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这个我自封的“幼儿园园长”名头,我就想爆粗口,TNND,这几个月实在是操碎了心!

若不是为了帮赵元侃和他皇帝亲爹以及朝中大臣们搞好关系,我才懒得揽这些苦差,对付一个熊孩子已经够我受的了,现在还要对付一群熊孩子……你看你看,一不留神,这群熊孩子又在那里搞事情。已经病好的“熊孩子王”九皇子正领着他的“部下们”用小石头打树上的鸟儿呢!

看着这群手持一把小石头嗷嗷叫的熊孩子,我不由得扶额长叹,本想着趁着春暖花开的季节,让他们在户外走走,晒晒太阳,增加增加钙质,可没让他们用石头打鸟啊。

现在打鸟,纯属找死,因为鸟儿们正值繁育期,出于护崽儿的本能,它们的攻击力极强。

唉,说起鸟儿们“生儿育女”这事儿吧,也怪我的纵容。那天,诸葛辉突然气急败坏地出现,说让我管管麻小胖,它竟然看上了一只丑麻雀。诸葛辉说麻小胖是世间唯一的一只燕山灵莺,要配对也要配灵莺才血统纯正。我反驳他说既然是“世间唯一”,让麻小胖去哪里找另一只。再说了世间无论哪个物种的配对都有它们自己的法则,人类也无权干涉。我都让大白自由恋爱了,也不能厚此薄彼限制麻小胖啊。

见诸葛辉仍想不开,我说麻小胖春心萌动,说明这汴梁城风水好啊,是个引凤筑巢的好地方,等过段时间麻小胖生出一堆小麻小胖,我又有一堆小帮手,岂不是更好。

不知哪句话让诸葛辉听顺耳了,他大叫了三声“好”就兴高彩烈地走了……又过了一阵子,我领来的那群鸟儿们纷纷与当地鸟儿配对,在汴梁生儿育女起来……我头疼地问诸葛辉是不是用了什么“妖术”让那群鸟儿集体春心萌动,诸葛辉有样学样地反驳我:“既然你都让麻小胖生儿育女了,也不能厚此薄彼限制别的鸟儿啊!这下好了,以前仅有百只鸟儿送黄金,以后会有五六百只甚至上千只鸟儿送黄金,啧啧,这事半功十倍的主意还是乖徒儿你给出的……”诸葛辉说完就哈哈大笑地消失了,留下我一人在树下凌乱着……

突然,鸟儿尖锐的示警声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哎哟喂,我的小祖宗们,你们再不停手,要“天下大乱”了……

我一个健步冲到九皇子面前,拉住他的胳膊:“我的王爷唉,好端端的,干嘛要打杀树上的鸟儿?”

“那群鸟儿嘁嘁喳喳的,吵得本王心烦。”九皇子皱着眉头嚷嚷着。

我也皱着眉头反问他:“那过阵子等王爷身体彻底好了,去汴梁大街上行走之时,听到大街上嘁嘁喳喳人声,是不是也要把人给杀了啊?”

“大街上是人,是百姓,当然不能杀。可树上是鸟儿,不一样啊。”九皇子振振有词地反驳道,其他的熊孩子们也同声附和着。

我拉着九皇子走到一边,耐心地解释着:“鸟儿虽然和人外表体型不一样,但也有头有脑,有心有五脏,能视物也有想法,在这天地之间也有担当。鸟儿以虫子为食,若没有它们在初春吃掉稻子上之虫,哪来人间秋天米粮满仓。”其他熊孩子听我这么一说,纷纷扔掉了小石头聚拢到我们身边,一双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中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是啊,是啊,我听爷爷说,上次闹蝗灾之时,所有稻子都被蝗虫吃光了,后来是襄王用一群鸡鸭鹅消灭了蝗虫……”那个张枢密副使的小孙子插口道。

我拍了拍他的小脑袋以示赞许:“说得很对,鸡鸭鹅和树上鸟儿都是有翅膀生灵,它们和人一起共同生活在这天地间,相互依赖、共同存亡。人若破坏其中一个环节,必遭到反噬……上次蝗灾,就是因为辽国残暴失道任意残杀鸟儿,没了鸟儿吃虫子,才引发了蝗灾。”

“失道?失道!”九皇子若有所思念叨着,“……孟子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王爷高论!”我赶紧拍着九皇子的小马屁,“孟子之‘道’亦是指人世间万物生灵啊……你们看,现在春暖花开,鸟儿们正在筑巢生蛋孵小鸟,鸟儿多了就能多多吃虫子,没有了虫害,田间稻子就会长得好,到了秋天就会丰收,百姓就会有粮吃了……”

九皇子接口道:“百姓有粮吃了,就会安居乐业,人丁兴旺,国家也会富裕起来……”

我继续拍着九皇子的小马屁:“高论!妙哉高论啊!那王爷,你是还想再打杀鸟儿?还是欢迎鸟儿在此安家?”

“自然是欢迎鸟儿在此安家了,可是……”九皇子沮丧地说,“我刚才还领着他们几个打鸟儿来着,不知鸟儿是否还会愿意呆在此处?”

