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妖女!母后,阿舞她救了我二次啊,后来又救了萧排押相当于第三次救了我,换来的就是‘她是妖女’的论断,萧家人还真是会忘恩负义!”耶律隆绪冷笑着,“怪不得‘雪山医圣’说萧家人欠他的,原来母后您儿时病重,外祖父用完医圣就要杀人吧?”

“你住口!”萧绰呵斥道,“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不管萧家的前尘往事、孰是孰非……母后若一定要我大婚,我只娶阿舞!”耶律隆绪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萧绰气得一声大吼,“来人,让监视诸葛星舞的人来见哀家!”

一个时辰后,萧绰端坐在她的寝殿、喝着茶听着一个黑衣人的汇报:“太后,诸葛星舞那晚救醒了皇上后,有两个多月时间没有和皇上见面,她一直呆在萧府救治萧排押。后来,皇上跑去拉面馆见了诸葛星舞两次,时间均很短;倒是最后一次他们二人在鸣翠楼呆了一个晚上,皇上三更左右才离开……”

“只见了三次?”萧绰有些不太相信地反问着!

“奴才不敢有任何欺瞒!”黑衣人马上跪地磕着头。

“嗯,你下去吧,继续监视!”萧绰一挥手,黑衣人立刻应声退下了。

萧绰之所以选择相信了黑衣人的话,是因为她不在上京城的这段时间,若皇上和诸葛星舞天天见面的话,菩萨哥肯定又会哭着闹着找她了,哪怕她是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菩萨哥也会不顾一切地跑去阵前告状的!那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萧绰想了一会儿,沉声道:“去,让诸葛星舞来见哀家!”

不过,派出去的人很快回禀说,诸葛星舞不在上京城。不仅萧绰的人未能找到诸葛星舞,而且连耶律隆绪也未能在鸣翠楼找到她……诸葛星舞去哪儿了?

切,我能去哪里?当然是去送师兄啦!鸣翠楼改名鸣萃楼正式开张之日,选的是黄道吉日,宜开市、宜出行,所以就在同一日,我安排了师兄离开上京城。

既然更名后的“鸣萃楼”有萧排押主外、玉芳菲主内,开张庆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就行了,我自然是放心得很!倒是我十分不放心师兄,当然就选择出城送他了,而且我根本也不知道太后要找我的“麻烦”,若是知道的话,估计我会直接和师兄一起回凤凰谷了。

唉,为了让又娘又弱又身兼君灵白“真身”的师兄能平平安安地返回凤凰谷,我这个做师妹的可真是操碎了心!不仅把师傅派来保护我的十几个武功好的凤凰谷族人全部用来保护师兄,而且还派了五十只乌鸦沿途协助石头,随时给我传递消息。

上次为了给杨业传消息,我也派出了五十只乌鸦,鸟儿们的空中侦查能力让我惊讶地发现它们一点儿也不输于千年后的无人机,所以就继续让它们在送师兄回凤凰谷的路上发光发热!

除此之外,我还派了一只乌鸦给李继迁送信,让他安排人手在半路接应一下,以确保师兄百分百的安全。那只乌鸦很快就带来了李继迁的回信,说他的人已经出发,正一路向上京奔来,随时准备和师兄一行相遇。另外,李继迁说,他在中京看中了一处饭馆,饭馆主人想去养老,因为打仗本想贱卖,后来辽国打胜了,又不想贱卖了,正在犹豫中,若我感兴趣的话,可以去谈谈。

于是,我送师兄到了中京郊外,看着他们一行人消失在官道尽头后,我则进城找到了李继迁说的那处饭馆。虽然这家不太大的饭馆不在中京城中最最热闹的区域,但其优势是位于城门口,刚进城的饥肠辘辘赶路人肯定都会看到这家饭馆的。在和饭店主人深谈了一次后,我又加了三万两银子,最终用八万两银子买下了这家饭馆。

我刚要准备回上京,“小二黑”突然送来玉芳菲的“鸡毛信”,说太后和皇上都在找我,问我何时回去?耶律隆绪找我能有什么事情?肯定没啥大事!太后找我能有什么事情?肯定没啥好事!哎哟喂,难道那天晚上的醉酒事件继续发酵,又引发了什么不可控事情?

惹不起我还躲得起吧!我马上给玉芳菲回信,告诉她我准备在中京呆一段时间,因为我刚买了家饭馆要在中京再开一间“夏州拉面”连锁店。若耶律隆绪和萧排押问起我在哪里,就说不知道好了。

我又派“麻小胖”给上京城“夏州拉面”总店的文武掌柜送信,让他们二人赶紧调配人手,到中京城来帮我,顺便把小白也带过来,现在我身边就只剩下这个暂时将就用的“怂货保镖”了。

我先找了间客栈住下,在中京城逛了一天后,着手开始将饭馆改成拉面馆。因为临潢府的拉面馆是我亲手置办起来的,所以装修拉面馆的工作也顺风顺水地进行着。我还抽空写了一些开店经验,把如何选址开店、如何装修的心得记了下来,这样以后凤凰谷的人也可以照此办法继续买店开店。

