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听我说书的一帮子茶客立刻起哄,“说书的,你这是编故事吧?”

“啪!”我拍了一下醒木,“各位……可知此间茶馆为何叫‘八卦居’?”

“为何?”、“为何啊?”茶客们七嘴八舌地问。

“各位进门时,可有看到门口对联?”我捋着假胡须摇头晃脑地继续问。

“看到啦!”、“不识字!”茶客们的反馈不一。

我又拍了下醒木:“不管是看到也好,不识字也罢,小老儿在此念一遍,上联是‘天泽火雷风水山地’,下联是‘春夏秋冬东西南北’,所有这些都和‘八卦’之‘乾兑离震巽坎垦坤’一一对应,故而横批才为‘内含乾坤’,意指‘八卦居’里八卦的都是些天下奇闻趣事,甚至连天上哪天打雷地上何时下雨也会八卦……至于襄王与‘夏州拉面’之事,当然也是八卦,你们爱信不信哈……小老儿现在肚子饿了,要去吃碗拉面……听隔壁掌柜说,刚才在大街上看到的现场表演拉面只是其中一种,他们还能把拉面拉成韭叶子、薄宽、大宽、二细、三细、毛细等各种粗细,最细的能拉成‘一窝丝’……啧啧,小老儿实在是好奇象头发丝那么细的面条是啥样子的……”

说完,我跳下舞台,一溜小跑地走了,也不管台下传来的起哄声……

穿过茶馆后厨的隐门,我来到一个小隔间。这隔间是赵元侃专门帮我弄的“化妆间”,方便我在此“改头换面”。撕下假胡须和易容的人皮面具,再换件衣服、系上围裙,我又变成一个“夏州拉面”伙计。

打开小隔间的另一扇门,就是拉面馆的后厨,后厨有个小窗口,能直接看到面馆前堂。我探头一瞧,只见里面人头攒动,伙计们招待食客的声音此起彼伏……我满意地点点头,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

想当初“八卦居”开业时,“夏州拉面”馆其实也同时装修完毕,连店内伙计都招聘培训完毕,但我一直担心“夏州拉面”会因为“夏州”的关系被汴梁老百姓砸店,故而让面馆一直处于“随时待命”状态,直到“夏州拉面”蹴鞠队正式在汴梁大街上亮相,汴梁老百姓的反应还不错,我这才立刻决定让“夏州拉面”馆正式开业。

让我没想到的是,“夏州拉面”馆瞬间爆满,还有许多老百姓拿着“买一送一”的优惠小木片和面碗在门口排队等候,队伍越排越长……我赶紧宣布,如有想吃完面后再喝杯茶消消食听听八卦的,可到隔壁茶馆“八卦居”点面,面馆会把做好的拉面送到茶馆……

我正在茶馆和面馆间来回穿梭忙得脚打后脑勺,秦瀚突然火急火燎地冲到我面前,二话不说就把我往外拉,说是去皇宫救急……这怎么啦,难道熊孩子九皇子又犯病了?不对啊,下午九皇子和我们一起看入场式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我一头雾水地跟着秦瀚坐进马车,还没坐稳呢,马车就急行起来。我边解下围裙边问秦瀚到底发生了何事……原来,入场式结束后,几个有皇室背景的蹴鞠队代表要面见宋皇敬献国礼……宋皇接见了那些代表后,当晚在皇宫举行欢迎晚宴……在那些代表中,自然就有来自“拂林”国蹴鞠队的队长,就是我眼中的那位“精灵王”,我要去“救急”的也正是他,而他的身份,啧啧,令人咂舌!

