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后的那部动画片《猫和老鼠》之所以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深深的印记,是因为猫和老鼠在斗智斗勇中得到的启迪和乐趣远远超过了猫捉住鼠,而赵元侃和我之间的关系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我也是在许多年之后才知道那二场战役胜利的取得和我有着莫大的关系,才知道那二场战役胜利对于大宋的重要性。只可惜在那二场战役期间的我也没有那么高瞻远瞩,否则我一定会多多为自己谋取好处的。

唐河之战胜利后,捷报送至汴梁,群臣互相庆祝,宋皇下诏褒奖诸将,给予了丰厚的赏赐,但唯独没给襄王赵元侃。这事儿明摆着就是皇帝老爹生儿子赵元侃的气了,儿子竟敢违背老子的诏命,实在是胆大包天。不过宋皇一直把气憋着没发作,直到徐河之战胜利,大宋最终扬眉吐气,皇帝才决定不处罚赵元侃,但也没奖赏。虽然君灵白给我的近十几年的大事纪里并没有这二场战役任何信息,但这事儿在我看来,不处罚不奖赏已经是最大的奖赏了,可惜赵元侃就是看不到这一点,他就一直那么闷闷不乐来着,直到秦瀚来找我帮忙。

秦瀚吞吞吐吐地说:“掌柜……那个……虽然仗是打赢了,但王爷他……嗯……一直闷闷不乐……”

“闷闷不乐?切,是我打赌输了唉,闷闷不乐的人应该是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尖,朝秦瀚翻着白眼。

“掌柜,你最会劝人了!王爷听了你的话,肯定会心情舒畅的!”秦瀚在我面前转着圈地墨迹着。

我被他绕得头晕,冲着他一瞪眼:“求人帮忙总得有个求人的样子吧,没有好处我可不帮,喏,你想办法让王爷解除射鸟令,我就帮你!”

秦瀚在我面前搓了搓手:“掌柜,王爷下这个命令还不是怕你用鸟儿设计什么计划偷偷逃跑……”

“你们大宋打赢了大辽,我和国师打赌输了,自然就不会跑了啊……”一想起这个梗,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上了那个该死的诸葛辉的当!和他打什么赌啊!!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掌柜你写个文书,保证自己不会偷偷逃跑,我拿给王爷看,王爷放心了,事情自然就好办了……”秦瀚建议着

“写保证书啊……嗯……好吧……好吧……我写好了就给你……”为了能早日和麻小胖、小二黑等鸟儿们团聚,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写了。

要知道我与麻小胖、小二黑等众鸟儿们已经好久没见了。话说第二次北宋版真人动画片《猫和老鼠》发生后的第二天,我揉着脑袋醒了过来,想起昨晚做的那个奇怪的梦,脸又有些发烧,梦里我色色地摸着赵元侃的脸,说要抢他做压寨夫人……难道我的潜意识里竟然对赵元侃存着那么龌龊的念头吗?疯了……真是要疯了……我使劲地甩了甩头,突然“甩”出一个重要事情:鸣萃楼众姑娘们痛经严重的原因是六十年一遇的酷寒,而鸟儿们在酷寒下是活不下去的啊……为此我偷偷求吕蔼帮忙给鸟儿们送信,好歹吕蔼还喂了一段时间鸟儿,与鸟儿们还是有些感情的。我甚至还不惜教会了吕蔼吹玉笛的办法,让他到五里外喊出麻小胖,把我的信给它看,让它带着鸟儿们飞到南方避寒。我向它们保证会争取在春暖花开之前,让赵元侃解除射鸟令。

“可这保证书咋写啊!”我在心里嘀咕着,拿着笔的手在颤抖着,颤抖的原因……我的毛笔字真是太太太拿不出手啦!

之前写给耶律隆绪的信都是用炭笔写的,炭笔携带方便且握笔方式不同,我写得字都是中规中矩。后来装文雅,写信给玉芳菲和拉面馆的众掌柜们时就用毛笔了,虽然字写得不好看,但我丝毫不担心会出丑,因为我是主人,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他们得按照我订规矩办事,就算他们想笑话我,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写信给麻小胖,我就更不用担心了,它可不在意我的字写得是否好看,只要能看懂就行。

可若是用毛笔写给赵元侃的话,那就不同了。貌似他们姓宋的皇族血脉里都有写好字基因,一百年后的宋徽宗赵佶甚至还自创了瘦金体呢,自然也挡不住一百年前的这位宋王爷赵元侃写得一笔漂亮的魏碑。若是被赵元侃看到我的狗爬毛笔字,他肯定是会笑掉大牙滴!!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不会写繁体字。

各位看官可能会问了,你不是赵元侃的“侍读”吗?唉,说实话,我这个“侍读”当的吧,其实是很不称职的。一开始做侍读那会儿,情况比“试毒”也没好多少,因为我根本就认不出那些复杂的繁体字;就算认识几个笔划少的,读的时候也不会断句,因为古文没有标点符号。赵元侃对我还是很不错滴,耐心地教我认字断句,我这才慢慢地看懂并读通那些奏折。

不过呢,我大脑中汉字仍停留在简体字阶段,繁体字虽然认识一些,但不会写;会写的字呢,又写得不好看。

“‘保’字会写,‘证’字是繁体,怎么写来着?唉,忘记了,先画个圈,等让秦瀚帮我拿本书来,我找到那字后再照着写一遍就行……‘书’的繁体字好象是‘書’,赵元侃那里有各种‘書’,这个字我记得……”我就这样写了又写,圈圈画了一个又一个……那个简单的“保证书”,生生被我写了三天也没写出来……

秦瀚回去后第一时间就和王爷汇报了阿舞的请求和写保证书的事儿,可赵元侃等了三天也没等到阿舞的保证书,就和秦瀚一起来到阿舞的房间一探究竟……

只见阿舞正撅着屁股架着腿,姿势难看地闷着头伏在桌子前写着什么,写得那么认真,认真到竟然没发现他们的到来……

赵元侃一把抽过桌子上的纸:“写个保证书,写了三天?哼,该不会又在设计逃跑吧?”

