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排押“满血复活”那天,天气同样是阳光灿烂的,地点则是在皇旗飘飘、鼓声降隆隆的校场。

话说萧绰指派给耶律隆绪的御前侍卫共有二千人,这二千人每一年都会进行一次“大比武”,前二百名会成为耶律隆绪的贴身侍卫,跟在皇帝身边走南闯北,有些在明,有些在暗,武力相当彪悍。这些贴身侍卫若有人受伤或死亡,则再通过“大比武”的方式来补充。

这二千人的主管之前一直是萧排押,萧排押断腿后,耶律隆绪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而众人均知这次“大比武”的第一名将会取代萧排押的位置,故所有人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萧排押在康复的这二个月期间,我让萧父萧挞凛给耶律隆绪代话说:诸葛星舞正在帮忙萧排押全面恢复,萧排押康复后自然会与他见面,诸葛星舞说若皇上想看到惊喜,就最好不要打扰他们。从那以后,耶律隆绪还就真的一次也没来萧府,也没单独见我,他怕给萧排押造成心理压力,也想让我给萧排押最好的治疗。

耶律隆绪在直鲁谷的中药加食疗的调理下,身体恢复得不错。经历过这次战败与吐血心痛的洗礼,耶律隆绪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就象一只褪去了身上的绒毛的雏鹰,不再嗷嗷待哺,而是在耐心等待羽翼丰满的那一刻。他眼神锐利地看着面前的十位通过淘汰赛晋级的侍卫,大喊一声:“比武开始!”转身坐在了龙椅上,看着十个侍卫一个接一个地被淘汰出局。

当最后一个侍卫站在耶律隆绪面前时,耶律隆绪突然看到校场上飞驰而来一匹战马,马上坐着一位戴着面具、同样穿着御前侍卫服饰的男人。战马转瞬而至,那男人从马上跳下,走到耶律隆绪面前,单膝跪地道:“皇上,可否让我挑战第一名?”

耶律隆绪“嚯”地一下子人龙椅上站起来,虽然面具遮住了那人的模样,但声音还是熟悉的,耶律隆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面无表情地说:“准!”

只见那男人站起身,抽出了腰间长剑,同第一名打了起来,在刀光剑影中,二人对打了几十招,突然那男人瞅准对方的一个漏洞,抬起左脚,将第一名侍卫踹出了场外。在满场的叫好声中,那男人摘下了面具,露出了萧排押神采奕奕的面庞……

“萧大人?萧大人!”
“这不是萧大人吗?”
“萧大人的腿好了?”
……

众侍卫一窝蜂地涌到萧排押身边,激动地拍着萧排押的肩膀……虽然那第一名侍卫终是因为之前同无数人对打早已体力透支而败下阵来,但是萧排押在御前侍卫中的威望极高,若不是他断了腿,谁也无法取代他的位置。现在他又重新回来了,无论骑马走路,还是舞剑对打,和断腿前都一模一样,就算萧排押有些胜之不武,那又怎样!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众人闪出了一条路,耶律隆绪满眼泪光地出现在萧排押面前,刚说了一句:“排押,你回来了,朕很高兴!”萧排押马上单膝跪地、朝耶律隆绪拱手道:“多谢皇上找来神医,让排押重获新生。皇上待吾等如兄弟、不离不弃,吾等此生必赴汤蹈火、忠心不二!”

“刷”的一声,只见所有侍卫均单膝跪地,齐声向朝耶律隆绪拱手道:“吾等此生必赴汤蹈火、忠心不二!” 耶律隆绪看着眼前齐压压跪在地上的侍卫们,突然特别想念阿舞,他知道,如果没有阿舞的帮助,他是无法完完全全收复眼前这些侍卫们的心的,他要的是绝对的忠诚,是忠于他自己的,而不是忠于母后的。

正在临潢府酒楼里给来自凤凰谷和山戎部的那些人培训的我自然是不知道校场上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萧排押用左腿打败了别人。不过,萧排押的“左腿”确实轻便灵活、结实好用,那还是师兄的杰作。

是的,以师兄为首的凤凰谷和山戎部的近百人已经来到了上京城。原本他们要用二个月时间到达,结果竟然快了半个月,原因是师兄莫名其妙地晕了一天,之后又象常人一样该干啥干啥,随行人等担心得很,怕师兄再次出现意外,只好快马加鞭赶到上京城,因为只要见到了少主,师兄再有啥怪病他们也不怕了。

他们这一行人是由石头带路的,在离临潢府还十公里的时候,石头派“小二黑”再次找到了我。

“小二黑”是乌鸦王派给我的助手,我在石头出发回草原之前,就已经同乌鸦王见了面,双方相谈甚欢。乌鸦王很大方,不仅给帮我传信的小鸟们每鸟配备了二个乌鸦护卫,还专门给我留了一百只乌鸦,让我随意使用。我自然不会亏待乌鸦一族的,向乌鸦王保证它们一族会有充足的食物繁衍生息,即便是在冬天也是如此。而“小二黑”就是这些乌鸦的小头目,在石头离开我回凤凰谷期间,负责石头与我之间的联络。

接到了“小二黑”传递来的“师兄一行离临潢府还有十公里”消息后,我在“小二黑”的带领下快马加鞭赶到了那里,终于见到了师兄。

师兄还是娘娘的欠揍模样!在给他号脉后,我向他解释说昏倒只是一时的水土不服,没啥大问题。其实我心里明白,那次晕倒一定是君灵白“灵魂进入”了师兄的身体。前几次由于君灵白“灵魂进入”的时间都很短,所以师兄晕的时间也很短,而这次竟然晕了一天,说明君灵白也“灵魂进入”了一天,他应该是用这一天的时间了解了他所处的位置,也一定是问了多久才能见到我,相信君灵白一定算好了下次“灵魂进入”的时间。

想到我很快就能再次见到君灵白了,心中不由得充满了期待!

