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取来了金创药和药膏,准备给葫芦处理脸上和身上的伤。看见葫芦在那里抽抽搭搭地哭,轻轻踢了他一脚,“被凑得很疼?”

“不是,我是心里疼……为我家主子心疼!”葫芦抽泣着说。

“噢?怎么,你家主子把杨业的血书和玉佩给了你们皇帝,皇帝迁怒于他了?”我一边给葫芦涂药一边八卦地问

“哼,何止迁怒,皇上从来也没把他放在心上!别看我家主子是三皇子,他的处境一直就很艰难。皇上之前喜欢大皇子,后来大皇子疯了,我家主子为了救大皇子,惹怒了皇上,结果皇上开始喜欢二皇子,二皇子很会专营,为了讨好皇上,他先是上书坚决支持北伐,等北伐失败了又上书说失败的原因和皇上无关、哄皇上开心。而我家主子呢,先是强烈反对北伐,后来又……又……惹得皇上大怒,让他在家闭门思过,可我家主子却偷偷离开了汴梁,跑去了军营,就算后来我家主子拿到了杨业的血书,那又怎样!反而成了皇上心中的一根刺……”

我听葫芦不忿地说着赵元侃的事儿,安慰他说:“唐李后主李煜有句诗,其中一句就是‘奈何生在帝王家’,既然没得选择,生在了帝王家,天生有了呼风唤雨的权利,那就要承担相应的苦难。人这一生都是平衡的,有得就有失,谁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最最重要的就是要寻找出一条适合自己的人生道路……而你家主子是王爷,他的人生道路必定会是如履薄冰,所以他决不能依赖任何人,这就是生在帝王家的无奈……”

葫芦呆呆着听着我说着这些人生道理,喃喃地说:“还是掌柜你会安慰人,要是你在我家主子身边就好了……”

我拍了拍葫芦的肩膀说:“我可没空陪你家主子,我现在的人生目标是开面馆、挣银子!你们大宋就是有钱啊,你家主子出手也很大方,很不错,以后有啥事尽管说,我能帮的一定会帮。对了,你的内伤怎么样了?上次光顾着想办法救杨业了……”

“我的内伤已经完全好了!”葫芦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把手腕伸到了我的面前。

我给他号着脉,“你这内伤还有二成未愈,看来你一定没有好好休息,这样吧,你晚二天再走,我给你和你家主子做些药丸带着。以后你也不要这样跑来跑去,太辛苦了,我选只乌鸦给你家主子,他若有事可以让乌鸦传信。千万别小瞧乌鸦,它可是鸟中最聪明的!”

我开了二个方子,让葫芦先去买药,买回来后把这些药依次处理一遍,该泡的泡,该切的切。我嘱咐他一定要走大门,不许再爬墙头了。

之后,我马不停蹄地赶回到宅院,走进我的房间,看到君灵白正在桌子上画着什么,石头和小白则是乖乖地呆在一旁,看这两个家伙一动也不敢动“怂样”,心里不由得觉得好笑。

我凑到君灵白跟前一看,矮油,这还不到两个时辰,一幅如何改造石头翅膀“大图”已经初具规模,上面详细标注着各种参数、注解和操作说明。我看着专心画图的君灵白,不由得想他若是在千年后的地球,绝对会是理工科的学霸,还超有颜值,准会迷倒一批小姑娘。

“怎么,你心里又在编排我什么?”虽然君灵白仍在低头画着图,但是他的第六感已经准确地“捕捉”到了我的目光。

我嘿嘿一笑,“我哪敢,师傅,我在想,你明天走后,师兄看到这幅图会是什么表情……”

“师兄?他能看懂这图吗?”君灵白用不屑的表情来向我表达这样一个意思:就算让师兄看到这图,他也看不懂,也不用担心会改变什么历史。

“师傅,你有所不知啊,你所‘灵魂进入’的这具身体的主人,他可是鲁班的后人,精于制作各种机械器具,那种融于血脉里的灵巧和聪慧相当神奇,我只须稍加点拨,他就能创造奇迹。”那我的意思也很明白,如果君灵白又看到什么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那可是师兄自己研制出来的,和我无关哈。

“嗯,那你就藏好这个图纸,尽量不要让他看到。没想到,你给他那么高的评价!”君灵白画完了最后一笔,抬头看着我。

“师傅,我给他那么高的评价,其实也是给你的啊。师傅你也是来自地球吗?师兄是你的前世吗?”我又开始八卦起来。

“自从我在翼星诞生,前尘往事全部忘记,我也不知道我来自哪个星球。至于为何在地球上会有一个和我的DNA相匹配的人,我也很好奇,等我有空会查一查。翼星的灵山是个神奇的地方,特别是里面的‘灵山冢’,吸收着宇宙的精华,掌控着翼星人的重生……”

突然,君灵白想起来什么,把石头拽到跟前,“你说看到红翼的人在灵山中心挖东西,你为什么会在灵山中心?‘灵山冢’未经允许谁都不可以进入的,包括有生命的石头。”

面对君灵白的质问,石头吓得又藏在我的身后,弱弱地说:“我不知道什么是‘灵山冢’,我只知道我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在灵山中心了,那里是我的栖身之地。那天我看见那个身穿红衣的女人说在那里发现了什么凤凰石的微弱信号,她带着两个人在那些灵牌下面挖来挖去……”

