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自己就那么点儿背,一遍遍地推着君灵白、拍着他的脸想唤醒他,可是统统无效。靠,这下倒好,这顿践行宴让君灵白直接无缝转换到了师兄。我一边骂着自己,一边暗下决心要吃一堑长一智,若下次君灵白再来地球,一定坚决杜绝他喝酒。

我看着熟睡着的君灵白,突然想起他醉酒前的异常举动,他嘴里念叨的阿青是谁?难道是君灵青?君灵青不是和大BOSS邳彤君信热恋并准备结婚吗?难道君灵白暗恋着君灵青?我仰头看着鸣翠楼的屋顶,手指不停地敲击着桌子想压抑住心中的狂喊:阿尔法唉,就算你再八卦,也无法用尾巴打探到这种消息的……唉,不知这辈子是否还有机会再和你吹牛了……

远在翼星的阿尔法不知何故地打了个大喷嚏,他也不知谁在“惦记”着他,他只知道自己最近处境堪忧,44号无故的失踪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心情,以至于补考也未通过,被他的同乡“修理”得很惨,而他的那个同乡就是君!灵!武!

他们一开始只是用尾巴联系,他还以为那个同乡是个“古道热肠”的大好人,因为同乡还主动帮忙找来面粉,结果事后他才知道,那位“狡猾”的同乡君灵武是为了把他变成黑翼才接近他的。变黑翼就变黑翼吧,没想到君灵武还把未能让44号变成黑翼的“怨”撒在了他的身上,补考的内容竟然是“44号回到了翼星,也变成了黑翼。44号问他借通行戒指,因为她要补习所落下的课程……”想到自己毫不犹豫地把通行戒指给了44号,阿尔法哀叹自己的弱智,若是44号那么容易就回到翼星,君灵武也不会天天“虐待”他、天天咒骂吃猪食了。

现在的阿尔法正心情忐忑地飞往白翼,因为他接到通知,说是君灵白想见他。等他到了白翼,发现君灵白和君灵武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君灵白在地球醉酒失去意识后,灵魂马上就回到了翼星。他压抑住快要滚出眼眶的热泪,面无表情地发出了一系列指令。这次地球的“灵魂进入”让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事实:44号一定与阿青有关!或许44号是阿青在地球上的孩子,又或许44号就是阿青本人!总之他一定要先保证44号在地球上平安,然后再想办法把她弄回翼星。现在他需要找信任的人做一些事情,然后马上准备在4至5个小时后再次“灵魂进入”探查凤凰谷。若凤凰谷真是翼星在地球的联络站的话,说不准还会留有小型的宇宙飞船,让44号飞回翼星也不是没有可能。

君灵白先是喊来了君灵武,问他在翼星上谁能为44号掏心掏肺地做事情,君灵武自然推荐了阿尔法。当阿尔法得知君灵白在地球找到了44号,高兴异常,拍胸脯保证愿为44号做任何事情。君灵白让阿尔法赶紧查询44号所在的地球时空以及所在年代的100年以内的信息,3小时后要给他看结果,同时君灵白还严令阿尔法要守口如瓶,不能让除他们三人以外的任何人知道44号已经被找到,因为44号是被人陷害才误入地球的,若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详情,44号恐怕永无回翼星的机会。

阿尔法先行离开后,君灵白问君灵武:“红翼那边,你发现什么了?”

君灵武说:“派去监视红翼的人汇报说,红翼和灵山均没有任何异常。”

“还记得那块丑石头吗?” 君灵白调出君如羽上次所放的视频,“石头因为藏在44号身上也去到了地球,石头亲眼所见身穿红衣的女人带着两个人在灵牌下面挖来挖去,说是在‘灵山冢’发现了凤凰石的微弱信号……”

君灵武大惊:“什么?凤凰石在‘灵山冢’,难道是师傅重生了?”

君灵白拍拍君灵武:“你先稍安勿躁,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你现在需要帮我想办法,如何才能在不惊动红翼的情况下,进入到‘灵山冢’探查。”

“那你要干什么?”君灵武禁不住好奇地问

“我要找到‘灵魂进入’时屏蔽磁场信号的办法,我几次三番‘灵魂进入’被弹出,就是因为我所去的地方叫凤凰谷,那里有座磁山……后来44号想办法让我换个地方‘灵魂进入’,我才得以最终在地球上呆了二天……”

“44号现在如何?”君灵武仍禁不住好奇地问

君灵白不由得微微一笑,“那丫头哪能闲得住,她在地球上开了间拉面馆……那面条‘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集色香味于一体,刺激的是味觉、嗅觉和色觉……”君灵白边笑边回忆说,“还别说,真的很好吃……”

君灵武羡慕嫉妒恨地看着君灵白描述,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指着君灵白大叫:“你赶紧想办法把44号弄回来……”

