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上京寒意已很重,“夏州拉面”面馆里座满了人,小二端着个大托盘高声叫道:“几位客官,面来了!这是你的毛细……这是你的大宽……”,小二把托盘里放着几碗面一碗碗地端到客人面前,“趁热吃,拉面趁热吃才吃到韧劲。”小二热情地介绍着。

“唉,我说小二,你们门口那个牌子真是皇帝赐字?”有个客人问。

“这还能有假吗!”小二自豪地说,“我和你们说啊……”小二故意环绕了一下四周说:“皇上去年到昆仑雪山的事情,你们知道吧?”

“不知道啊,讲讲,快讲讲!”其中一人好奇地催着小二继续说。

小二用貌似压低、其实很大的声音说:“皇上去昆仑雪山,遇到了狼群,狼王半人多高,十分凶猛。皇上在与狼王搏斗的过程中受了伤,幸亏遇到了‘雪山医圣’,他老人家不仅治好了皇上的伤,还让徒弟天天给他做面条吃……”小二指着桌上的那碗面条说:“吃的就是这拉面,光是汤就用了牛肉外加三十多种中药调配熬制,一碗下肚四体通泰、活血化瘀,皇上的伤不出一个月就好了。皇上说此等好面只一人吃太可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要让百姓们都吃到,所以就给赐字了……”

“小二,你这是编故事吧?”又有另一人叫道。

小二更大声的叫道:“哎哟,客官,我哪敢!皇上伤好后又和狼王打了一架,降服了狼王,难道你们没发现皇上身边有只雪狼吗,那就是狼王之子……”

众人听完都在窃窃私语,甚至还传来了“那只雪狼我还真见过,现在好象是在驿站……”的声音,坐在二楼雅间的一位衣着讲究的男人将楼下的对话听了个仔仔细细后,喊了一声:“小二,结账!”

另一位小二蹬蹬跑上楼来,客气地说:“客官,总共纹银十两。”

那男人说:“小二,这‘夏州拉面’味道极好,酱牛肉甚至比拉面还见功力,能否请厨子出来一见?”

小二忙说:“这位客官,最近一段时间想见厨子的人太多了,我们掌柜说了,如果客官感觉鸡蛋好吃,何必一定要见见那只下蛋的母鸡呢!”

那男人一听,哈哈大笑起来:“有趣有趣,你们掌柜也是个有见识的,那就请掌柜一见。”

小二又说:“我们掌柜说,如果客官真的喜欢吃‘夏州拉面’,无须见厨子也无须见他,只须向亲朋好友广而告之,让他们都来吃,那就是对‘夏州拉面’的最大褒奖了。不过,我们掌柜倒是还说,如果客官是对‘夏州拉面’的生意感兴趣,倒是可以一见,因为他正在诚招加盟,而且非诚勿扰……”

一个时辰后,一辆四匹马拉的低调奢华的马车停在驿站,那男人刚走下马车,就看见两人气冲冲地从驿站走出,其中一人边走边说,“这简直就是抢钱,10万两银子,也亏他敢喊出口!”

那男人带着两个随从走入驿站,看见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在给一只雪狼喂食,其中一个随从拱手问:“这位兄台,听说‘夏州拉面’掌柜正在诚招加盟,请问可否与掌柜一谈?”

那个年轻的男人,就是女扮男装的我,看见眼前的三人,明显是一个主人带着二个随从,而这位主人有着契丹人高大的身材,又有着汉人儒雅的气质,一眼就能看出非寻常百姓。我客气地朝他拱手,说:“在下诸葛星舞,正是‘夏州拉面’的掌柜,请问阁下是?”

那人朝我一拱手:“噢?你就是掌柜?好年轻!敝人韩德让……”

这名字怎么那么耳熟?哈,想起来了,李继迁曾说过这个人,是太后萧绰身边的得力助手,他目前的职位如果放到现代的话,相当于是辽国中央警卫局的“一把手”,全面负责辽国皇室的保安。

我赶紧再次拱手,“原来是韩大人,久仰久仰!快请进!”我客气地将他引入室内入座。

室内温暖如春,桌上的红泥小火炉上正烧开了一壶水,我冲好了普洱茶又加了些枸杞,端到韩德让面前,“天气寒冷,韩大人尝尝这普洱茶,秋冬喝刚好,不伤脾胃;我还放了些枸杞,能让韩大人舒肝明目、精力充沛。”

韩德让喝了一口茶,说:“看来诸葛小弟颇懂饮食之道啊,连喝个茶都那么多讲究,怪不得能把‘夏州拉面’做得那么好吃。”

我微微一笑说:“多谢韩大人夸奖。不知大人前来,可是为加盟一事?”

