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星逃生手册》最后一条,blabla一大堆说明,中心思想只有一个:万般无奈下可打开维度设备、亮出翅膀逃生……

我边跳崖边唾沫星乱喷地骂着,什么“Po破”狗屁逃生手册,对我来说太不实用了,我一没设备二没翅膀,我应该是翼星历史上最最倒霉的翼星人了,跳崖纯属自寻死路。

可是,可是,《翼星逃生手册》倒数第二条又说,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自救!跳崖就是我目前唯一的自救方式!没有翅膀咱创造翅膀也要跳……因为我这几天忙活做的衣服不是一般的衣服,而是……翼装!!

那天我和耶律隆绪来到山顶,我趁着被耶律隆绪搂在怀里的机会测着山顶的风速、计算着利用翼装飞行逃生的可能性,所以这个崖我迟早要跳,只是没想到跳得那么悲壮,跳得那么损失惨重!

虽然我早二刻钟逃离了燕山军营,但架不住耶律休哥的手下能人众多,最终还是被他们追上。为了分散这些人的注意力,我甚至喊来了四十多只乌鸦侍卫帮忙。可恨的是,耶律休哥手下有几个神射手,乌鸦们被射得全部阵亡。

后来耶律休哥追上了我,矮油我这个小人物能被这位大将军亲自“招待”,我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好在小白这次是用尽了全力,十分勇猛地和我一起用人狼协作的武功与耶律休哥对抗了十几招。若是之前小白不对耶律隆绪放水,说不准这套人狼武功还真能打败耶律隆绪,所以那次之后我就一直教训小白:既然你选择了相信耶律隆绪,就要承担随之而来的风险,一定不要退缩。

不过,耶律休哥还是太厉害了!他身材高大、孔武有力、武功精湛,我和小白实在不是他的对手,小白最后已经被打得没有章法了,被耶律休哥一掌打下山崖。我也顾不上去救小白了,只能闷头向最高处的悬崖跑去……

我纵深跳下悬崖,立刻扯开衣服、展开翼装,感受着气流的走向、感受着风的力量,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当我感觉到达安全极限的高度时,我马上扯开了身后的包袱,包袱变成了一顶降落伞,风吹着降落伞慢慢地又将我升上了高空……我甚至还看到了耶律隆绪满脸泪水地趴在悬崖边哭喊着,萧排押死死地拉着他,生怕他和我一起跳崖……

耶律隆绪突然看见我从容地从崖底升上空中,满腔的悲愤顿时化成一脸惊喜,哭中带着笑喊着:“哈哈哈哈……阿舞……阿舞……你没死……”

“妖女果然是妖女,这样你都不死!” 耶律休哥大叫着,从神射手手中抢过弓箭,搭箭弯弓“嗖”地一箭射向了我……

我在风中听见耶律隆绪大喊一声“不要!”、看见他爬起来冲向耶律休哥试图阻止他,但是耶律隆绪还是慢了一步,耶律休哥那一箭直向我射来……虽然风的阻力影响了箭的准头,虽然那箭没有射中我,但是却射中了那顶可怜的降落伞。

那降落伞是我用“家庭同乐日”的剩余布料临时拼凑、偷偷摸摸缝制的,托我这个人都有些岌岌可危,更何况还被射个大窟窿……我的身体瞬间失去平衡又掉了下去,耳边伴随着耶律隆绪更加悲怆的哭喊……

我心里不由地说,“完了,完了,这次恐怕真的要灰飞烟灭了……”怪不得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怪不得师傅和我说一定要离那两个男人的老娘远一些,原来确实会有生命危险啊。我最后都离那个萧太后那么远了,她还能派耶律休哥来杀我,她这是得有多恨我啊!可是,这一切事情的发生真的不由我啊…

不过,就算我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我还是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我拼命地吹着玉笛发着SOS信息,拼命地释放着周身的“神力”,也不知道我遇到危险时所释放的是“五彩霞光”还是“黑彩霞光”,更不知道这周围能有多少鸟儿收到或看到我的信号过来帮我……神话故事里不是有喜鹊搭鹊桥让牛郎织女相会吗?喜鹊搭的桥都能支撑两个人的重量,更何况我还是一个人!难道神话就只是神话……?

虽然我有翼装,但当超过安全极限高度后,我的身体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重重地向地面冲去。当离崖底的地面越来越近时,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然后……感觉自己重重地摔在了……厚厚的鸟背上……

伴随着一声雄壮的雕鸣,我被一只巨大的雕托了起来……

我一声惊呼:“石头,石头,是你吗?是你吗?”

石头扭头看了我一眼,“阿舞,是我啊!怎么样,我帅不帅!”