……

与此同时,在地球上也有一位羡慕嫉妒恨的人,那就是耶律隆绪。

自从萧排押揭下了面具,让人知道了他就是鸣翠楼的主人后,萧排押就成了皇宫里的“香饽饽”,来找他要“狼牙”的王公贵族们不计其数,甚至都要到了萧排押他爹萧挞凛的头上,萧挞凛只能以“从不参与儿子的生意”为由让这些人直接找他儿子,而萧排押则以“狼牙”已经全部送完为由打发了他们。但耶律隆绪知道了这件事情后,表情明显不对,萧排押紧急让雪花给我送信,让我赶紧和他主子解释清楚。

于是,耶律隆绪就出现在鸣翠楼顶层的豪华房间里,我则一杯一杯地劝他喝着酒,听我解释缘由。

我说那天在你面前夸下海口,要帮你救萧排押。为了做到这一切,我可是下了大血本哟!要知道,凡是断腿的人,一旦失去了精神力量的支撑,是断然无法重新站立起来的。为了让萧排押忘记身体上的伤痛,我想了各种办法,其中一个办法就是让他帮我做生意……

耶律隆绪放下酒杯,点着我的头说,“不许避重就轻,说清楚,为何这鸣翠楼到了你的手上?”

我嬉皮笑脸地说:“阴差阳错!嘿嘿,一个阴差阳错的机会,我救了鸣翠楼主人和玉芳菲的命,人家为了答谢我,就将鸣翠楼送给我啦……我是个女人,自然不想看到那么多女人在受苦,所以就把这青楼就成了酒楼。你不是说我做的菜好吃吗,以后你就可以在这里经常吃到这些美食了……”

看到耶律隆绪的表情放轻松了些,我又补充说:“我想把这酒楼变成上京城最有名的酒楼,最好是有个人帮我坐镇的,你是皇上,身份自然是不方便的,所以我就拉了萧排押帮忙。萧排押是你的人,我当然不能白用他,就给了他酒楼的三成红利。至于我没让萧排押告诉你,是因为刚刚从青楼变成酒楼,我也不知道是否能成功,倒是没想到那个用‘狼牙’来吸引客官到酒楼吃饭的手段那么受欢迎……所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从怀里掏出一个特大号的“狼牙”说:“这是那只与大白在决斗崖决斗的老狼王的牙,我专门给你留着呢,这是最大的一个狼牙,与你的身份很相配,这世上只此一个哟……”唉,为了哄这个熊孩子开心,为了我在上京城的日子能消停些,我不得不把我最最喜欢的狼牙“奉献”了出来。

果然,耶律隆绪的表情更加舒展起来,“这个狼牙果真是最大的?”

我赶紧回答:“当真,当真,比真金还真。”

“嗯,这还差不多!”耶律隆绪一边从我手里接过“狼牙”挂在了腰上,一边说,“我知道,你为了救萧排押,下了大血本。萧排押救了我,虽然母后已经奖赏他,但是我想给他的更多。不过,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情份,我怕他不愿意接受更多钱财,你以这种方式给他钱财,也算是帮了我的忙。这样也好,等日后你嫁入宫中,这酒楼我会帮你照应着,萧排押摆平不了的事情,我来帮你摆平。阿舞,以后你有什么事情不许再瞒着我!你放心,我会用一辈子来补偿你的……” 耶律隆绪握着我的手温柔地说着……

嗳?这说着说着,肿么又说起我嫁入宫中了,我何时何地同意嫁给她了!我刚想反驳他,但转念一想我花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把他安抚下来,现在又要去撩拨虎须有些不合算,于是赶紧岔开话题说,“既然皇上愿意帮忙,那再好不过,要不你也给这个酒楼题个字吧,我想着顺便就把‘鸣翠楼’改成‘鸣萃楼’,荟萃天下美食的酒楼,音同字不同,你看可好?”

“好!这个‘鸣萃楼’的寓意很好!”耶律隆绪喊来萧排押,让他准备好笔墨纸砚。耶律隆绪之前给面馆题字就写得很好了,没想到经过战争的洗礼,他的书法越来越苍劲有力了。

耶律隆绪写完最后一笔,笑着说,“今天我看到一个奏折,上面写着‘虽宋韩王战前娶西路军主帅潘美八女,但仍未能改变宋军劣势’……我很高兴,今晚我们一定要不醉不归……”

好吧,都说女人是口事心非的,而我也没能逃脱这种“恶俗”,因为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心底某处开始隐隐做痛起来!怎么,他结婚了?那他让葫芦送来贴身玉佩又是何意?心里只有我一人吗?真是可笑,我从何时起又相信他了?

我强掩欢笑地说,“宋韩王是谁啊?”

耶律隆绪饮了一大口酒说,“他就是……他就是……唉,以后你就知道了……总之,你只能嫁给我了……”

我举起酒杯大叫,“我管他什么韩王是谁啊,他结不结婚又与我何干……来!喝酒……庆贺鸣萃楼开张……今晚一定不醉不归……”

我大口大口地喝着酒,终于在猛灌了十几杯后深深地醉倒了!睡梦中我梦到了千年后与元侃的那次隐婚,那晚元侃向我许诺说一定会还我一个盛大的婚礼!

看来,我终究是等不到那个婚礼了,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古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