我之前一直好奇赵元侃为何会做“拂林”国蹴鞠队的保人,但那家伙一直也没有回答我,现在也终于从秦瀚嘴里得到了答案:为了和许王PK。

许王一下子保了四个蹴鞠队,三个有皇室背景。既然蹴鞠比赛要彰显大宋风范,许王自然就要求礼部安排外国皇室觐见大宋皇帝事宜,其实也是为了讨皇帝开心。赵元侃做担保的“夏州拉面”蹴鞠队身份太敏感,他又不想让许王嘲笑,就想起了他所认识的“拂林”国的一位朋友。

赵元侃还是在辽国上京城认识那位朋友的!那时,刚到上京城的赵元侃在餐馆吃饭被人诬陷偷东西,那位朋友“站出来”作证说小偷另有其人……后来,赵元侃在上京城郊外偶遇那位朋友被一群人追杀,赵元侃不仅出手救了那位朋友还派人将他送出了辽国……再后来,赵元侃才知道那位朋友身份不俗,来自西方“拂林”国,有个亲弟弟,而兄弟俩的亲爹是皇帝。只可惜亲爹皇帝在他们兄弟俩很小时就驾崩了,他母后摄政后,又找了个继父,将继父与他们兄弟俩一起封为共治皇帝……也就是说,那位朋友的身份是皇帝,只是没有实权而已。

相信各位看官也都猜出来了,那位朋友就是“精灵王”……不过,就算“精灵王”没有实权,但人家好歹也是皇帝,是所有那些有皇室背景的蹴鞠队代表中身份最高的,故而无论从宋皇的重视程度来说,还是从礼部的接待级别来说,襄王PK许王,这一轮完胜!

然而,赵元侃还没高兴几个时辰呢,就突发状况……在欢迎晚宴上,“精灵王”吃着吃着突然腹痛难忍,宋皇赶紧让御医前来医治,御医一号脉发现是中毒。

宋皇原本心情很不错,晚宴也很丰盛,蟹虾鱼肉,宾客尽欢。没想到,有人竟胆大包天,敢在这个当口下毒,这不是当众丢大宋的脸吗!宋皇的脸色瞬间铁青!!

“保人”赵元侃自然很着急,“拂林”国皇帝中毒,让大宋蒙羞,他也脱不了干系……情急之下,赵元侃立刻让秦瀚来找我,他知道我一直在研究《毒经》。

当我和秦瀚急急忙忙赶到皇宫,“精灵王”已经被送到偏殿的床上,宋皇正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听王怀隐和几个御医的“汇报”,他们依次治了一遍,这个说好象中了这种毒,那个说好象中了那种毒,但谁都不敢百分百确定。

可能是因为上前医治的几个御医没能马上止痛,那位“精灵王”正暴怒不已,暴怒声也飘进入我耳中……

顿时,我在心中狂喊着:“啊…听不懂…听不懂…快假装听不懂!”可是,那些飘入耳中的咒骂声象魔咒一样在我脑中盘旋着,因为我字字句句都能听得懂。

我在翼星时曾收集过有关北宋所处时代的其他国家信息,若说“拂林”国就是古罗马帝国的话,“精灵王”应该说的是罗马语,或者又叫古希腊语,这种语言我自然是听不懂的,但我听到的为何却是能听得懂的……英语啊?

我瞬间又想起那个二战时在德国隐藏的俄罗斯女间谍暴露身份的故事,她因为生孩子的剧痛而不小心说出了母语俄语,难道那“精灵王”也是因为剧痛而爆母语?此母语非彼母语,此母语是指他母后从小教他的语言,难道他那个母后是英格兰人?

我正皱着眉摇着头、一边听着“精灵王”咒骂宋人愚蠢东方人笨蛋、一边在天马行空地想着为何“精灵王”说的是英语,突然感觉有人扯了我一下,回神细看,发现扯我之人是赵元侃,他正使劲朝我使眼神,让我向左边看。我一扭头,只见坐在左边桌前的宋皇正看着我,笑眯眯地问:“啊,诸葛爱卿,看你这表情,应该是有解毒良法!”

靠,我脸上哪个表情就让宋皇看出我有“解毒良法”了?还“爱卿”呢,我何时成为他的“爱……卿”了?