韩德让说:“正是!还请诸葛小弟说明一二。”

我看了他一眼说:“加盟费十万两!”然后停了下来,看他的反应。如果他也象前两个人那样听到十万两就跳起来的话,我想就没必要谈下去了。

韩德让低头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说:“嗯,继续!”

我心里暗赞了一声,继续说道:“‘夏州拉面’采用的是连锁店经营方式,即所有店统一商号、统一进货、统一价格、统一经营形式。加盟店需要先交给总店五万两入门费,外加每年一万两管理费,第一阶段先加盟五年。”

韩德让低头想了一会儿说:“我在‘夏州拉面’坐了一会儿,估计你们一天能卖一千碗拉面吧,一碗拉面100个铜钱,一天能进帐100两银子,一年最多能进帐三万六千两。”

我眼睛一亮,说:“原来韩大人还是做生意的高手,吃碗面就能大致估算出我的进帐银子,真是厉害。不过,大人是否注意到我店里的装修设计?

韩德让沉思说:“装修设计?这个说法第一次听到,难道你说的是店内那一圈沿着墙壁打置的桌椅?”

我赞叹道:“正是,韩大人目光如炬啊,那圈桌椅能增加拉面的流水量。试想一般人吃一碗面,边吃边聊,一个位置半个时辰只能卖一碗面;而那圈桌椅只供一人坐,吃完面即走,同一个位置半个时辰内至少能卖二至三碗面。这样,光是拉面这一项一年能进帐至少四万两银子。而且这四万两还不包括点菜所花的银子,相信韩大人去店里不光是去吃拉面了吧,酱牛肉是必点的,再加上其他酒菜,大人这一顿至少要花十两银子。”

看见韩德让不由自主地点点头,我继续说:“另外,不知大人是否注意到搭配‘夏州拉面’的辣椒油,那是用夏州地区的红辣椒熬制出来的,又香又辣,能产生很高的热量。辽国地处北方,寒冷的天气居多,吃饭的时候加一勺辣椒油就能抵御寒冷,相信每人吃完拉面后都会考虑买一罐回家。所以,‘夏州拉面’一年的进帐至少十万两银子,纯利有五万。”

韩德让微微一笑说:“这么说,五年纯利有二十五万,你挣十万,我挣十五万。”

我点点头说:“对,这种连锁店经营方式是一种双赢模式,有钱大家一起挣。而且我们先合作五年,五年之后我们再谈如何继续合作下去。”

韩德让说:“你怎么知道我们能合作五年?”

我说:“凤凰谷传承了八百多年,曾经对人的饮食习惯做过调查,如果一个人能连续二十一天吃一样东西,就会变成一种饮食习惯。‘夏州拉面’开业一个多月以来,我让小二暗中观察过,同一人连续几天来吃面的比例占了五成,我相信上京人很快就会养成吃拉面的习惯。而且,我对韩大人所守卫的上京城的治安充满着信心,养成吃拉面习惯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韩德让哈哈大笑地说:“小小年纪,目光长远,经商手段巧妙,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我赶紧谦虚地说:“多谢韩大人夸奖,这些都是师傅所教。皇上喜欢吃夏州拉面,他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师傅才让我来上京城开店的。”

韩德让站起身说:“嗯,不错。我考虑一下,会很快答复你。”

我也起身送客说:“没问题,静等佳音。”

韩德让走到院子里,看见小白,指着他问:“这雪狼就是狼王之子?”

我说:“正是!还是皇上厉害,一招就收服了他。”

韩德让好奇地问:“噢?是如何收服的?”

我说:“相信韩大人很快就能见到皇上,你不如亲自问问他。”

目送韩德让的车马走远,我低头抚摸着小白的头。小白已经越长越高、快赶超他亲爹大白了,这么个庞然大物出现在上京城,一定会造成不小的恐慌。有了皇上和狼王打架、又收服狼王之子的故事垫底,至少小白在“夏州拉面”的面馆出现时就不会把客人都吓跑了,反而还能吸引好奇的人前来吃面。而韩德让此番前来,象是来核实他所听到的消息的。至于他最终是否决定加盟,我还真没抱太大的希望。与韩德让这类精明的人合作,得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着实有些累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