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举起那男人画像看了看,转头又看了看熊孩子,正疑惑着自己要不要信熊孩子的话,就听他说:“唔,本王累了,你拿着画像先下去吧……”

嚯,他是个王爷,我是个下人,这熊孩子行使王爷的“正当权力”就把我给轰了出来……嗳?我呆在熊孩子屋外象驴磨磨一样转着圈踱着步……总感觉哪里不对,可是又挑不出毛病来……不行,不行,这事儿一定得和赵元侃说说!!

当夜,我写好了信,让麻小胖喊来白眉,把信和画像传给了赵元侃。

赵元侃也没耽搁,第二天下朝后就来找熊孩子“谈话”……可是我最终也不知道这两个王爷之间到底谈了些啥,因为赵元侃又被吕蔼叫走了……吕蔼事后和我说,昨晚我那一通“折腾”,让“小强”们纷纷出动。他根据鸟屎抓到了四个“小强”,并第一时间禀告了赵元侃……赵元侃找了个“小强”们偷东西的借口把他们棒责三十并轰出了熊孩子的住处……后来听王兴说,在皇宫内偷东西可不是小罪,这若是被抓了现行,“小强”的主子们也只能丢车保帅,任其自生自灭了……再后来又听王兴说,不知是哪个眼尖之人发现了挨板子的“小强”们身上都有鸟屎,一时间,宫里的内侍和宫人们谈鸟屎色变……

等我听王兴八卦完“一泼鸟屎引发的血案”,再想八卦八卦赵元侃和熊孩子的谈话内容,却又收到赵元侃派白眉送来的信,说是运往凤凰谷的黄金被劫,他连夜出了城……啧啧,这么快,好戏就开始了!

好吧,我只能一边耐心等待着赵元侃的最新消息,一边给九皇子熬药、给七公主针灸,一边等待诸葛辉找宋皇“谈心”……诸葛辉说宋皇怒火中烧,李淑仪上朝那么一闹腾,坐实了“七公主不会说话”的传言,让宋皇当众丢了脸……诸葛辉好说歹说,宋皇最终虽没同意放李淑仪出冷宫,但却同意了七公主每天可以去探望李淑仪两个时辰……

心高气傲的诸葛辉难得一脸歉意地和我这事儿没办好,反而惹得我哈哈大笑……我说,这就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只要宋皇能让她们母女见面就好办,在冷宫见面反而更能掩人耳目……

当天,史嬷嬷领着七公主进了冷宫,七公主当着李淑仪的面喊了声“妈”,顿时让李淑仪嚎啕大哭……这一幕正好被跳墙而进的我和诸葛辉看在眼里……要问我和诸葛辉为何要跳墙进冷宫?废话,宋皇是允许七公主见李淑仪,又没允许我见,我就只好让武功高强的诸葛辉带着我偷着见啦……

李淑仪边哭边朝我行着三跪九叩大礼,吓得我直想扶起她,但诸葛辉拦住了我,说我受得起这种大礼。李淑仪也说,她是被逼无奈才未经我同意就直接上朝堂求宋皇的,但她没想到我能不计前嫌地医治七公主,竟然让七公主开口说了话,她目前在冷宫,无以回报,只能行这三跪九叩大礼以示谢意。

我只好尴尬地看着李淑仪行完大礼并扶起了她……我用了一个时辰耐心地向李淑仪“科普”了包括“唇语”在内一系列知识……做母亲的最了解自己孩子的脾气秉性,也许李淑仪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帮七公主解决学唇语所遇到的难题……

几天后,小二黑领着十个手下回来了,他们带回了制首乌。之前因为没有制首乌,我给熊孩子的药方里只能暂用别的药材来代替,药效自然是差了许多。而现在有了制首乌,几付药喝下肚,熊孩子的脸色至少没有象以前那样惨白得吓人了。

除了制首乌,小二黑还带回了师傅的信。在信中,师傅大骂诸葛辉无耻,对于他没能将我带回凤凰谷相当相当地不满。师傅说那时李继迁将被我迷倒的诸葛辉和诸葛峰带回去之后,他们师兄弟三人吵了一架,谁也没能说服谁,最后是诸葛辉说要把我带回凤凰谷,师傅才让他走的。没想到,诸葛辉行的是缓兵之计,他的最终目的是要把我带到汴梁。师傅说我的汴梁之行会比上京之行更危机重重,让我一定要想办法保护好自己。师傅还说石头目前还不能飞,等它能飞了,师傅会让石头载着他亲自来接我。师傅又抱怨师兄最近不知犯了什么病,总是神神秘秘的,画了一张连他也看不懂的图纸,说是上面解释了石头不能飞的原因。