虽然我不断在心里翻着白眼“鄙视”宋皇的虚情假意,但表面上我必须得给宋皇面子,给宋皇面子就是给大宋面子,给大宋面子就是给东方人面子,因为这位来自“拂林”的西方人骂人太难听,让我这个东方人很不爽……

我假装恭敬地朝宋皇行了一礼:“陛下,下官愿去试试!” 为了蹴鞠比赛出入方便,我混了个“医疗编外顾问”名头,这事儿宋皇自然是知道的,我自称“下官”也算应对合理。

看见我走来,“精灵王”怒道:“给我滚开”……他说的这句不是用英语,一开始我没听懂,脚步也没停,但当他身边的“通译”将他的话翻译给我听后,我怒了!

我条件反射地回敬了一句:“Shut Up!”让“精灵王”闭嘴,不过这词是千年后的英语,不知他是否听得懂。

顿时,“精灵王”和“通译”都惊讶地看着我,现场突然安静下来……倒是那“精灵王”反应还算迅速,他应是听出了这两个词对他有所不敬,怒道:“How dare thou...”(你竟敢……)

我傲气地扬扬头指着自己:“I am the doctor who can cure thou”(我是能治好你的医生)说完又指着他,“……tongue……”(舌头)

可能是我的气势压倒了“精灵王”的,又可能是我能说“精灵王”听得懂的英语,这位暴怒的皇帝竟然乖乖地伸出了舌头让我瞧……

“……hand……”(手)我又用硬帮帮的语气“命令”“精灵王”伸出手让我号脉……

随后,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万分地发现,我正慢慢地将身体靠近“精灵王”,用鼻子闻着他,从头顶闻到肚子,不放过任何一个区域……

其实,自从靠近“精灵王”,我就闻到一股奇怪的臭味。那是一股熟悉的臭味,但绝对不是毒药产生的……越靠近“精灵王”,那股臭味就越浓,我必须找到那臭味的来源……

当闻到“精灵王”的肚子时,我发现臭味来自他腰间系的一个布囊……我示意“精灵王”打开布囊,拿出里面的东西……

“Thou eat this?” 我问“精灵王”是否吃那东西了。

见“精灵王”点点头,我又问吃了多少:“of what quantity?”

“Many!” “ 精灵王”撇撇嘴说吃了挺多……

我也撇撇嘴,拿着那东西来到宋皇面前:“陛下,确实是中毒,不过是他自己乱吃所致。这东西名叫‘榴莲’,非大宋所产,气味虽臭但吃着香,有强身健体、健脾补气、补肾壮阳之功效,此物性热。而今晚所食螃蟹性寒,而且目前正值秋季,螃蟹正是膏黄肉肥之际,寒性亦最猛烈。此二种食物虽都味美,但属性相背,若混在一起吃,稍一过量就会导致胃痛和腹痛。”

宋皇自然要问是否有解毒之法,我说可用生姜和紫苏叶煮水来解毒,再开付泻药,让他全都拉出来即可。

听我这么一说,宋皇和御医们都松了口气。宋皇又好奇问我为何能和“精灵王”沟通,我当然不能说千年后的人类都在学英语,只能撒谎说医圣在游历西域各国时学了一些当地语言,方便治病时与病人沟通,我也跟着学了一些。

宋皇满意地点点头,就将“精灵王”留给了我医治。

唉,这一晚上啊,可把我“折磨”得够呛。不是说精灵一族是吃花蜜长大的、全身都是香的吗,可为何那“精灵王”拉出的屎却臭气熏天啊!由此,我发现了一个事实:地球上根本就没有“精灵”一族,“精灵王”再帅也只是个传说!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

“精灵王”说的是古代英语,不是现代英语。虽然我找到“古代英语”字典查了半天,但可能还会有写得不地道的地方,大家勿喷哈。好友建议说,要想古代英语写得地道,不如去看看莎士比亚戏剧或是电影……嗯嗯……等我看完了,更新就又不知道哪天了!!哈哈……只能是边抽空看,边慢慢改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