间,马车驶到皇宫门前,我跳下马车,三步并做二步回到住处……先给九皇子号脉,再给他行了遍退烧针,等他退烧睡熟后,又抓了二付退烧药预备着。我一项项嘱咐着王兴:若是九皇子又发烧了,马上把药煎了给他喝……若是九皇子醒来后发脾气,告诉他我出宫采药去了,回来时会给他带宫外好吃好玩的东西……

看到赵元侃疑惑的目光,我立刻解释道:“九皇子血瘀之症本来已稳定,可不知为何最近几个月频频复发,一次比一次时间间隔短,我怀疑是青黛有问题。”自从我成了太医署正医令王怀隐的“编外顾问”后,自然就能去太医署药房取用所有药材,现在所用的青黛就是太医署药房用飞水法炮制而成的。

赵元侃大惊道:“难道太医署药房在青黛上动了手脚?”

我摇头道:“应该不是!我第一次制作‘青黄散’所用青黛是从民间药房所购,几个月后九皇病情第一次复发,第二次制药所用青黛亦是从民间药房所购,只有第三次和第四次是从太医署药房所取。我猜想应该是九皇子对“青黄散”产生了抗药性,若想攻破抗药性唯有从青黛炮制方法下手。故尔我才要去采些马蓝,自己炮制青黛。”

我心说这马蓝,别看是个貌不惊人的草本植物,但却是制作青黛的原材料。按理说,千年后的马蓝是无毒的,可不知为何,千年前的马蓝,无论是凤凰谷医书,还是太医院医书,都标明马蓝有毒,用马蓝所炮制的青黛也有毒,这或许和植物经过千年的生长毒性慢慢减少有关,又或许和药材炮制方法有关。

有关马蓝的千年演变,我自然不能同赵元侃明说,只能略加解释:“上次九皇子病情复发后,我已考虑到可能还会再次复发,就做了两手准备,让鸟儿们在汴梁周围寻找马蓝,终于在郊外山上找到了一大片。”

赵元侃问:“阿舞为何要亲自去,让丁九和丁十去不行吗?”

“王爷之前除掉了夏州拉面队二个队员名额,让丁九和丁十顶替……”我忍不住抱怨道,“今日夏州拉面队好不容易首场取胜,我总得让他二人再和其他队员磨合磨合,争取下场比赛也能取胜啊。”

“呵!阿舞野心不小啊!”赵元侃调侃着。

“那是!”我一扬头,“总得要对得起王爷你下注那一千两银子啊,这若是真赢了,你那一千两可就变成四万两了!”

“哈哈哈哈,你个贪心的小狐狸,想挣银子真是想疯了……”赵元侃哈哈大笑道,“行,若是真赢了,四万两银子也归你。”

“切!听王爷这话,定是不认为夏州拉面队会赢啰!”我故意装作不忿道。

赵元侃意识到此时若承认“是”会让我不高兴,承认“不是”又显得他太过虚伪,于是立刻转移话题:“那阿舞想何时去采药?何时回?本王派两个影卫陪你去吧。”

我也不傻,借坡下驴地点头道:“好!现在即刻出发,到了郊外天还亮着,赶紧上山,省得天黑山路不好走……嗯,我在山上会呆几个时辰……采马蓝之前,我还想再收集些马蓝叶子上露珠,配药时备用……明天巳时之前准能回来……”

赵元侃摸摸我脑袋道:“你坐本王马车去……出城前,先和本王回趟王府,将本王皮裘披风带着,郊外山里夜里寒凉……本王明日上午在八卦居等你,再一起进宫……”

就这样,我带着两个影卫,来到了汴梁郊外的大山中,开始了采药之旅……

当朝阳升起的时候,我和影五影六正爬上一片陡坡,准备对那山头上最后一片马蓝发起“攻击”……没想到,那片陡坡的山石相当不结实,我踩上一块石头的脚又太急切,那石头瞬间被踩碎,我如同断线的风筝嗖嗖嗖地往下滑……幸亏,影五和影六是一前一后跟着我的,在我下滑的刹那间,他二人同时甩出绳索卷住了我左手和右脚,这才稳住了我的身体……

