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此言,大祭司也驻足转身走到我身旁,上下打量着我,赞叹道:“阿舞此番回来果然与以往不同了!”

师傅倒是还挺沉得住气的,又接着问:“ 你这 ‘人狼协作陆战队’ 是何意?”

“简单说,就是一人一狼互相配合,提高单兵作战能力,”我边摸着小白的大脑袋边解释着,“我和小白有一套‘人狼协作’武功,能以一敌十,若配合高度默契,再搭配称手手武器,甚至还能以一敌百!你们想想,若一人一狼就有如此战斗力,那百人百狼、千人千狼呢!”

一旁的师兄也插嘴问:“你这‘趁手武器’是何种武器?”

我拍了拍师兄肩膀道:“我就知道师兄定会对此武器感兴趣的!给你个任务,研究一下楚国连弩和诸葛连弩,设计一个能单手使用且能连续射出十枝箭之弩,还要提高射程,可行否?”

师兄单手托腮想了想道:“诸葛连弩是咱们祖师爷根据楚国连弩改良而成,本就能连发十箭,但需双手操作,若想单手使用还要提高射程,啧啧,有些难度……可干嘛要单手用啊?”

“与敌人作战时会定会遇到各种突发情形,解放出一只手来能做很多事情,特别是性命攸关之际,一只手自救或救同伴,另一只手仍可杀敌……”我边解释边比划了一个一只手抓住绳索逃生、另一只手单手射击的动作,惊得师傅、大祭司和师兄三人频频点头。

当看到那三人露出的惊讶神情,我心说就算君灵白曾多次提醒不许改变历史,就算冷兵器时代不允许出现枪支弹药这类热兵器,那我为了自保改良一下箭弩总可以吧!

正兴奋地向那三人解释着比划着,一抬手一仰头间,我豁然发现前方大厅里人欢鸟叫、热闹非凡,不由得惊呼:“天啊,那里发生了何事?”

师兄尴尬地挠挠头、清了清嗓子道:“方才啊,我一打开那四个背篓盖子,鸟儿们全都飞了出来,根本不听我指挥……我……我就干脆不管了,它们爱飞哪儿飞哪儿,只要不在我头顶拉屎就行!”

话音未落,就见莺大落在了师兄的脑袋上,莺二莺三落在了大祭司的肩膀上,胆大的麻小胖甚至还落在了师傅的手掌上……

我好笑地看着师兄捂着自己脑袋哇哇乱叫“别拉屎、别拉屎”,顺便将麻小胖和莺二莺三介绍给师傅和大祭司:“……这只是燕山灵莺叫麻小胖,当初还因为它和诸葛辉打了一架,那两只是莺二代,麻小胖九个崽儿中老二老三……”

既然鸟儿们不怕谷内众人、众人也对鸟儿们很感兴趣,我便吹了声玉笛将鸟儿们集结在一起,让它们逐个飞到我手掌上,我再逐个介绍给众人,借此拉开了接风宴的序幕……

我最后隆重介绍的是麻小胖一家子,当然了,除了莺九……众人自然好奇莺九为何没在,我就讲起了莺九帮助大宋七公主听声音的故事,借着莺九又讲起了莺大帮我治疗汤姆的故事,借着莺大更讲起了丁九和丁十协助我治疗九皇子的故事……

一旦聊起丁九丁十,瞬间激起了众人思念之情,他们纷纷问起在谷外亲友的现状,我就从东京汴梁讲到了上京城,讲到了夏州拉面分店的各个文掌柜,又讲到了诸葛楠……

我看向夏叔夏婶道:“作为夏州拉面总店文掌柜,楠哥不仅要负责所有连锁店帐目,还要负责将所挣银两送回凤凰谷,更要和辽国各色人物打交道,早已成为我左膀右臂。夏叔夏婶就请放心好了,我好歹也救过大辽皇帝二次,还救过御前侍卫长,再加上韩德让加盟了夏州拉面生意,有他三人照拂,楠哥在上京城过得还是很安稳的……”

众人继续边吃边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聊到兴头上的师傅让我演示一下“人狼协作”武功。

我拍了拍小白脑袋问它是否还记得那些动作,小白不满地哼哼几声,埋怨我不相信它。事实证明,我确实有些小看小白了,它不仅记得所有动作,甚至还比以前跳得更高,跃得更远。

我边演示边向众人解释道:“这套 ‘人狼协作’ 武功精髓,在于人和狼是一个整体,互为协作,互为补充……你们看,当我向前出拳与前方敌人搏斗时,后方必定空虚,此时此刻小白就是我脑后之眼、身后之拳!”

