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身后的翅膀,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身体发生的巨大改变。地球人称有翅膀的人为天使,古代神话中还称之为神仙,我是成仙了?还是变成天使了?

突然一阵轻柔的歌声响起,我顺着歌声的源头望去,这才发现我的四周有好多象蛋一样的石头,有些石头闪着荧光、里面有生物蠢蠢欲动;有些石头已经被冲破,站着和我一样被眼前的美景惊呆、被身后的翅膀吓傻的;还有一些适应了翅膀和周围环境后开始挥动翅膀、向歌声的源头飞去。

我想跟着大部队行动,然而初次使用这对翅膀还有些不太适应,左摇右晃始终没能到飞行的窍门,在差点要脸朝下摔下去的时候,一只大手扶住了我,柔和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初用翅膀不能太心急。”转头一看,一个剑眉星目、身材修长挺拔的帅哥扶住我后,又大声地对现场所有刚爬出石头的人说:“先不要着急去飞,张开翅膀感受风的力量,翼随心动,才能驾驭住风。”

于是,我闭上眼睛张开双臂,想象着我的翅膀也象双臂那样大大地张开着,渐渐地我感觉微风吹进了我的每个毛孔、每片羽毛,我仿佛看到了风在流动、羽毛在吟唱。“嗯,你的翅膀很不错,现在可以试着飞了,”帅哥在旁边提醒道,“眼睛看着前方,想着你要去的地方,就能翼随心动。”

“那我想看星空,想飞到比现在还高的地方,可以吗?”我兴奋地问?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帅哥鼓励道。

我再次闭上眼睛,对自己说“我要飞到更高的地方,我看更广阔的星空,风啊,带我去吧”,我拼命着舞动着翅膀,感觉风在我脸旁划过,“我会飞了!我会飞了!”我大声地喊着,“天啊,这里太美了!”我贪婪地欣赏着高空的美景。

这时候听到帅哥在下面喊:“能够飞的跟随大部队到广场集合。”往下一看,那些不会飞的也都飞了起来,纷纷围着帅哥转着,只是他们没有我飞得高。

我赶紧朝下飞去,也围着帅哥飞着转了好几圈,“帅哥,这是哪里啊?你又是谁?”我问。

“帅哥?!呵呵,这里是翼星,我是你们的师傅!”帅哥道,“你!很不错,翅膀很有力量!”说完从他身后展开了一对更大更雄壮的白色翅膀,对周围人喊道:“跟着我,出发!”

我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哇塞,师傅的翅膀太太太帅了”,比他的人还帅,这师傅我认啦!

我们穿过山谷的一条长长的甬道,来到一个正方型的巨大广场,广场中央站着四个拥有不同颜色翅膀的漂亮女人,优美的歌声正是她们吟唱的,她们的脸分别朝向四个方向的四个大门,象是在指路,左绿右白上红下黑,“矮油,一上来就摆‘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架势啊!”我心说。

跟在队伍最后的师傅走到最前排,经过我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嗯,你的素质确实很不错,竟然连这个也知道!”

师傅又看了众人一眼道:“白色翅膀的跟我走,红色、绿色、黑色翅膀的到相应颜色的大门处报到。”我这才发现,广场上除了有我们这一批刚到的白翅膀,还有一些红色、绿色、黑色翅膀的人,不过他们的人数没有白色翅膀的多。

“师傅也太厉害了吧,我说心里话他也能听到?”我不由地嘟囔着。

“你哪是说心里话,你的声音大的我们所有人都听到了”,我身旁的一位蓝发蓝眼蓝皮肤的小个子男人和我说。

“啊?难道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是的,我有动不动就把心里话说出来的“坏毛病”,以前在给人看病的时候经常会把不该说的话说出来,以为是自己跟自己说,但其实是脑袋没管好嘴,为此没闹医患矛盾。唉,这毛病不好,不能因为到了翼星就放松警惕,我暗下决心。

“你是阿凡达?来自潘多拉星球?”看着眼前一片蓝的小男人,我问道。

“我叫阿尔法,来自角宿星座的阿尔法星。阿凡达是谁?潘多拉星球在哪个星系?”小男人笑着说,露出一排白牙。

“我叫星舞,诸葛星舞,来自太阳系的地球。”我也礼貌地自报家门。“阿凡达是我在地球上看的电影,是人类想象出来的星球和人物,不过倒是和你长得很象啊,哈哈……”我和阿尔法边走边聊地跟着师傅走入了白色大门。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星舞从地球到翼星就象得道成仙,不过翼星的神仙不需要穿古装。星舞现在还只是小仙,要成为上仙,再成为上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许多劫去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