眼见我还未写完的“保证书”突然被赵元侃抢走,我大叫一声拼命想抢回来,却又是被赵元侃象拎小鸡一样拎在一边……

赵元侃举起纸看了起来,只见上面用七歪八扭的字写着:

保O書

諸葛星舞保O會乖乖服O襄王同去汴梁
不會中途下O逃跑
也不會用鳥OOOO逃跑
特立此O

赵元侃看着脸上左一道右一道的墨汁印记的我,脸部表情都“狰狞”了,我知道那是笑的……

“哈哈哈哈……原来无所不能的阿舞写了一笔……狗爬字……哈哈哈哈……”赵元侃大笑着,“来……你给本王解释解释……这个圆圈是何意?”

秦瀚插嘴道:“主子,这个圆圈看起来象个蛋……掌柜写的是……”哎呦喂,他紧接着就念了起来:

保蛋書

諸葛星舞保蛋會乖乖服蛋襄王同去汴梁
不會中途下蛋逃跑
也不會用鳥蛋蛋蛋蛋逃跑
特立此蛋

“啊……”我大叫着,冲过去想捂秦瀚的嘴,可是秦瀚躲在赵元侃的身后,故意让我够不着,我只能趁着秦瀚念着的时候,他念一句,我补充一句:“是保证书……唉……不是那个意思……唉……特立此据……”

赵元侃笑得脸都抽抽了:“唔……乖乖孵蛋……不會中途下蛋……哈哈哈哈……行,你的‘保蛋书’本王收到了……秦瀚,通知下去,射鸟令解除,明日启程回汴梁……”

赵元侃将我的“保蛋书”,内什么,“保证书”揣进怀里,哈哈大笑地带着秦瀚走出我的房间,留下欲哭无泪的我在心里咒骂着这主仆二人的“无耻”,那一夜彻底无眠了……

第二天,挂着两个黑眼圈的我钻进马车睡大觉,丝毫不理会赵元侃看见我后的爆笑……等一觉醒来,才发现车队早已远离了邢台城……在随后几天的行程中,赵元侃并未要求急行军,而是游山玩水、走走停停,遇到城镇也会找最好的客栈住一晚……

这期间,我一直用玉笛呼唤着鸟儿们……终于在某一天中午,一行人在山坡上小憩的时候,我听到了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主人,主人,想死你啦!”麻小胖“嗖”地飞到我的肩膀上,兴奋地叫着,不停地用小脑袋蹭着我的脸;小二黑也领着众鸟儿们在我周围盘旋飞舞、欢声叫着……我自然更高兴,跑到山坡的开阔处与鸟儿们一起玩闹着……高兴过头的结果就是一道霞光从我身上绽放,吸引了更多的鸟儿在我身边飞舞……

“真美啊!真美啊!不愧是我的徒弟!”诸葛辉老泪纵横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因为他看到了阿舞身后张开的翅膀,洁白晶莹的羽毛上绽放着流光溢彩……

赵元侃也痴痴地看着与鸟儿玩闹的阿舞,虽然她一直做男装打扮,但此时的她露出年轻女孩儿的妩媚和灵动,“确实很美!!”赵元侃由衷地赞叹着,眼里迸出“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神采。

“哪里美?”听到赵元侃的赞美,诸葛辉忙不迭地问了一句

“哪里都美……眼睛……神情……举止……”赵元侃不由自主地回答着

诸葛辉突然意识到赵元侃所说的美与他所说的美截然不同,也是,阿舞的翅膀也就是他们凤凰谷的三个师兄弟才能看到……这么好的一个徒弟,当皇后都委屈了,应该当武则天一样的皇帝才行……唉,不行,这个想法太冒险了……诸葛辉赶忙收住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朝赵元侃一撅嘴:“我这么好的一个徒弟,王爷可不能委屈了她……”

赵元侃朝诸葛辉一拱手:“国师放心,本王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谈何容易啊!” 诸葛辉摇着头拍着赵元侃的肩,“阿舞说的对,皇帝生性多疑,朝堂错综复杂,你还有个王妃……唉,都不是省心的……这样,你带着阿舞游山玩水慢慢地走,反正赵光义那老家伙也不想那么快见到你……老夫先行一步,去打探一下虚实……咱们汴梁见……”说完,“嗖”地一声,不见了踪影……

和鸟儿们团聚的喜悦还未散去,我就发现诸葛辉消失了!这个臭老头想来就来,把我在赵元侃身边的日子搅得一团糟。现在倒好,他又想走就走,留下个乱摊子让我收拾!他到底和赵元侃说什么了?怎么赵元侃又闷闷不乐了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