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耶律隆绪派出了一百多个打扮成老百姓样子的御前侍卫快马加鞭地赶回南京道,在民间散布着耶律休哥的“罪行”……南京道的老百姓们本打算等着朝廷的救助,或者等蝗虫过去后再种些能吃的农作物……可是听传言说是因为耶律休哥得罪了神仙才让从未遭受过蝗灾的南京道遭殃,哎呦喂,该不会到了秋天该收成了,蝗虫又要来了吧,这日子可是没法过了……很快,南京道许多百姓纷纷举家搬迁……有些人甚至不顾宋辽刚刚打完仗,跑到边境要求到大宋避难,因为他们听说大宋那边虽然也受累遭了蝗灾,但大宋韩王处置得当,不仅灭了蝗虫还没让百姓饿肚子,所以边关守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私放一些百姓出了境,而大宋边关守卫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让那些百姓入了境……

耶律休哥接到边关奏报,气不打一处来!坏事儿一桩接一桩,民心不稳也就算了,难道军心也动摇了吗?正当耶律休哥焦头烂额之际,又接到奏报说耶律隆绪到了南京道还要召见他,他就更生气了!这个小皇帝又来赶什么乱,他可没时间去陪皇帝玩!

虽然耶律休哥以公务繁忙为由避而不见耶律隆绪,但有关这位小皇帝的消息却源源不断传到他耳中:皇上下旨开仓放粮,甚至将燕山军营里的御林军军粮也拿了出来……皇上动用自己的私银购买了大量种子发放给百姓,鼓励百姓重新耕种……皇上说于越大人为了保家卫国才会“杀戮重”,将蝗灾之祸全怪罪于他委实不公……皇上下旨在燕山开坛祭祀并广招法师,若哪位法师能告之南京道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还能恭请神仙降临并与之言归于好,皇上会有重赏。届时皇上会以九五之尊替于越大人赔罪,还请百姓一起祈祷齐心协力共同渡过此次灾荒……

耶律休哥十分惊讶耶律隆绪的所做所为,面对着如此惨重的灾情,耶律隆绪展现出了身居高位者应有的魄力,稳扎稳打、步步惊艳,终于让耶律休哥对这位年轻皇帝“刮目相看”!特别是皇上不计较之前在燕山军营的恩怨,设坛祭天“以九五之尊替于越大人赔罪”,那是要帮他收复民心啊……耶律休哥最后想明白了,耶律隆绪再年轻也是皇帝,而且很快就能亲政,辽国交给这样一位心胸宽广又爱民如子的皇帝手中,他应该很放心才是……

于是耶律休哥赶紧去觐见耶律隆绪,他十分汗颜之前的所作所为,向皇帝表达了愧疚之心。耶律隆绪不仅丝毫不恼,还哈哈大笑地拉着他到祭坛,看一拨一拨的法师开坛做法,结果没有一个能言之凿凿地说明到底得罪了哪位神仙……直至来自草原山戎部的大祭司出现……

只见大祭司跳了一段咿咿呀呀的舞蹈,突然伸出一指指向天空,顿时乌云滚滚而来遮住了阳光让天地变了颜色,一只乌鸦嘎嘎叫着飞过众人头顶,在耶律休哥头顶盘旋了一圈后飞走了。大祭司恭敬地禀告皇帝,因为耶律休哥杀了许多鸟儿得罪了鸟神,鸟神让众鸟儿不吃虫子,才让蝗虫泛滥的……大祭司说他可以请来鸟神,但是否能取得鸟神的宽恕还要看你们的诚意……耶律隆绪马上下旨让大祭司快快施法请鸟神,他将带领南京道众官员和众百姓一起叩拜求得鸟神原谅……

大祭司又跳了一段咿咿呀呀的舞蹈,天边密密麻麻飞来上千只乌鸦,它们在众人的头顶盘旋着……突然一只特别大的乌鸦飞落在祭坛中央,大祭司见状赶紧跪了下去,耶律隆绪、耶律休哥、众官员及众百姓见也跟着一起跪了下去,行三拜九叩之大礼……随后耶律隆绪向鸟神表达了与鸟儿和平共处的美好愿望,并保证不再屠杀鸟类,还会在燕山建一座鸟祠供奉鸟神……乌鸦听了一会儿,叫了一声,上千只乌鸦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后飞走了。可是不一会却飞来了上万只蝗虫,正当所有人皆惊恐之际,上千只乌鸦再一次出现,它们在蝗虫中穿梭飞行,很快将蝗虫吃得干干净净……这下众人均看明白了,原来蝗虫的克星就是鸟儿,原来是一直是鸟神在庇佑着这片土地……

当大祭司诸葛峰兴奋地向我描述着万人跪拜鸟神的壮观场景时,我和诸葛辉正吃着爪子,皱着眉毛瞅着他!我心里暗想:这老家伙何时和耶律隆绪穿一条裤子了,这么帮着他?诸葛辉更是扔了瓜子,跑到诸葛峰面前吹胡子瞪眼睛说:“你那么帮那个辽国皇帝干什么?”

诸葛峰瞪回眼睛:“废话,自然是为了我们凤凰谷的将来,我要扶阿舞当上大辽皇后!”

诸葛辉更大地瞪回眼睛:“什么!你在搞什么!为了我们凤凰谷的将来,阿舞是要当大宋皇后的!”