伴随着阵阵惊呼声和掌声,我当众宣布要成立“人狼协作”陆战队,除了要在凤凰谷内挑选队员外,还要在李继迁军中挑选队员。所有被选中队员先统一操练,之后会给每个队员匹配一只狼。等人与狼匹配成功后,最后再进行人与狼统一操练,直至达到人与狼完美配合。

“不过,人与狼匹配环节相当重要,是否能匹配成功还要看狼的选择,未被狼选中队员会被淘汰!”我解释道,“狼是这世上除了人类外最聪明的动物,它们与人接触时,会第一时间感知人之情绪和气场,从而决定是把人当作食物还是当作主人。人若怕它,它会占主导地位更不会服从命令;人若害它,它亦会奋起反击……如何能让一只狼认一个人为主人,除了要看人与狼之间缘分,更要看人对狼之态度。”

我说这话的意思,其实是想告诉谷内众人,或许他们的武功不及李继迁军中将士的武功,但他们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不怕狼。毕竟,他们是看着小白长大的,一直把小白当成了我的“狼儿子”,特别是我与小白分别后,他们都把小白当成了没娘的孩子心疼着,自然对狼的认同度和接受度都远超谷外之人,人与狼匹配的成功率也会高于谷外之人。

没想到,我那些话刚一说完,师傅竟开始邀功起来:“阿舞啊,小白回狼山后,一开始日子过得很不好,狼山上那些狼可不因它是狼王之子就接纳它,再加上它那条好腿还瘸着,大白就重新挖开了那条连通凤凰谷之暗道,带它进了谷里让我医治……在小白疗伤期间,我见它天天呆在你房间里,萎靡不振的,实在是于心不忍,就等它伤好后,带它到大祭司那里散散心……”

大祭司也接着邀功道:“我为了让小白散散心,就让它帮我送送信、送送物,顺便让它在草原上跑一跑,忘掉那些不开心之事。哪承想啊,小白被你调教得异常聪明,竟和我讨价还价起来,生生把每个月送给狼群那一头羊变成了两头羊……现如今,小白专门负责联络草原各部兼运送一些货物,速度之快令人咂舌,那两头羊都变成了五头羊了……哈哈哈哈……我到此时此刻都还在纳闷小白和那些狼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怎么,还有其他狼参与?小白又被狼群接纳了?”我惊讶地问。

“是啊!是啊!”大祭司笑着点头道,“之前是小白自己去送信,后来送的地方多了货物也多了,它就叫来其他狼一起去送。以往我与草原各部联络需要五六个人快马加鞭,一日才能送到,而它指挥那些狼去送,半日竟能跑个来回!”

大祭司看向小白问道:“小白,你们是如何做到的?”

我也好奇地看向小白,戳着它的大脑袋悄悄问它:“是啊,你们是如何做到的?嗳,你何时变成快递小哥兼CEO了?”

小白趴在我面前哼唧着,还用它那只好腿挡住眼睛,哈哈,它竟然还害羞了。众人见凶猛的小白瞬间变成了娇羞的小绵羊,顿时哄堂大笑起来。

虽然我也跟着笑起来,却也听明白了小白哼唧的意思,小白说它才不要告诉大祭司它是如何做到的!这个秘密只有主人才能知道!

我欣慰地一次次抚摸着小白的大脑袋,感叹着“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小白终于真真正正地长大了!