我赶紧安慰九皇子:“王爷,鸟儿们一开始选择在汴梁安家,也是因为此处气候温暖,树木茂盛,良田众多,虫子也多,这食物充足,养育儿女自然容易一些……至于它们是否还愿意继续呆在此处,我们来试一下……教你们一首儿歌,唱给鸟儿们听,看看鸟儿们有何反应?”说完,我张开双臂唱起了起来:“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汴梁,我问燕子你为何来,燕子说此处春天最美丽。小燕子,告诉你,明年春天更美丽,我们盖起了新楼舍,开垦了新稻田,欢迎你们长期住此处……”

熊孩子们纷纷学着我,边唱边张开了双臂……唱着唱着,树上的鸟儿们纷纷飞到我和熊孩子们的胳膊上欢叫着,熊孩子们更是惊讶又兴奋地欢笑着,那场面十分温馨……

我所不知道的是,这一幕刚好被宋皇和一众大臣们看在眼里……在刚刚结束的朝会上,宋皇再次重启对辽战事的“大讨论”,由于赵普的《彗星疏》影响了一批朝中众臣,此次讨论的结果是反战派明显大于主战派,宋皇让吕蒙正整理整理众臣的意见,写个奏章出来……退朝后,宋皇邀请吕蒙正、襄王、许王等一众亲信逛逛御花园,散散心,顺便再交流交流想法……于是,众人便看到了诸葛武和孩子们的那一幕……

吕蒙正感慨道:“官家,若以史为鉴,隋唐曾于数十年中四次征讨辽碣皆败,其结果是百姓苦不堪言。治理国家之首在于勤修国内政事,只有国富民强才能吸引远方之人前来归服啊。”

赵元侃接言道:“爹爹,孟子曰‘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孟子亦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宋太宗看着九皇子正兴奋地盯着胳膊上的鸟儿呵呵呵地傻笑,亦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人和方能得人心……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第二天,我出宫采购药材,又一次被秦瀚带到茶楼雅室,刚一进门就被赵元侃紧紧地搂在怀里……赵元侃沉稳的声音从他胸腔传到我耳边:“官家刚刚颁旨弃战修国……官家能最终做此决定与阿舞你有莫大关系……”

“啊?”我惊讶地从赵元侃怀里探起头,又被他按回怀里……赵元侃细细地同我述说缘由,我这才知道昨天我与熊孩子们在御花园玩耍的那一幕深深地触动了宋皇,宋皇这才决定不再启动对辽战事,转而整顿朝纲,想办法充盈国库。

瞬间,我的大脑快速转动起来,宋皇想充盈国库,意味着他要全面发展国内经济,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再次抢占先机呢?

之所以说“再次”,是因为那车“夏州枸杞”很快就卖光了,让我赚得盆满钵满。我立刻意识到这若是以后大宋真的开放边境了,大宋商人大肆购买“夏州枸杞”,我岂不是没得挣了,必须抢占“开放边境”的先机!我立刻给李继迁写信,让他严控枸杞源头,禁止除我之外的任何人卖枸杞给大宋商人;同时,我也通知赵元侃,让他派人严控大宋边境“夏州枸杞”的交易,只允许襄王府的货车运“夏州枸杞”进汴梁……我控制了“夏州枸杞”产供销一条龙的渠道,银子自然是源源不断地涌来……

本来说好了,我与赵元侃平分卖“夏州枸杞”所挣的银子,但赵元侃说一两银子也不要,只要我乖乖呆在汴梁,呆在他身边就行。我可不想占赵元侃便宜,一直在考虑用他的这笔银子再干点什么。既然宋皇要想办法充盈国库,一定会发展国内经济,要不将“夏州拉面”的生意也搬到大宋?

各位看官,千万不要小瞧这一碗拉面的钱哟,它所能挣的银子同“夏州枸杞”又是不同!!“夏州枸杞”属于有钱人的消费,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吃得起,但“夏州拉面”却是平民的消费,所有人都能吃得起,而且它属于反复性消费食物,可以天天吃!!

最最最重要的,一碗拉面卖150个铜钱,汴梁的150个铜钱和上京的150个铜钱区别大了。

根据君灵白传授的经济知识,我知道大宋钱币的价值要比大辽钱币价值高,虽然大宋与大辽没有恢复贸易,但之前两国的交易买卖都是用宋钱交易的,大宋的商人拥有定价权。若真要兑换的话,一个大宋铜钱能换四五个大辽铜钱,也就是说在汴梁卖一碗拉面相当于在上京卖四五碗拉面了,再加上汴梁人要比上京人多,啧啧,这银子又会源源不断地涌来……

我兴奋地在脑中盘算着“夏州拉面”能在汴梁挣多少钱,完全忽略了赵元侃在同我说什么,直到我感觉呼吸困难,才发现赵元侃正收拢了手臂,探下头想要吻我……我慌忙挣扎着,躲开了他的吻……看见赵元侃失望地皱着眉头,我理了理心神,笑盈盈地说:“王爷,我决定了,把‘夏州拉面’开到汴梁来!!”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

秀两张母燕养育小燕子的照片,拍摄者不是我,是中新社的同行,多谢他提供的照片,正好契合本章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