不过,在下滑的过程中,出于本能,我试图用右手扒住山石,但下滑速度太快,右手掌还是被锋利的山石划出一道深深的大口子,鲜血直冒……鉴于此,我果断地下达了停止攀登的“命令”,反正所采马蓝也够用了,没必要把这座山上的所有马蓝都采光……

等我慢慢滑到平稳地方,立刻掏出随身带的棉布和金创药止血包扎。当看见那二个影卫吓得有些发白的脸色,我自是知道他二人不是被我手上的呼呼直冒的血吓得,而是被即将到来的襄王滔天怒火吓得。幸亏他二人出手快,若我真是有个万一,估计襄王会把他二人剁成肉泥。

我马上安慰他二人无须那么紧张,上山采药总会遇到划破手脚的情况,金创药啊止血药也会随身备着……看他二人默不作声,我继续安慰说,尽量不让襄王看到我手上的伤。若真看到了,我也会说是自己不小心弄的,和他二人无关。

我的安慰起了作用,影五和影六的神色顿时好了许多。不过,这通安慰所引发的“后果”却是我始料不及的:二个影卫坚决要求轮流背我下山。嗳,两位大侠,我只是伤了手,又没伤了脚!不过,我又转念一想,他二人应是怕我下山时再受伤。为了不让他二人再有心理负担,背就背吧!

二个影卫脚力很快,背着我象飞一样地返回山下,又驾着马车一路急驶回到了汴梁城……

本以为采药之旅顺利结束,没想到,马车却被熙熙攘攘涌出涌进的人群堵在了城门口,我这才想起赶上了每月初一赶大集的日子!想要驾马车回到八卦居是不可能的了,汴梁城主路上必定是摆满了摊位,也挤满了人。

我立刻跳下马车,让影五驾车绕半个城,想办法从人少的那个城门回王府;又让影六快跑到八卦居给赵元侃送信让他耐心等一会儿。而我自已呢,准备逛逛这个大集,顺便给生病的九皇子买些好吃好玩的小玩意。

下马车的时候,我想了又想,把那筐马蓝背到了身上。我不是不相信影五,而是不想再出意外了,只有背在自己身上,才会百分百放心!

沿着主路,我在各种摊位处看了又看,选了又选,可是都快走到八卦居了,也没挑到几样满意的玩意儿……当我来到一个画糖画的摊位,正想着要不要给熊孩子买个糖画时,突然感觉背在身后的药筐有些异样。

嗳?嗳?这谁啊?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我药筐里那些马蓝的主意?我愤怒地转回身……

豁然看见一个巨大的……马头!

我被吓得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而那马貌似也被吓了一跳,“呼”的一下,也倒退了一步……

一人一马就这样“人眼”瞪“马眼”地互相打亮着……

嗳?这马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那个拂林皇帝的坐骑、孙弼温大呼小叫想要摸摸的……万里马吗!

顺便说一句哈,那拂林皇帝拉屎太臭,我早已在心中将他那“精灵王”名号删除!

更令我惊讶的是,那匹万里马“瞪”了我一小会儿后,竟然曲起前腿,低头向我行了个“屈膝礼”,随后就“嬉皮笑脸”地来到我跟前,伸头想要吃我身后药筐里的马蓝。

哎哟喂,万里马唉,这马蓝有毒唉……我一边躲着那马不让它吃到马蓝,一边在心里大骂着:真是有其主人就有其马!主人乱吃榴莲,他的马也有样学样,想乱吃马蓝!

那万里马试了几次都没吃到马蓝,开始“死缠烂打”,竟然用马嘴亲我的脸、用马头蹭我的身体,边亲边蹭还边“嗯……嗯……”地哼唧着……

OMG,它是在撒娇吗?孙弼温不是说,名驹都是桀骜不驯、性格古怪吗?可这匹万里马为何会撒娇啊?