第二天,我就在小白的带领下,爬进大白打通的那条暗道,去狼山见大白。

按理说,我是大白的主人,本应大白来见我才是,但考虑到我离开狼山已久,不知道狼群目前的发展状况,就决定亲自去狼山探查一番。再说了,要想成立“人狼协作陆战队”,第一步必须要先得到大白的支持才行。

到了狼山,我惊讶地发现狼群的队伍壮大了许多,还有许多小狼。小白和我说,它除了有六个姐姐,还多了六个妹妹。敢情大白和狼后在生了小白那一窝狼后,又生了一窝,而那一窝全是母狼,没有公狼。也就是说,即便是大白和狼后在生了两窝崽儿后再没生育,小白的十二个姐妹却是可以生育的啊,狼群的数量很快就爆炸式增长起来。

狼群数量的增长刚好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若想实现“百人百狼”的第一目标,至少狼群里需要有一百只以上的狼可供挑选才行。

我也瞬间想明白了为何小白能一举扭转不被狼群待见的局面了,狼群数量的增加就意味着有更多张嘴需要食物,而谁能弄来更多吃的,谁就在狼群中受欢迎。

在了解到这一现状后,我与大白的“谈判”进行得异常顺利。我只问大白:“想不想让狼族发展壮大啊,哎呀,有那么多张嘴嗷嗷待哺的,你也挺不容易的,刚好我有个机会……”

其实,大白也在为找不到更多食物而发愁,它们外出狩猎不见得次次都能有所收获,而小白每月虽能弄来五头羊,但却喂不饱那么多张嘴。现在突然有了一个能让每只狼都吃饱,以后还能让更多的狼都吃饱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大白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随后的几天,我又一直跟着小白“爬进爬出”,去挖掘小白送货的秘密。

之所以要“爬进爬出”,是因为小白运送通道不在地面,而是在地底!

当我爬进通道,看清楚里面的构造后,惊得舌头都要掉出来了!

若说进出凤凰谷的冰悬崖之路是垂直版的超导磁悬浮通路,那些地底通道就是水平版的超导磁悬浮通路!而知道超导磁悬浮技术的,唯有君灵白,可我未在师兄的房间里看到任何君灵白留下的只言片语啊!

我抓着小白的大爪子,急急地问:“这些通道是谁帮你挖的?”

没想到,小白竟洋洋得意道:“当然是我自己挖的!”

原来,想当初小白回到狼山后,所有狼都不待见它。虽然大白还能理理它,但天天看小白也一幅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让小白感觉在狼山一天也待不下去,只想回凤凰谷。

小白知道从狼山到凤凰谷有一条暗道,它打小就对凤凰谷的味道极其熟悉,就一路闻着味道把那条暗道给打通了。当它从那条暗道钻出来,却发现自己不仅离凤凰谷越来越远了,而且那个位置竟然在草原的西面。刚好那里有一群羚羊在吃草,小白就借着暗道隐藏着自己,等羚羊一靠近就成功捕获了一只。

狼群有一个规矩,无论是谁捕获到猎物必须得让狼王先吃,或者让狼王分配由谁来吃。就算众狼和大白不待见小白,小白还是得乖乖地向大白禀告自己猎到了一只羊。大白一看小白也不是一无是处啊,若那条瘸腿恢复了,应该还能再猎到更多羊。于是,大白便打通了去凤凰谷的暗道,带它进谷里找师傅治腿……

当然了,大白在打通暗道之际,还顺便教了小白全套的打洞技巧,算是开启了父传子技艺的第一步。

再后来,师傅带小白出谷时,走的是冰悬崖通道。小白是条狼,自然不会泄露冰悬崖的秘密的,师傅就没给小白喝麻沸散,反倒让小白找到了为何会打错暗道的原因。

别看老天少给了小白一条腿,但老天是公平的,又还给了小白一个超级灵敏的嗅觉,能闻到别的狼不能闻到的味道。虽说小白之前和我一起出谷时曾走过冰悬崖,但那时的小白年少好动一心只想着和我一起出谷去玩,根本就没仔细留意过冰悬崖的味道。等它再一次和师傅一起走冰悬崖通道,却意外地发现凤凰谷的味道在冰悬崖崖底最浓郁,也就是说,那股味道是从冰悬崖底部起源的,再蔓延到了整个凤凰谷,甚至渗透到了整个大草原的地底下,小白因此才会挖错暗道。