师兄来到上京城后,我就让他住在那处赵元侃送我的宅院里。我一直在陪着萧排押康复,没时间理师兄,师兄就在我的房间里乱翻,看见我画的假肢图纸,特别感兴趣。师兄之前一直是给小白做假肢,狼腿能有多长啊,他感觉太不过瘾了,现在能给人做假肢,让师兄心花怒放、干劲十足。

萧排押之前请匠人做的假肢,木头的太不结实、铁的又太重,一直都没有特别合适的。所以,当我拿着师兄做好的假肢让他试戴后,萧排押如获至宝。不过,我要萧排押指天发誓,决不能向任何人透露这个假肢是何人所造。若是耶律隆绪问起,只须说是我画的图纸、我找高人做的即可。当然了,我自然也不会告诉萧排押这个假肢中最最重要的部分是由钢做的。

师兄带来的那批人,我先让他们呆在临潢府酒楼几天。刚好那里刚装修完毕,容纳一百多人没有问题,他们即将成为“夏州拉面”连锁经营的主力,我需要给他们进行全面培训。有了这些人,我终于不用一天到晚“绑”在拉面馆里了,就算哪一天我回到凤凰谷,“夏州拉面”也能按照“经营手册”中的运营方式遍地开花的。

在这本我花了好几个通宵熬夜写成的“夏州拉面”连锁经营手册里,我详细向他们说明了“夏州拉面”连锁店经营方式。其实“夏州拉面”拉面技术和辣椒油制作并不难学,它的最最精华部分是在牛肉面汤和牛肉上,牛肉面汤有秘方、牛肉质量有好坏,这二个都需要经验和传承的,故需要有两位掌柜,一个文掌柜,一个武掌柜。文掌柜由凤凰谷的人担任,师傅给我派的人都是懂得草药的,我要教他们如何将20多种配料搭配在一起做成即鲜又清的牛肉面汤;武掌柜由山戎部的人担任,大祭司帮我挑的都是会养牛羊的人,当拉面需求量大时,等山戎部送牛羊倒不如自己会养牛羊,或者在当地买牛羊,牛羊肉的质量好坏山戎部的人知道得一清二楚。另外,文掌柜负责美食烹饪,武掌柜负责拉面制作,文武之道,一张一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完美配合。

而在我忙着萧排押康复和培训人员的这两个月,宋辽之间的战争也如火如荼地打着。一开始曹彬率领的东路宋军连败辽军,一直深入辽国腹地,打到了涿州。辽军接连打败仗的消息根本都不用我刻意去打听,在面馆都能听到食客们在议论,纷纷担心再这样败下去,上京城会不保。

记得千年后我曾陪着元侃看有关二战的记录片,元侃和我说德军失利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战线拉得过长、补给跟不上,就算我那点古代军事知识还是李继迁教的,我也有种担心,若宋军战线拉得过长,一旦粮草跟不上就会陷入被动局面。果不其然,之后就得到消息说萧绰亲披戎装上阵,一面让韩德让率兵在正面与曹彬对阵,一面让耶律休哥包抄宋军后路,阻断水源粮道,致使东路宋军大败。

萧绰腾出兵力后,又迅速向中路和西路宋军发起进攻。结果,田重进率领的中路宋军不战而退,只剩下潘美和杨业率领的西路宋军孤悬敌后,形势危急。

当我站在院子里看着玉芳菲让“小二黑”给我传来的这些消息时,我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场战争打到这里,我这个吃瓜群众就只有扼腕叹息的份了。我不得不佩服韩德让,我绝对相信辽军一开始装失败吸引东路宋军深入辽国腹地、再断其粮道的主意是韩德让出的。若宋军将领心齐一些或许还有反败为胜的可能,可惜中路军又不战而退,西路宋军能支撑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掌柜!”突然,葫芦的一张脸从墙头冒出。我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的眼花了,等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时,葫芦的整个人就呈现在我眼前。好吧,这个宅院以前是他主子的,他不走大门从后院翻墙而进……我先暂时忍了!

“葫芦,你怎么来了?”我诧异地问到。

“主子让我给你问好!”葫芦“打死我也不说”的毛病有些改进,貌似我可以和他进行一问一答的环节了。

“就只是向我问好?”我可不相信赵元侃有那么想我。

“主子让我送来这个……”葫芦撕开怀里的一处衣服夹层,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我。我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张五十万两的银票。

“你家主子这是何意?”我问葫芦。

“主子什么也没说,只是说,掌柜你看到这个,就知道他的意思……”葫芦挠头道。

说实话,我还真猜出赵元侃的用意了,问葫芦只是确认一下我的猜测而已。

赵元侃是想买我手里的情报!啧啧,这大宋皇子就是有钱啊,一出手就是五十万两。不过,他现在想要情报,是不是太晚了啊?他早干嘛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