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元侃心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和眼前活过来的九皇子,心里惊呼着原来这才是“人工呼吸”。

想当初赵元侃掉下决斗崖,他只知道阿舞用“嘴对嘴”的办法救活了他。后来阿舞差点送命,他也是用“嘴对嘴”的方式让阿舞有了呼吸。直到这次,他参与了“人工呼吸”的全过程,这才知道“人工呼吸”并非只是“嘴对嘴”,这才体会到了阿舞当初在凤凰谷救他时的心情,在那样紧急的情况下,能把人救活才是最重要的,哪有什么时间考虑“男女大妨”?!所以就算阿舞往九皇子嘴里吹气,赵元侃也没做他想,那一刻他只想着能尽快让九弟活过来。

“恒儿……”宋皇大叫九皇子的名字推门而进,打断了赵元侃的愣神。宋皇必是听到了九皇子哭声才进来的,他后面跟着诸葛辉以及那群御医。

“恒儿,你终于醒了……”宋皇快步走到床前,惊喜地摸着九皇子的脸……

突然,九皇子全身抽搐起来……宋皇顿时慌了手脚,口中大呼:“御医,御医,快!快!”……赵元侃也再次焦急地看向阿舞……

收到赵元侃的目光,我正要拿出随身带的银针,赵元侃一下子拽住我,悄声在我耳边说:“九弟无法受针,会血流不止。”

顿时,一个病名“刷”地一下在我脑中闪现,难道九皇子患的是“白血病”?

我朝赵元侃摇摇头,又悄悄地躲到了他身后……“白血病”到了千年后也是困扰人类的顽症,更别提在北宋这个朝代了。既然宋皇喊御医没有喊我,说明宋皇相信御医更多,那我就不用多事儿了,正好还可以悄悄观察一下北宋御医是如何治疗“白血病”的。

几个御医赶忙上前,按穴位的按穴位,按腿的按腿,没有一个用银针的……看来御医们都有过针灸无法止血的经历,又或者还有因为止不住血而被杀的御医……想到此,我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幸亏有赵元侃提醒,否则我的小命又要不保。

“陛下,崇王的血症来自胎中,发作起来极其凶险。虽然崇王此时已经苏醒,但刚才呼吸骤停造成了肾虚,水不涵木导致肝阳上亢,故而瘛疭。待下官开一副药,给崇王用上,瘛疭自止。”其中一个白胡子御医恭敬地向皇帝汇报病情和治疗方法。我一眼瞥见他的官服与其他御医颜色有所不同,难道他是御医们的头头?

我知道瘛疭(音同“吃纵”)是古人对于身体抽搐的叫法,不过“水不涵木导致肝阳上亢,故而瘛疭”的解释吗,我可不这样认为!!刚才九皇子活过来后,咳嗽几声又吐出一口浓痰,痰色偏黄,那可是有痰热之症哦。

那要不要和那御医头头说呢?我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告诉那白胡子御医头头就是质疑人家的医术,这不是给人添堵吗?可是,如果不说,九皇子的抽搐只会更严重。

正犹豫之间,只见那白胡子御医头头已经刷刷刷写好方子,交给皇帝过目。皇帝自然是看不懂,交给诸葛辉过目,毕竟诸葛辉的医术也很不错。

没想到,诸葛辉一把将我从赵元侃身后拽了出来:“人是你救活的,要开方子也应该是你来开。不过,既然太医署韩医令开了方子,你也看看……”

靠,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诸葛星舞真是流年不利啊,怎么就遇到这么个猪队友呢。诸葛辉,有你这样害我的吗?!

我刚才一直在用人工呼吸救人,也没功夫给九皇子号脉啊,现在再号脉已经来不及了,只能通过面诊来临时应急。我看了看九皇子,又看了看方子,咬了咬牙说道:“此方不妥……若想止住崇王瘛疭,目前只能用黄土汤……”

“什么?黄土汤?胡闹!”韩医令瞪圆了小眼睛怒斥道,白胡子还一翘一翘的。

马上就有御医附和道:“开玩笑,你这无知小儿是让崇王吃黄土吗?”

其他所有御医也均在附和……

“是啊,是啊,这无知小儿,竟敢开黄土汤。”

“这瘛疭之症病在肝上,属肝风内动,用黄土汤调脾胃是何意?”

“这小子胆子真大,竟敢驳韩医令的方子,啧啧!”

“黄土汤,黄土汤,就算是灶尖之土那也是黄土啊,这小子胆子太大了!”

各种质疑之声纷至沓来,好吗,屋子里顿时乱的象菜市场……

“啪!……”宋皇把一个杯子摔在地上,屋子里瞬间鸦雀无声……“诸葛武,你给朕说说,为何要用黄土汤?”宋皇威严地问

“启禀陛下,”我恭身解释道,“黄土汤是东汉名医张仲景在《金匮要略》的一张方子,专治脾阳不足引起的各种出血症状,有养血止血之功效。这个黄土可不是一般的土,是灶尖之土,亦是一味中药名叫‘伏龙肝’,专补脾胃阳气。”

“那你可知崇王是何病?”韩医令厉声问道。

“自然知道,崇王的病是邪毒伏于髓内引起血瘀,致使气虚血亏,气塞不通,血壅不流,出血不止……”我毫不迟疑地答道。

“既知是血瘀,必是肾虚,而非脾虚!”我身后的一位御医甲道。

咦?你们准备一群“打”我一个啊?好,既然躲不掉那就开战吧!不就是脏腑辩证吗,姑奶奶我要“舌战群儒”,噢不对,舌战群医!!