我唉了口气,扔了瓜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趁着他们四目怒视互瞪眼睛之际,朝他们吹了口瓶子里的粉末,只见他们眨眨眼睛,转头朝我看了一眼,就晕倒在地上……我就知道这两个老家伙不靠谱!没想到那么那么不靠谱!!一个要我做辽国皇后,一个要我做宋国皇后!切,你们都说了算了!我谁的皇后也不做,我要回凤凰谷,我要回翼星!

要问我是如何遇到大祭司诸葛峰的?倒带,倒带……

就在赵元侃带领百姓消灭了蝗虫、各州县纷纷上奏请功之际,我也在考虑脱身之计。随着我渐渐康复,我也恢复了与上京城的联系。因为我在四处奔波,我让玉芳菲先暂时每月送一次消息给我。我最新得到的消息是萧排押之父萧挞凛上报宗族认我为义女,也就是说就算我被萧太后禁止进入辽国,还可以用萧家女儿的身份回到上京城。我虽然感谢萧排押的用心良苦,但还是有些担心萧太后会不买帐,所以我决定先回凤凰谷。

我又听赵元侃说,皇帝默许辽国边境百姓进入大宋避难,就是为了给耶律休哥难堪、以泄心头之恨。我赶紧让“小二黑”派灵鸦给李继迁送信,让他趁着边境盘查不严之际,多派一些人手进入大宋境内来接我,因为我要从赵元侃身边逃走,光靠我一人的力量是不行的。

那天,赵元侃收到了皇帝封他为襄王的旨意,一高兴就下令喝酒庆祝。鉴于我上次做的“烤全羊”特别好吃,众人一致要求再烤一次,于是我兴高采烈地准备着“烤全羊”所需要的配料,还告诉他们晚上会做一道我最新研究出来的美食……当晚,所有人喝着酒吃着烤羊肉庆贺着此次北上之行的胜利,我则端出了一串串用竹签子串好并炸至金黄的美食……我先不告诉他们是用什么食材做的,让他们先吃吃看……我还递了一串给赵元侃,告诉他这等美食千载难逢,是在大宋皇宫里吃不到的……

众人吃了后都大呼好吃,要求再多炸一些,我说没问题,这食物多吃一些对身体有好处,还有止咳平喘的功效。众人纷纷好奇,问到底是什么?是怎么做的?

我说:“喏,就是大家这几天打死的蝗虫,我做的是油炸蝗虫……”乖乖,还没说完呢,我身后的人已经脸色骤变,开始呕吐起来……

我故意装作没听到,继续说:“油炸蝗虫做法很简单,就是将蝗虫放盆里加盖憋几天,让它们排光粪便,用沸水焯一下,去掉头肢翅内脏……加盐再用文火煮一遍……”这下,我面前的人也开始吐了……

看着他们恶心的样子,我继续煽风点火:“矮油,你们也太弱了吧,这东西鸡鸭鹅吃都是大补的东西,人吃了也是大补啊,还营养丰富!”

可能是赵元侃只吃了一串了缘故吧,他竟然还有心情十万个为什么:“营养丰富是何意?”

我假装天真地眨眨眼睛、故作思考状:“让我想想?营养丰富就是蛋白质丰富,蛋白质吗,你就想想人身体上那些白花花的肉……”最终赵元侃也不淡定了,跑去一边“哇哇”地大吐起来……

好吧,为了逃走,我在烤全羊的配料里放了些独特的“配料”,这“配料”也是我在凤凰谷看的那本《毒经》上的一个方子。《毒经》上的药方千奇百怪,而这个方子是最没有毒性的,吃下去之后如果没有恶心之感就不会发作,一旦有半点恶心的想法就会发作,人在把食物吐出之后就会晕过去,睡一晚之后第二天就会没事儿了。

当所有人都在我面前晕倒后,我吹了声口哨,麻小胖从树梢落到我的肩膀上:“主人,接应的人已经在后门等候。”我看了一眼晕倒的赵元侃,咬咬牙说你我的缘分就到此为止吧……

打开后门,几个黑衣人以凤凰谷特有的手势向我敬礼:“拜见少主”。我赶紧说:“留下二人隐蔽在暗处保护院子里所有人的安全,几个时辰后看他们醒了就赶紧撤,其余人跟我走!”

由于城门已关,我们只能先隐藏在城中某处,等第二天一早城门打开就即刻出城。我和黑衣人骑着马左拐右拐来到一处偏僻的住所,刚打开院门,李继迁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前。我惊讶地问他为何亲自来了,他敲了我一下脑门:“我派去接你的人找不到你,你被耶律休哥通缉的告示贴得到处都是,后来你又杳无音讯、不知死活……好在终于又联系上了,我当然要亲自来了……你看看还有谁来了……”

只见大祭司笑呵呵地从屋内走了出来,不过他刚想与我说话,突然用鼻子闻了闻,对着暗处说:“老三,既然来了,就别躲着了,出来吧!”

从黑暗处走来了诸葛辉,他指着我说:“你个臭丫头,我跟在你后面,倒要看看你到底要去哪里,原来是与我二师兄见面……”

我则目瞪口呆地看着诸葛辉,艾玛千算万算怎么把他给漏算了,我禁不住问他:“你怎么没吃炸蝗虫?”

诸葛辉咂咂嘴说:“吃了啊,你做的美食岂能错过!”

我纳闷地问:“那你就没感觉到恶心?”

诸葛辉不屑地说:“凤凰谷的医书里早就记载了蝗虫又叫蚂蚱,入肺经、肝经、脾经,对身体有好处的,我为何要恶心?”

得,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我设计了很久的“油炸蝗虫”非旦没有“毒”倒诸葛辉,还让诸葛辉和诸葛峰这二个十几年未见的师兄弟意外见了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