君灵白一听,顿时怒气满面,“哼,就算君如羽胆大包天,但如果没有君灵雀的授意,她也不敢如此……”

唉,一看我的这个翼星师傅满脸怒气,我就知道他和我的地球师傅一样,面对一些爱耍阴谋诡计的人没有太多的“智斗”经验,“师傅,你如果要用这种表情去质问君如羽,她一定会问你要证据的,而你现在唯一的证人就是石头,可是你又无法带回翼星去指证她。”

“哼,那你说要怎么办?”君灵白这时虽然又恢复了一脸平静,但我能仍感受他周身爆发出的愤怒的气场。

“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只能先暂时按兵不动,然后再暗中寻找证据……不过,说起凤凰石,我倒是突然想起来,我凤凰谷的师傅喜怒无常的时候,总是指着我大叫:‘哎呀,我的凤凰石,我的凤凰石’,这凤凰谷的‘凤凰石’会不会和翼星的‘凤凰石’有什么关联?”

君灵白摇摇头说:“如果翼星的‘凤凰石’在地球,翼星的系统里应该会有显示的!”突然,他又眼睛一亮说,“等等,等等……既然‘灵魂进入’会受到凤凰谷磁场的影响,那翼星‘凤凰石’在地球的信号会不会也受到了磁场的影响,未能被翼星系统采集到?……看来我必须要去凤凰谷去打探打探了……下次“灵魂进入”的时候,只要想办法屏蔽掉磁场的干扰,我就能在凤凰谷至少呆上二天半……”

君灵白兴奋地看着我,虽然他接下来未说一句话,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师傅,你放心,我会尽快安排师兄赶回凤凰谷。你退出系统后,赶紧找找屏蔽磁场的办法。从上京到凤凰谷大约要二个月时间,你算好时间即可再次进入。我会让石头送师兄回凤凰谷,若你能成功进入凤凰谷再想办法改造石头吧,那张图纸我就藏在石头身上……”

君灵白拍了拍我的肩膀:“44号,此次来地球,我很高兴看到你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在积极地想办法去自救,其实你已经无意中开始了在地球上的‘观察’任务。接下来的这点时间,我再给你补补课,你失踪后,我又给新学员们讲了在各个星球执行‘观察’任务时如何去收集天气、战争、经济、人文等各种信息……”

君灵白给我传授的知识让我受益匪浅,这是一种高维度文明对于低维度文明的宏观研究,对我特别有帮助,尤其是有关经济方面的知识,他举例说别看“雍熙北伐”宋国大败,但这个时期宋辽之间的贸易交流占主导的还是宋国。辽国的五京就算有大批往来于世界各地的客商,但总体而言,辽国的市场经济远不如宋国。辽国向宋国输出的不过就是战马、北珠之类的东西,而宋国向辽国输出的却是粮食、茶叶、药品、书籍、瓷器……而这些买卖都是用宋钱交易的,宋国的商人拥有定价权……啧啧,怪不得赵元侃出手那么大方,原来他们赵家有雄厚的财力支持啊……

“师傅,那这么说,要想挣大钱,还是要把生意开到汴梁,是吧?”我嬉皮笑脸地说

“你要挣那么多钱干什么?”君灵白敲了一下我的脑袋

“保护凤凰谷啊!”我跳了起来,“师傅,现在凤凰谷外就一只人马,还是八百年传承下来的拓跋一族,这二年和宋国打仗,仅剩下二三千人了……若凤凰谷真是翼星在地球的联络站的话,一旦辽国或是宋国知道了那里有铁矿,那就一定需要至少十万人马来保护……所以我必须要多多挣钱!”

“嗯,你唯一需要做到的就是不能改变历史,知道吗,不应该在这个时代出现的技术一定不能出现!比如说,现在是冷兵器时代……”君灵白严肃地说。

“放心,师傅,什么枪啊、炮啊之类的,我会统统烂在肚子里……”我讨好地说,“师傅,你忙了一整天了,饿了吧,晚上我再继续请你吃别的美食,我给你做几道拿手菜,算是我给你践行……”

晚上,我带着君灵白来到了鸣翠楼,想让他感受一下上京城内最顶尖的高档美食加高档服务。其实在筹备临潢府拉面馆开业的那段时间,我和玉芳菲商量了一下,把鸣翠楼从青楼改成了卖艺不卖身的高档酒楼,这样一是给那些已经得了性病的姑娘们治病时间,二是杜绝了她们再次得性病的可能,既然她们在为我打工,我就不能让她们再受苦难。要挣钱的方式很多,与其靠“卖肉”,不如靠卖“高档美食”外加只有皇家才能享受的高档服务,我的目标是打造上京城乃至整个辽国的集饮食、养生、服务、娱乐为一体的潮流新时尚。

为了让这股潮流新时尚“师出有名”,我还让上京城内刮起一阵“狼牙”风。在师兄此次上京之行所携带的物资当中,有狼王大白给我收集的一批狼牙,我用五只羊和它交换的。之前我曾专门传信给大白,若是它们狼族有狼死亡,就帮我把狼牙留着。然后,我又让巧手的师兄用银子把狼牙装饰了一下,做成能佩戴在身上的饰物。凡是一次性在鸣翠楼消费一万两银子以上的客官,均赠送一只狼牙,下次来鸣翠楼消费,可以凭狼牙打九折。一时间,上京城内的贵族们纷纷以能拥有“狼牙”饰物为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