我正无奈地躲闪着万里马撒娇般的“亲吻”,突然,一只毛绒绒的大手伸到我眼前……手掌中,一小堆亮闪闪的宝石和黄金差点晃花了我的眼……

顿时,我身边传来一片惊呼声……“哇,这么多宝贝!”、“看,他手里有黄金!”……我这才发现,万里马与我的这一通闹腾,吸引了不少八卦百姓围观……

我再一转头,就看到那手掌的主人——拂林皇帝,正冲着我微笑着,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碧蓝儿碧蓝儿的眼睛,相当地迷人……

不过,就算那双眼睛再迷人,一想起那晚被他拉的屎熏得半死,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说话的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What?”我冲着拂林皇帝瞪着眼睛,问他要干嘛。

拂林皇帝用另一只手指着我背后的药筐道:“Buy that!”

哈,他想用手中那堆“亮闪闪”买我那筐马蓝!要知道,他那堆“亮闪闪”能买一百筐、甚至一千筐马蓝哟!

可是,我不能卖给他!就算我“贪财”,但也是有原则滴!那筐用生命采来的马蓝是准备救九皇子滴,即便那拂林皇帝用一百堆、一千堆“亮闪闪”来买,我也坚决不能卖!

“No!(不卖!)”我摇摇头,坚定地答道。

“Why?(为何不卖?)”拂林皇帝不解地问。

我心说,大哥唉,你自己乱吃,搞坏了肚子,差点闹出“国际冲突”。现在又想给你的马乱吃,你是想引发“世界大战”吗?

我刚想挖苦他几句,却斜眼瞟见他腰间挂着的那个装榴莲的布袋,一下子想起给他治病那晚,曾和赵元侃说起“想问问拂林皇帝在哪里弄到的榴莲”,结果被赵元侃“哼”了好几次……我相信那醋缸赵元侃一定不会帮我问了,倒不如趁此良机,直接问拂林皇帝好了。

于是,我没回答拂林皇帝的“why”,而是指着他腰间的那个布袋问:“how do thou get this?”看来这家伙真是酷爱吃榴莲啊,随时随地都带在身上。

拂林皇帝低头看向我所指的布袋,立刻明白我在问他是如何弄到榴莲的,他微微一笑道:“Tom grant it to me.(汤姆给我弄的!)”

“Who is Tom?”我当然要好奇问问谁是汤姆啦。

“He!”拂林皇帝指了指他那匹爱驹。

那万里马显然是听懂了主人和我之间的对话,欢快地配合着叫了二声,象是在说:“汤姆就是我!我就是汤姆!”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万里马竟然叫汤姆,那皇帝该不会叫杰瑞吧?啧啧,“汤姆马”配“杰瑞皇帝”,这二位难道要在我眼前上演拂林国版的《猫和老鼠》大戏?

我在心里腹诽着,嘴巴自然而然就问:“So, Thou are Jerry?(这么说,你是叫杰瑞啰?) ”

“No, I am Basil,Basil II. (不,我叫巴西尔,巴西尔二世。)”拂林皇帝温柔答道,还朝我眨了下眼睛。

巴西尔二世!天啊,这位来自古罗马帝国的拂林皇帝竟然是巴西尔二世!我在心里惊呼着!

虽然我对这一时期地球上的西方国家了解不多,但巴西尔二世的威名还是略知一二的!在我的记忆中,巴西尔二世在位六十多年,善政治、懂经济、通军事,带领军队开疆扩土,是马其顿王朝“黄金时代”的缔造者!是拜占庭帝国响当当的一代雄主啊!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

男三号的身份终于曝光了,大家还满意吗?哈哈哈哈……这下阿舞在地球的日子就更“热闹”了……剧透一下,那万里马也不是一般的万里马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