在上京城的耶律隆绪一开始还气急败坏地让萧排押找阿舞,等萧排押看见玉芳菲表情复杂地说不知道阿舞在哪里后,再结合着“太后派人找诸葛星舞”这事儿一分析,萧排押也猜到了阿舞在躲着这娘俩,于是萧排押装聋作哑地回复皇上说找不到阿舞。

萧排押心里叹了口气,他这个主子哪儿都好,就是太年轻气盛,做事不考虑后果。他那样同太后吵架,太后不找阿舞出气还找谁出气。不过,萧排押倒是也希望他的主子能娶阿舞做皇后,这要比娶菩萨哥强太多了!就看阿舞做生意的那些个奇思妙想,真是一点也不亚于大将军在战场上的战术布局,再加上阿舞的惊人医术,若是她能成为一国之母,定能造福于百姓。唉,只可惜太后看不上她……

而面对着萧排押的装傻回复,耶律隆绪有些哭笑不得!他倒是一点也不生气萧排押心里向着阿舞,他就是惊讶萧排押会主动帮助阿舞躲起来,怎么,他这个皇帝就那么差劲,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你们都不知道是吧?好,朕会有办法知道!”耶律隆绪拍了拍萧排押的肩膀,气哼哼地走了,他就不相信他找不到那个鬼丫头。

很快,耶律隆绪就派出了两拨人手。一拨人手监视“夏州拉面”馆,另一拨“人手”其实就是雪花,让它监视麻小胖。不得不说,耶律隆绪的方法准确有效,监视拉面馆的侍卫很快就汇报说面馆的文武掌柜频频往中京跑,于是耶律隆绪就让雪花跟踪麻小胖,看看这个小麻雀到底飞到了中京城的哪里。

二个月后的一天,当熬夜写了一个晚上“开店心得”的我打着哈欠、蓬头垢面地打开面馆的大门,竟然看见耶律隆绪精神抖擞地站在门口,我有些语无伦次地说:“你……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阿舞,你这家面馆虽然看起来有些小,但贵在位置好,我风尘仆仆地一路骑马从上京到中京,还确实有些饿了,给我做碗面吧!”耶律隆绪自说自话地进了门,大咧咧地坐了下来,四处打量刚刚装修完的面馆。

“店里的大厨和伙计还没有培训完毕,原材料也不全,现在做不了拉面……”我的大脑还处于停摆状态,只是机械地重复着这几天一直说的话。是的,现在的“夏州拉面”已经赫赫有名,中京的老百姓们一看“夏州拉面”要在这里开店了,个个都很兴奋,他们再也不用跑那么远去吃碗拉面了,纷纷前来询问何时能开业,我只能抱歉地解释着,并向他们保证会尽快开张。

“没有拉面,有别的也行,只要是你做的,我都爱吃……”耶律隆绪宠溺地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怎么,这么久没见我,突然看见了,是不是很惊喜?” 耶律隆绪温柔地看着我

切,“惊喜”你个鬼啊,是“惊吓”好吧!我打了个激灵,彻底清醒了过来,“是谁告诉你我在中京的?又是谁告诉你我的地址的?”我揉了揉鼻子问。

“其实我早一个月前就知道你在中京了,没人告诉我你的地址,是我自己想办法发现的。我就是想看看你心里有没有我,看看你何时想回上京?”耶律隆绪气哼哼地说,“不过,貌似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死丫头一点也没有回上京的意思,我就只能主动送上门了,因为我想你了……”

“你想我了?想吃拉面,上京城就有!想吃葱爆羊肉,鸣萃楼就有!你活蹦乱跳的、身体健康,你想我干吗!”我才不相信耶律隆绪的说辞呢,“再说了,我为何不回上京?我还要问你呢,你到底和你母后说了什么?她为何要见我?”我瞪着眼睛问他!

“我母后要我大婚,我说要娶你做皇后……”耶律隆绪抽了抽鼻子,满不在乎地说着。

“什么!”我惊讶地站了起来大叫着,“耶律隆绪,你要害死我啊!”

“阿舞,我们早已拜过堂,其实你也早已是我的皇后了,就是少了一个盛大的婚礼,我会给你补上的。”耶律隆绪也站了起来,伸手握住了我的手。

我挣脱了他的手:“那是假的,好不好,那个拜堂是为了帮你逃出凤凰谷!”

耶律隆绪又重新捉回了我的手:“可是,我当真了……”

我又想抽回我的手,但是耶律隆绪握得紧紧地,怎么抽也抽不出,“你当真了?呵呵,这话说得太假了,你若当真就不会拼着命地爬回决斗崖了……”我用另一只手指着他的心,“你们男人花言巧语的时候,用点儿心,好不好!”

耶律隆绪马上用另一只手捉住我点他心的那只手,顺手将我的双手放在他的心口,急切地说:“我真的是当真的,用的是全部真心,你摸摸看!”

我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再说了,男女双方的结合,也是男女双方背后的两个家族的结合,难道你忘记了吗,你们萧家和我们凤凰谷是有仇的,这个结你能解开吗?”

“怎么?若我能解开,你就能同意做我的皇后吗?”耶律隆绪突然双眼放光地问。

我继续泼着冷水,“就算你能解开,我们之间还隔着另一座大山,那就是你母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