我立刻回过身答道:“这位御医所言不假,此症虽总体来说是以肾虚为主,但因各人体质不同、产生条件不同、患病长短不同,所累及之脏器亦有所不同。”

御医乙:“治病重在治本,非治标。”
我:“正气不足为病之本,邪毒致瘀为病之标。在正气仍存,邪毒犹甚之时,当以祛其标实为先。”唉,这位大哥,现在,此时此刻,咱们讨论的是如何治疗白血病所引发的全身抽搐,而非白血病啊。

御医丙:“既知是肾虚,乃因虚致病,而非因病致虚,以水涵木,有何不对?”
我:“血瘀虽是肾虚引发,但因病患体质不同,会慢慢产生阴虚、阳虚、阴阳两虚、痰热、瘀血、温热六种症状。就在刚才,在下救活崇王之际,崇王吐出黄色浓痰,故在下判断崇王是痰热所引发的肾阴虚,要用滋阴与健脾温肾药。”唉,这位大哥,中医治病不能死板哟。

御医丁:“你这无知小儿,你才多大,竟敢叫嚣血瘀有六种症状?”
我:“在下年纪虽然不大,但架不住凤凰谷行医八百余年、医案众多,就算每年治十个病患,到目前也有八千个医案,总结几个血瘀症状应该够用了吧!”唉,这位大哥,我不想说你孤陋寡闻哟。若是我再告诉你这是千年后的人类总结出来的,你会不会吓尿了啊。

御医戊:“纵然凤凰谷医案多,但也不能改变治病法则。《黄帝内经》有云:‘肝主筋’,崇王瘛疭必和肝有关,血瘀起于肾虚,肾水不足自然肝气不足。”
我:“凤凰谷治病从来不会改变治病法则,但也不会不变通。刚才看各位大人们治疗瘛疭的手法很熟练,相信崇王瘛疭次数挺多,而非今天这次吧。这若是在瘛疭初期以补肾水之法来补肝气或许有效,但若崇王的瘛疭一直没有改善,那就要考虑其他脏腑的问题了。”唉,这位大哥,刚才看你拍韩医令马屁拍的最响,怪不得从来也不考虑换方子。

宋皇:“其他脏腑?为何就是脾胃?” 唉,宋皇也加入辩症队伍,对方辩手的势头立刻变强。而且和这位不懂医的大BOSS辩症,要让他心服口服,一定要通俗易懂,不能说那些让人听不懂的中医术语。
我:“陛下,既然瘛疭必和肝有关,草民就先说说肝。中医治病讲究阴阳平衡,不能太少也不能太多。肝同屋外的树木一样喜欢生发顺畅,若不能生发,就会出现“肝风内动”即全身瘛疭。可是肝如何才能生发顺畅?众所周知,树木生长离不开水,同样,肝木生发离不开肾水,若体内肾水不足,则肝木生发不好就会“肝风内动”,这应该就是韩医令的治病思路。但是肝木生发不好还有另外一种情况,若水太过树也死了,当洪水来时冲毁堤坝,树木连树根都要被拔起,更别提生长了。同样的,若人身体内的水湿也不能过重,若水湿过重,则脾胃受伤,亦会“肝木郁陷”引发瘛疭。草民看崇王面色白中带青黑,且痰色偏黄,必是水湿过重,故要加强脾胃的力量,用脾土来克肾水,让肝木生发顺畅,则瘛疭自止。”

宋皇:“朕的皇宫里有的是滋阴健脾药,为何偏要用黄土汤?”
我:“陛下,就算你在土里加了再多滋养树木的东西,亦不能阻止洪水将大树连根拔起,此时只有用更多的土来加高堤坝挡住洪水,才能保证树木不死。崇王目前虚不受补,用更多滋阴健脾药不会马上止住瘛疭。”

韩医令:“若服了黄土汤,崇王瘛疭更重甚至丧命,你又当如何?以命抵命吗?”
我:“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若是因治病救人而死,在下毫无怨言!”唉,你个臭老头,刚才是你把九皇子治死了,是我把他救回来的啊,现在你反倒用“以命抵命”来吓唬我,谁怕谁啊!姑奶奶我用司马迁的名言“拍死”你!

“爹爹……”九皇子弱弱的声音突然传来,宋皇一个箭步冲到床前,“恒儿,你可好些?”

九皇子全身仍微微抽搐着,他慢慢地抬起一只手指向了我:“儿臣……要……他……”

宋皇点点头,握着九皇子颤抖的小手威严道:“诸葛武听旨,崇王就由你来全权医治,不得有半点差池!”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这章太难写了,查了好多医书,更新晚了,请谅解。用“黄土汤”治疗小儿抽搐是北宋著名儿科医生钱乙在《小儿药证直诀》里的一个医案,在此向钱乙这位大国医表示崇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