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出耶律隆绪的王帐,仰望着星空,想起他说的真爱,不禁哑然失笑。连掌管这片星空的“神”——翼星的大BOSS邳彤君信都没找到他的真爱,还把他自己给弄丢了,耶律隆绪凭什么说我就是他的真爱?

唯一能解释通的就是他另有企图!那他图我什么?我要钱没钱、要兵没兵,唯一那点保护凤凰谷的武力也已经决定依附于他们辽国了。正在沉思间,就见萧菩萨哥走近我,用马鞭指着我说:“丑女人,说!你用了什么妖术迷惑了隆绪哥哥!”

对于这种被宠得无法无天的女孩儿,我实在是懒得搭理她,看也没看她就越过她往前走去。

“你竟敢无视我,我要打得你原形毕露,让隆绪哥哥看看你到底是什么货色!”说完,扬起手臂,马鞭就向我袭来,伴随着韩隐的惊呼:“圣女,小心”。

我微微一侧身,躲过袭来的鞭捎,握住了马鞭,毫不示弱地瞪着她说:“怎么,想打一架?”“打就打”,她也不服输地大叫,一掌就向我挥来,看上去还是会些武功的。我躲过她那一掌,做了个假动作引诱她出下一招,借着她的力道顺手给她来了个背肩摔,一下就把她撂倒在地。我好歹在翼星被好几个“美男”师兄训练过,如果连个小丫头也打不过,也不用在地球上混了。

我凑近她那欲哭无泪的脸说:“要想让人听你的话,光靠马鞭和武力可不行!”我把她的马鞭扔在她身上,转头就走。萧菩萨哥爬起来,转身跑到一个侍卫身边,抽出他的剑就朝我刺来,“我和你拼了!”她喊道。我刚想转身再揍她,小白已经纵身跃起将她扑倒在地,张开血盆大口向她的脖子咬去……就听耶律隆绪大叫:“小白,快住口!”

我这才发现,从我和萧菩萨哥打架之初,随着韩隐的那声惊呼,耶律隆绪就已经走出王帐,站在那里看热闹!切,这个熊孩子,看见有两个女孩儿因他而打架,应该感觉很爽吧?

我走到菩萨哥身边,用手指模仿鹰爪的样子凑近她的脸说:“我最痛恨别人从背后偷袭,别忘了我还有只雕,好多鹰都听他的话,若你再敢偷袭我,我让那些鹰画花你的小脸,让你的隆绪哥哥看到你就跑……小白,我们走!”

小白“嗤”了一声喷了口气在菩萨哥脸上,吓得她大叫一声、用双手捂住了脸。我看了耶律隆绪一眼,很不屑地和他说,“看我们打架,你很高兴吧。管好你的女人,下次我可不会那么客气了。”

耶律隆绪喃喃道:“她不是我的女人,你才是……”刚才看阿舞回敬她那二招,干净利落,连韩隐都在那里叫好,更别提他了。阿舞又一次让他刮目相看了,“这个女人我要定了!”他心想。

我虽然看见耶律隆绪的嘴动了动,但没听见他说什么,也懒得听。我倒是听到了韩隐和几个侍卫的叫好声,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这一个个大男人已经无聊到要看两个女孩儿打架消遣的地步了,让我很无语,以至于韩隐再次来请我去给他们皇上看诊,我让赵元侃去打发他,告诉他三天后再去。

自从赵元侃体内的余毒被逼出大部分后,他的行踪也开始变得神秘起来,一开始是失踪二个时辰,再就是失踪一个晚上、白天又出现,估计他是和手下联系去了,反正他和耶律隆绪体内剩下的二成余毒通过吃药丸和针灸的方式也能慢慢除尽,除了治病救人别的事情我一概不管。

药丸我是交给王御医去做的,这期间我和王御医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以为宫中御医大多保守,没想到他一点也不藏私,愿意和我交流。我问他原因,他说这可能是和他师傅有关,他师傅要求他们几个师兄弟心胸开阔、多医治病患、多积累经验,越藏着掖着越学不到东西。他师傅叫直鲁古,现在主管太医局。

虽然人类历史上对直鲁古的记载文字不多,但我记得他是少数几个能活到90岁的中医,很讲究养生之道。他在医术上也很有造诣,曾写有《脉诀》与《针灸书》两本书,其中的一些治疗方法一直到现代仍在临床中应用。听了王御医的介绍,感觉直鲁古挺对我的脾气,等去了上京一定要去拜见拜见。

王御医,全名叫王佑昌,是直鲁古的大徒弟。上次耶律隆绪昏厥,主治的就是直鲁古,但直鲁古也发现他的方子治标不治本,所以派王佑昌跟随皇帝出行以便随时治疗。既然王佑昌不藏私、告诉我金创药的配方,我也不小气,教了他一些炮制药丸的办法,让这位仁兄心花怒放。

