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君灵白去鸣翠楼之前已经先让“小二黑”给玉芳菲传信,告诉她我晚上会带贵公子去酒楼,让她安排姑娘们一定要服务好,顺便我也要“检查”一下她们的服务流程是否到位。

那晚我为了救赵元侃所唱的曲子,第二天就传遍了鸣翠楼,之后还被她们改编成了各种版本。后来我看她们那们有才华,就让她们再给唐李后主李煜的几首诗都谱成曲子唱,特别是李煜的那首“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的诗被改编成了琵琶加古筝弹唱再加舞蹈,我晚上还要看看她们这个节目演得如何。

而鸣翠楼顶层的那个豪华房间当然也完全开放出来,谁想订那个房间自然是要加银子的,五百两一个晚上绝不打折。不过,我倒是没和君灵白呆在豪华房间里,而是选在了二楼正中间能看见楼下舞台表演的位置。

我和君灵白落座后,姑娘们先后送上了热热的面巾和一些开胃小菜。我和君灵白解释说,吃饭之前先用热毛巾擦擦脸,能刺激胃经打开食欲,因为胃经起始于脸上的承泣穴,之后在脸上还有好几个穴位,这还是一位叫直鲁谷的太医教我的。

我对君灵白感叹说,虽然早到了100年,没有机会遇到钱乙,但却意外遇到了直鲁谷,也算是弥补一些未能见到钱乙的遗憾吧。直鲁谷活到了90多岁,这在人类的古代是相当高寿的,这与他讲究养生是分不开的。要知道在地球人类的历史上,位于东半球的华夏一族对人类身体的研究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能收集这些著名中医的药方或是经验,也是我当初选择到地球做“观察”任务的初衷。

我没有和君灵白说的是,基于直鲁谷的养生理念,我将养生饮食也加入到鸣翠楼的食谱当中。我还顺便教了姑娘们一些面诊方法,比如凡是有酒糟鼻的都是脾胃有湿热的,要少吃辛辣油腻的东西。至于如何规劝客官吃正确的食物、让他们吃得好吃得舒服就要看姑娘们的本事了。

君灵白问我为何对这个酒楼的事情那么熟悉,我哈哈一笑说因为我救了这个酒楼主人的命,和酒楼主人成了好朋友,顺便教了酒楼大厨一些制作美食的方法。我自然不能和君灵白实话实说,要是让他知道我才是这个酒楼的真正老板,还不知道要换来多少教训。

这不,你看,我还没继续往下说呢,君灵白就又开始絮叨了,“44号,我再和你重申一遍,你只能观察,不能改变历史,就算是饮食也不行。”

“师傅,地球上的人类研究制作美食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就拿拉面来说,它真正起源于唐代,有史料记载的是清代,虽然在翼星系统中没有宋代拉面的记录,但不见得就是不存在的啊……再说了,地球上从古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师傅,你好不容易来地球一次又要马上走了,我想做些好吃的让你不要忘记地球上还有一个被抛弃的徒弟,可你却总是训我……”我噘着嘴向君灵白抱怨着,却发现君灵白的神情一下子变了,他放下筷子一杯一杯地喝起酒来,没喝几杯就喝醉了,之后竟然还拉着我的手说:“阿青,阿青,是你吗?你到底去哪里了……”哎呦喂,原来无情无爱的君灵白心里还藏着一个人,阿青又是谁?

我还没来得及再八卦地想下去呢,一楼传来鼎沸的吵闹声,那该死的耶律狗儿带着一群手下又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玉芳菲,你给老子滚出来……你不给老子解释清楚,老子今天就拆了鸣翠楼……”

耶律狗儿有段时间没出现在鸣翠楼了,据说他那个老爹耶律斜轸看到太后让耶律隆绪去战场上历练,也照样学样地把耶律狗儿带在身边,至于狗儿是否参与了战斗我不知道,但是自从他回到了上京城后,我就派了只乌鸦监视着他,稍有异动,玉芳菲就能知道。

果然,玉芳菲袅袅地出现在一楼,面对狂暴而危险的耶律狗儿,她一改之前的唯唯诺诺的讨好模样、不卑不亢地说:“狗儿大人今晚来鸣翠楼,不知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臭婊子,说,是不是你下的毒!”耶律狗儿指着玉芳菲大骂。

“哟!”玉芳菲冷笑着说,“狗儿大人,你已经有好久不来鸣翠楼了,你说说我一弱女子在何时何地给你下毒啊?你可不能血口喷人!”