除此之外,小白还在冰悬崖发现了一个好东东——能直上直下的冰块。懒惰的小白想着,既然它所挖的暗道味道和冰悬崖味道一样,那冰块放到暗道里或许也能同样好用,这样就省得它用自己的腿走路了。

于是,小白就借着给大祭司送信的机会,仔细嗅找着草原上有冰悬崖味道的地方,竟然还真让它又挖通了一条从大祭司的驻扎地到凤凰谷的暗道。那天,小白把暗道挖通后,趁着没人发现,就把冰悬崖崖底的一块冰偷偷推进了暗道里。

与小白想的一样,那块冰在暗道里果然会自己滑动,小白就趴在上面,稍一借力,片刻间就会滑得很远。

再再后来,随着小白帮大祭司送信送物越送越快、越送越多,小白带回狼群的羊从一头变成两头,又从两头变成了三头,大白看小白的眼神也越来越温和起来,还问小白能否弄到更多的羊,小白就让大白多派一些狼帮它挖暗道。

小白一点也不傻,甚至可以说鬼精鬼精的,它没有向任何一只狼透露它所发现的凤凰谷秘密,甚至连大白也没透露。小白只是让那些狼按照它所指的方向挖暗道,而那些方向刚好就是草原各部的驻扎地。在挖好暗道后,小白又教会那些狼如何趴在冰块上借力滑行,这样一旦需要同一时间送信的话,它和那些狼就可以同时出发,半日就能送个来回。

至于那些冰块吗,嘿嘿,当然是小白去冰悬崖崖底“偷”出来的,反正那里冰块很多,师傅每次进出谷也只用一两块冰块上上下下的,根本也没发现那里少了几块冰。

听完小白的叙述,我一边仔细查看着暗道里的构造,一边“剥丝抽茧”地分析着小白所发现的凤凰谷秘密。

超导磁悬浮是人类在千年后所研究出来的利用超导体的抗磁性所实现的磁悬浮技术,人类利用这项技术制造了磁悬浮列车等可高速运行的交通工具。我并不知道这项技术在八维空间的翼星是如何使用的,因为在翼星出行用翅膀飞就行了。至于为何会在千年前的凤凰谷出现超导磁悬浮技术,我一直都没想明白缘由,只能暂且将这项技术作为“凤凰谷是翼星在地球联络站”的其中一个理由。

冰悬崖通道使用的应是低温超导材料所实现的磁悬浮方式,这种悬浮方式需要一些必要条件,比如低温、超导磁体、超导盘等等。冰悬崖就是低温环境,若那些“冰块”不是真正的冰块,而是一些铁磁体的话,那冰悬崖的垂直通道应该就是超导盘。

那超导盘的磁力又是从何而来的?难道凤凰谷里真的有一座磁山?可是,我之前在谷里发现的是纯铁矿,而不是磁铁矿啊!

我又想起小白所说的“在冰悬崖底部拥有最浓郁的凤凰谷味道”,那这种“最浓郁味道”会不会是指磁力呢?因为小白是闻着“凤凰谷味道”才挖通那些暗道的,而那些暗道最终所形成的其实就是“超导盘”,小白将从凤凰谷偷出来的“冰块”放入暗道里,其实就是将“铁磁体”放到了“超导盘”上,这样才能形成无阻力滑行,速度很快,半日即可来回。

我又按照小白的描述,根据它所打通暗道的地理位置画了一张地图,愕然发现所有暗道竟是以凤凰谷为中心,以点变成线呈辐射状向外扩散,有点象物体撞击地面后所形成的冲击波。

不知怎的,我脑中竟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一个脑洞大开的想法:凤凰谷根本就不是翼星在地球的联络站,更象是什么东西撞击地面后所形成的。

换句话说,凤凰谷或许就是一艘宇宙飞船!一艘坠毁的宇宙飞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