我大叫着:“石头,你太帅了!看来,君灵白终于把你改造成功了!”我趴在石头的背上,兴奋地“哟吼”地叫着,摸着它厚厚的羽毛,感受着和它一样的俯看大地的感觉……

石头又说:“怎么,几天没见你,就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谁在欺负你,我们一起收拾他!”

石头又一声雕鸣,飞来了一群黑鸟。嘿,这不是之前草原上那群帮我教训耶律隆绪的黑鸟吗!黑鸟之后还有“小二黑”带领的那五十只我派去保护师兄的乌鸦,它们也回来了!

“好嘞!”我一声大叫,“去那个悬崖,帮我收拾耶律休哥,还有射死乌鸦的那帮人!”

当石头带着我飞抵悬崖时,在崖顶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谁都没见过这么大的一只雕……

耶律隆绪看见我趴在巨雕的背上而没有摔死,更是悲喜交加,他嘴着喃喃自语着:“石头……石头……”

看见耶律隆绪那样地为我痛哭流涕、为我真心欢笑,我其实挺感动的,说明他心里真的有我。可是,我与他老娘萧绰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再加上她又派耶律休哥来杀我,我和萧绰的仇是彻底结下了!我不仅损失了四十多只乌鸦手下,而且小白是死是活也不知道,我不能这样放过他们!

我朝着耶律隆绪和萧排押做了个只有他们能看得懂的手势,让他们趴下,然后向鸟儿们发出了指令,“给我狠狠地啄崖顶那帮人,往死里啄!给乌鸦们报仇!”

那群黑鸟加乌鸦刷地一下,冲向悬崖,崖顶顿时大乱,一些靠近崖顶的军士手忙脚乱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还有一些被军士被啄得晕了头,一脚踩空掉下了悬崖……

耶律休哥被几只黑鸟啄着头部,他狼狈地挥舞着手中的弓箭,最后不得不扔掉弓箭护着脑袋趴在了地上,在趴下之前仍不顾一切地大声地喊着:“放箭!放箭!”很快,“嗖,嗖,嗖”的箭声响起,甚至有两只箭还射中了石头的翅膀。石头也恼了,一声雕鸣,让那些黑鸟着重啄那些射箭的兵士,把他们全部啄得掉下了悬崖……

我一看石头的目标太大,再这样下去,恐怕它会再受伤,也怕更多的黑鸟和乌鸦们受伤,于是我下令收兵,让石头驮着我向远处飞去……

在石头背上,我取出贴身放的应急用的纸和炭笔,写着“救小白,送狼山。保重!”想着派哪只鸟给耶律隆绪送信,让他在燕山找找小白。狼在空中的平衡能力都是不错的,小白他爹大白从那么高的决斗崖摔下来都没有死,具有大白基因的小白应该也会有这些本能的。如果小白真的摔死了,那也是它的命,不过,我会替他报仇的。

麻小胖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它落在我的肩头,兴奋地叫着。我对麻小胖说不想派它出马,我怕耶律隆绪又会占它为已有。石头一听就说:“你把字条给那些黑鸟看,他们会在空中摆出造型,让耶律隆绪看到。”

我想着这信息就算让耶律休哥看到了也无关大局了,耶律休哥想杀的是我,若他还想杀小白,耶律隆绪会和他拼命的。

石头驮着我在不知某处的山中空地上降落,它其实是重重地摔在地上的。我这才发现,射中石头的那两只箭还是让石头的右翅膀受了伤,它是竭尽全力地驮着我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我手忙脚乱地替石头拔下翅膀上的箭,又手忙脚乱地撕着衣服衬里的白布替它裹着伤,眼泪更是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最后我趴在石头的胸前嚎啕大哭起来……我跳崖都没哭,可是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的我控制不住情绪了,想把所有的委屈与无奈在这一刻都发泄出来……

我边哭边听石头说着君灵白如何给它做的改造手术……原来,当石头苏醒过来的时候,它接到了乌鸦们送来的SOS信息,它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直接飞了出去……它本应该休息一段时间,等适应了全身的各项机能后再进行远程飞行的,可是它顾不上那么多了,救阿舞的命要紧……

而此时此刻“呜呜”大哭发泄情绪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耶律隆绪。当耶律隆绪看着石头驮着诸葛星舞越飞越远,当他看到那群黑鸟在空中摆出字的造型“救小白,送狼山”,当他看到最后两个字“保重”时,耶律隆绪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他大声地喊着,“阿舞……阿舞……”,任凭“阿舞”的声音在山谷中回响,任凭他哭哑了嗓子,他的阿舞最终还是离他而去了……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突然看到微博上的一只鹰飞跃阿尔卑斯山的震撼视频,石头救阿舞后,阿舞呆在雕背上所看到的景色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https://www.weibo.com/2133463355/HcpukihHk?from=page_100505213346335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