“哼!何时何地?就在老子去军营的前一夜,老子可是在鸣翠楼喝的酒……之后老子在军营里被管着“素”了两个月,现在想碰女人却碰不了了……”

“你是指鸣翠楼被改成了酒楼吗,这可是我家主子的指令,和我无关……”玉芳菲一摔袖子恨恨地说

“我不是指鸣翠楼不再是青楼了,而是指……而是指……总之,一定是你这个臭婊子下的毒,来人,给老子砸了这鸣翠楼……”

耶律狗儿一声令下,就有两个手下冲了出来,还未冲出几步,就听见“噗”“噗”两声,两个手下均中箭倒地,只见顶楼出现一个戴面具的男子,手持大弓,气势威严地站在那里,“耶律狗儿,谁给你的胆子在鸣翠楼撒野的!”

众人均知鸣翠楼有个戴面具的主子,但他长什么样谁都不知道。这位主子边下楼边将声音传遍满楼,“敢在鸣翠楼撒野的,结局就是一个死字,哪怕你是耶律狗儿……”

“这么说,你就是鸣翠楼的主人了!你胆子不小啊,竟敢对我如此说话,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耶律狗儿叫嚣着

“我自然知道你是谁!你没有任何证据就来此撒野,将你不能人道的原因赖在鸣翠楼身上,以后谁还敢来鸣翠楼喝酒了!”

酒楼里顿时“轰”地一声炸了锅,所有在酒楼里的吃瓜群众终于听明白了,原来耶律狗儿所说的“不能碰女人”是那个意思。

耶律狗儿脸憋得通红,这种丢人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这个鸣翠楼的主人怎么会知道,“你,你到底是谁?”

“哼,我到底是谁?我知道的事情很多,我还知道你在军营里玩过几个女人,并非像你说得那样“素”得很!我还知道若不是耶律斜轸大发雷霆严令你不许再碰女人,你要玩的女人还要再翻倍。所以说,你不能人道怪不了别人,只能怪你自己……”

“你,你到底是谁?”耶律狗儿惊讶万分地指着戴着面具的主人,已经语无伦次了。

“好,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是谁……”鸣翠楼主人摘下了面具,露出了萧排押那张冷静而严肃的脸……

是的,为了能让“升级”为高档酒楼的鸣翠楼在上京城站稳脚跟,必须得有一个对辽国皇室贵族们十分熟悉的人坐镇!刚好那段时间我在陪着萧排押康复,为了让他“全面”地忘记身体上的伤痛,我不仅让他练习蹴鞠、教我武功,还拉着他一起“做生意”。

萧家人为了感谢我让萧排押那么快地恢复过来,本来是想给我治病银子的,被我拒绝了,我说还需要萧排押帮我坐镇“鸣翠楼”。萧家人一看是“开酒楼”而不是“开青楼”,不仅能让萧排押尽快忘记断腿的伤痛,每年还有三成的红利银子,全家人自然也没有阻拦,还嘱咐他要好好地帮我的忙。于是,那个戴面具的主人就变成了萧排押……不过,我嘱咐萧排押先不要和耶律隆绪说这事儿,我自会找个适当的时机和他说的……

萧排押之所以知道了耶律狗儿不能人道的事儿,是因为耶律斜轸跑到太后面前哭诉说,直鲁谷对他儿子的病无能为力,他求太后让上次救皇上命的那位高人也来看看他儿子的病,他耶律斜轸这一脉不能无后啊……而直鲁谷之所以没有将我介绍给耶律斜轸,一是因为我提前和直鲁谷打了招呼,耶律狗儿几次三番到我的面馆闹事儿,凡是耶律狗儿家的病患我一概不治;二是因为他对耶律狗儿的胡作非为也早有耳闻,他认为过度房事必定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神仙也没办法治。

耶律隆绪那天被太后急急叫走,也是因为这事儿。他一听耶律斜轸的哭诉气得脸都绿了,让阿舞去医治那个没用东西的子孙根,他是坚决不允许的!于是耶律隆绪以“那位高人不擅长医治男人这种病”为由把耶律斜轸打发了,而萧排押刚好陪在耶律隆绪身旁。
……

耶律狗儿一看鸣翠楼主人竟然是萧排押,憋红的脸又转白,这位刚刚因为救主而升官的萧排押现在正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天天陪在皇上身边,自然会知道他的事情。

“萧排押,你给老子等着……”耶律狗儿咬牙切齿地说着,恨恨地带着手下和尸体走了。

“各位客官继续吃好喝好啊,让大家受惊了!今晚给大家加演节目,让各位欣赏一下鸣翠楼的最新歌舞……”萧排押说完,目光朝我这儿看过来,还朝我眨了下眼睛……

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还别说,萧排押今晚的表现让我十分满意!

不过,笑过之后的我又发现一个“严重”问题,醉酒的君灵白现在正趴在桌子上,已经没有了意识,这是不是就说明君灵白已经自动退出了“灵魂进入”系统?本想让君灵白再多吃些地球上的美食,让他不要忘记我,没想到我却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