我打开师兄画的图纸一看,就知道那是君灵白的留言。君灵白说石头不能飞是因为没有了能量,要想恢复能量,最好的办法是回到翼星,十日即可恢复。只可惜,石头目前是在银河系的地球上,就只能吸收太阳能,慢慢将太阳能转化成自己所需要的能量,而君灵白也不知道这个转化过程到底需要多长时间,等他回翼星查好资料后,再想办法告诉我……

看完君灵白的留言,我连摇头叹气的力气都省了!!君灵白回翼星查资料,他查一天,我就要在地球上等一年,查二天要等二年,就算查到了,又能怎么样?也不能让我现在、立刻、马上回到凤凰谷,我也只能先在汴梁皇宫里过一日算一日吧。

当然了,有了制首乌,我自然是要第一时间向宋皇他老人家汇报一下的,毕竟人家花了十万两黄金……当天,宋皇兴致勃勃带着太医署药部主管王怀隐前来“参观”一下制首乌,顺便看看他的九皇子和七公主……

看着漆黑如发的制首乌,宋皇“故意”问黄金不是被劫了吗?我心说该不会您老人家是其中一拨人吧?就在宋皇进院子前一刻,我收到了赵元侃最新传来的书信,他说他目前还不能回汴梁,因为劫持黄金的人“长江后浪推前浪”地出现,他们前前后后共遇到了四拨,他正在追踪第四拨……

我最近把自己“修炼”得相当不错,已经学会了把心里话藏到肚子里。我马上也“故意”地表示惊讶,称并不知道黄金被劫。若是黄金真的被劫,那一定是想将崇王置于死地之人干的。上次协助崇王偷跑出宫之人还未找到,说不准那背后就是同一人。好在襄王早有准备,成功地将黄金送到了凤凰谷,否则凤凰谷亦是不会给制首乌的。

宋皇点点头,让王怀隐上前看看制首乌。王怀隐感叹道:“原来制首乌是这个模样,果然与生首乌截然不同,怪不得你来太医署药房取药时,冲着首乌直摇头……”

我笑着朝王怀隐拱拱手:“王大人管理药部严格,难道连取药之人表情都要记录在案?”

王怀隐摇摇手:“非也,非也。那是因为你是凤凰谷之人,众人定是要瞧得仔细才行。而且能得凤凰谷之人来药房行敬拜药神之礼,是太医署药部之荣幸,亦是遗憾,只可惜药部没有制首乌。”

我知道王怀隐特别想知道制首乌的炮制过程,同时也为了让宋皇略感十万两黄金花得物有所值,我赶紧解释道:“在下虽然并不知道制首乌具体是如何炮制的,但医圣曾说其炮制过程相当相当地复杂,不仅用了千年雪莲,还用了九蒸和九晒,即把太阳火和灶台火转化为脾胃土,以达到‘天人合一的效果。”

宋皇还专门问了问七公主的听力恢复得如何,在七公主完全掌握“唇语”之前,我并不想让宋皇知道这事儿,故我只说了针灸的事情,下一步可能会考虑开些药方让七公主喝喝……宋皇满意地点着头,带着嘴里不断念叨着“天人合一”的王怀隐离去,我也长嘘了一口气。

送走了宋皇,我屁股还没坐稳呢,诸葛辉急急忙忙地跑来,说让我赶紧去冷宫瞧瞧李淑仪,那女人好象在“发疯”,在墙上写写画画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图案。

我再一次和诸葛辉翻墙进入冷宫,就见墙上到处都是用黑色笔墨画的各种图案,等我再仔细一看这些图案,顿时目瞪口呆……这,这,这李淑仪真乃神人啊,她将唇语的牙音、唇音、舌音、齿音、喉音用各种模拟舌头位置或是发音气流的图案来代替,还将发音类似的文字做了整理,在这些文字的后面画了所对应的图案……这,这,这些图案难道就是八思巴文的前身吗?

各位看客,我之前也曾说过,在翼星准备到地球执行任务的资料时,我曾对地球上的各种语言做过小小的研究,这八思巴文也是我研究的其中一个语言哟。八思巴文其实是蒙古文字,在蒙古帝国初建之时,因幅员广阔、语言众多,元世祖忽必烈想要一种能用来“拼写一切语言”的文字,于是国师“八思巴”就创造了一种以音表字的蒙古文字,一种拼音文字,有音无义,类似于音标。而这国师八思巴据说是藏传佛教萨迦派的第五代祖师,出生于南宋端平年间,而出生于北宋的李淑仪应该和八思巴没有半毛钱关系……

看着满墙的符号,我真是由衷地感叹啊,人类的智慧真是妙不可言……当绝处逢生之时,人类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点点火花,定能点亮智慧中的那一盏盏明灯……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最近一直在忙一年一度的越剧汇演,所以小说更新耽搁了,向大家表示歉意。好在,越剧演出结束了,就可以加紧更新了,下一章会随后奉上。

再插个小小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