我借口检查药丸的质量,拿了些药丸给赵元侃,暗示他就算“失踪”也不要忘记吃药,必竟他体内还有二成余毒未除尽。赵元侃算是个听话的病患,而每次让耶律隆绪吃药就费劲了,王御医让他吃、他偏不吃,当说是我亲手炮制的他才吃;后来说是我亲手炮制的也不吃了,必须是我出面、拿到他面前才肯吃;再后来就是吃药必须搭一碗面条!哎?我就不明白了,是他有病还是我有病!我怀疑他是想方设法创造与我见面的机会。于是我也怒了,爱吃不吃!想吃面条掏钱来,本小姐人工贵,一碗面条一千两。

就这样,我白天和耶律隆绪斗智斗勇,晚上夜宿时再时不时地找机会分别给二个男人针灸,外加还要给婴儿阿移治病,经过一个多月漫漫长途,我们终于到了上京。

当初在翼星研究钱乙所在的宋朝时,大致看了看位于宋朝北方的辽国资料,我只记得那个时期辽国的国都位于上京,倒是辽国的国号,一会儿叫“辽”、一会儿叫“契丹”,据说反复改了九次。有关国号的趣事,这一路上也听李继迁讲了不少,当时的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建国,国号为契丹,后来辽太宗耶律德光又改国号为大辽,现在的这位皇帝耶律隆绪在前年又改回了国号为契丹。虽然这国号改来改去,但是国都一直未变,至始至终都是在上京。

穿过上京的西门金凤门,城内的风貌顿时展现在眼前。我一直以为重返地球后首先到达的城市会是汴梁,没想到却是上京。若说我在“灵魂进入”时所见到的汴梁城的风貌是精致秀丽,那上京城的风貌就是粗旷高大,光是城墙就高达九米,更别提城内到处都是石头搭建的建筑了。

耶律隆绪让韩隐把我们安置在城内西南侧的同文驿,那里是各国信使的住所,之后他就返回北城的皇宫了。赵元侃在到达上京的前一夜就又失踪了,直到现在也没出现,估计这次是正式走了,连个招呼也不打。唉,算了,走就走吧,眼不见心不烦。

在驿站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午后,韩隐来找我,说是耶律隆绪要带我去逛逛上京城。我带着小白走出驿站,只见一辆四匹黑马拉的低调奢华的黑色马车等在门口。当我进入马车,耶律隆绪身着玄衣、头戴玉冠,一幅英气勃发地样子看着我说:“走,带你去尝尝我们上京城的美食!”

只一盏茶的功夫,耶律隆绪就带我来到一处漂亮的庭院,我和他走下马车。耶律隆绪领我边看风景边说:“这里有几道美食,我尝着不错,你来品评品评。对了,昨天直鲁谷来给我诊脉,说我的身体状况比离开上京时的好了许多,简直有天翻地覆地变化。我说都是你的功劳,我母后很高兴、说要见一见你。”

“什么,要见你母后!在这里见?”我停下来,惊讶地问。

“是啊,刚好我母后也在这里。” 耶律隆绪说。

想起我离开凤凰谷时师傅千叮咛万嘱咐的话语,想起师傅说一定要离那二个男人身边的老坤远一些……因为是大凶哎,我大叫道:“不行,不行,我不能见!”

“为什么不能见?” 耶律隆绪不解地问。

这个熊孩子,哪那么多为什么,难道我要和你说“因为你老娘是大凶”?我气急败坏地说:“我说不能见,就是不能见,你说带我来吃美食,结果是让我见你母后,你骗人!”

“我没骗你啊,见见母后说说话,然后我们就去吃美食!母后人很好的!” 耶律隆绪坚持着。

“不行!不行!我要走了!”我扭头就走。

“不许你走!” 耶律隆绪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腕,我使劲挣脱着,正在挣扎中,就听身后一声厉呵:“你们两人拉拉扯扯的在干什么!”

我一转身,只见一位端庄美丽、身着华服的少妇带着一群侍从出现在我们面前。

“母后,这位就是‘雪山医圣’的徒弟……”耶律隆绪松开手,恭敬地介绍道。

难道她就是辽国太后萧绰?我的大脑顿时停摆,她看起来那么年轻,那么美丽,那么无害!可是大自然中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是危险,不是吗?这突发的状况让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面目展示给这位太后,是装丑装傻呢?还是装乖讨好呢?我低头沉思着,至少有十秒什么也没有说,就听一个嗓音尖尖的人说:“大胆!见了太后为何不跪拜!”

耶律隆绪忙上前到萧绰身边耳语道:“他们凤凰谷有规矩,只跪拜先祖。”

我这才反应过来,理理思路,不卑不亢地低头拱手道:“凤凰谷诸葛星舞拜见太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