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这个小家伙动了,我又赶紧继续给它按摩、拍打,抠出它嘴里的异物,又做了几下人工呼吸,终于它哼哼几声,活了过来。

我把它搂在怀里,问大白能否让狼后给它喂些奶,大白同狼后说了几句,狼后勉强同意了。看见狼后特别不待见这只有残疾的小狼的样子,我真替小狼伤心,生成这样也不是它的错。我生怕狼后又把它给扔出窝,就在旁边等着,等小狼吃饱了,就再次抱进怀里,带它回到了凤凰谷。

走之前我和大白说再找几只正在哺乳的母狼,让它们轮流当这只小狼的乳母吧,我会时不时地让石头带它来喝些狼奶,平常的时候就弄些羊奶或肉汤喝喝。至于它的缺失的前右腿的下半截,我先弄了个假肢,让它在蹒跚学步的时候慢慢体会如何使用假肢来平衡身体。等它能走稳了,我根据小狼的前左腿的长短画了比例极其精确的前右腿图,让师兄打了一条钢腿,聪明的师兄还做出了钢管套钢管的结构,即钢腿的长度能伸长,这样随着小狼慢慢长大,相应地伸长钢腿的长度即可。

我在小狼的钢腿那里包了一层护腿布,四条腿都包上,夏姨还收集了一些白色羊毛,把羊毛织在了布上,这样看起来四条腿都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小狼的腿有问题。

因为小狼长得和大白一模一样,我就叫小狼为小白。可能是我亲自养大的原因,小白和我极亲,和它亲爹狼王大白关系一般,和它亲娘狼后就象仇人一样,好象知道狼后抛弃了它。小白相当聪明,比它爹大白聪明多了,翼星文字教一遍就记住了,汉字稍复杂些,也是教二遍也记住了。虽然才几个月大,但它的智商同五岁大的人类已不差上下。

小白的出现让我在凤凰谷的生活不再枯燥,每天研究如何养大它、如何制作假肢让它走路、如何教它与人类沟通,反而让我之前焦急地等待君灵白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

我不可能天天看着师兄,但又不想错过与第一时间与君灵白见面,所以我想了个办法,给师兄下了点泻药,让他拉肚子又把他治好了,然后借口他犯太岁,在他房间里贴了好多符,在他身上也挂了个装着符的荷包。其实这些符都是翼星文字,如果君灵白以“灵魂进入”的方式来到地球,能第一时间看到我的留的信息,让他尽快找到我。

我还在我的房间里留了一本用翼星文字写的日记,记录我在凤凰谷的发现,因为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凤凰谷和翼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我没有分析错的话,我觉得凤凰谷应该是翼星在地球的一个联络站。

终于有一天我等来了君灵白,我刚好在我的屋里画图准备给已经长大的小白再做一只假肢,突然外面狂风大作,之后师兄推门进来,看他锐利而英气的眼神我就知道他是君灵白,我跳了起来,刚要说话,只听君灵白说:“44号,我需要在翼星布置好人手以防有人偷听,还要安排人手来查红翼,让你久等了。长话短说,你现在所处的年代比你打算去的年代早了100年。”

我马上接口道:“是的,这个我已经知道了,但早100年的资料我没有准备。”

君灵白说:“现在的宋朝皇帝是宋太宗赵炅,下一任皇帝是宋真宗赵恒,还有一个国家叫辽,也叫契丹,现在的皇帝叫耶律隆绪。我现在无法帮你回到翼星,因为我需要找到你能来到地球的真正原因。我查了一下,君如羽打开维度空间通道是其中一个原因,但光这一点还不够,还需要……”

突然,一阵尖锐的高频噪声响起,我和师兄同时捂住了耳朵,只听得外面阿火在那里“嗯嗯”大叫,石头也发出尖锐的鸣叫声,这高频噪声太响了,刺激着耳蜗和大脑生疼,我疼得晕了过去,在闭上眼睛之前,看见师兄也倒了下去。

等我再醒来,发现我躺在床上,师傅坐在我的床边,我问师傅:“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尖锐的噪声是从哪里发出的?”

师傅说:“我没有听到什么尖锐的噪声,只听到阿火和石头大叫,等我到你的房间,看到你和你师兄躺在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君灵白来凤凰谷说不了几句话就被弹出系统,难道真的是如我设想一般,凤凰谷是翼星在地球的一个联络站,君灵白的到来激发了联络站的什么设备。可是,我连这个设想都没有来得及和君灵白说,他就又“走了”,不知下次他又何时能来?

我问师傅:“阿火和石头还好吧?”师傅说:“你自己去看看吧,它俩很奇怪……”

我赶紧走到高台的空地,发现阿火和石头都趴在地上,看见我后,它俩在啪嗒啪嗒地掉眼泪,“你们到底怎么了?”我大声地问,石头朝高台处看了一眼,我也跟着看去,顿时目瞪口呆,只见高台下面的崖壁上写着四个翼星文字:我要回家!

“石头,这是你写的吗?”我喃喃自语道,一屁股坐在地上,也和它俩一起掉起眼泪来,我也想回家,可是到底哪里才是我的家?我难道真的成了个无依无伴的小孩?

看见我在掉眼泪,小白跑了过来,舔着我的脸嘤嘤地叫着,我摸着它柔软的白毛,心情稍好了一些,好在我在地球还有一群动物朋友,我可以带着石头和小白走天涯。听君灵白的意思,好象是他想让我将错就错在地球的这个年代完成观察任务,那下一步我应该走出凤凰谷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我和师傅说了我的想法,师傅一开始坚决不同意。我劝说了师傅近一个月,我说师傅你应该把我培养成高山上的雪莲,而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师傅问何为“温室里的花朵”,我说就是“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花,但一旦遇到风雨就马上死掉的花。”

师傅问:“你出了凤凰谷想去哪里?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我说:“这次我就打算先在凤凰谷四周看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结交一些草原上的部落,解决每月一头羊或牛的来源。我会打盼成男子的模样,有许多野外生存的技巧,还会一些花拳绣腿,再带上石头和小白,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师傅想想说:“草原部落的话,你可以去离凤凰谷最近的山戎部落,那个部落自古以来也是为了守护凤凰谷而存在的,部落的大祭祀是我的师弟,你去找他吧。正好我也想让他见见你,让他知道我们凤凰谷有传人了。”

师傅拍了拍我后背说:“阿舞,你知道你自己有翅膀吗?”

“啊?!”我睁大了眼睛,转头后着自己的后背,我在翼星确实是有翅膀,可是到了地球后就没有了啊。

师傅说:“你的翅膀只有两种人能够看见,一种是象我这样有阴阳眼的人,还有一种就是马上要死去的人,他们正位于阴阳两界。你的翅膀只在你的情绪有波动的时候才会出现,比如喜、怒、哀、乐、惊、恐、悲,所以你一定记住不要在外人面前太暴露你的情绪,以防有高人看出端倪。”

师傅送我出谷的时候还不放心地叮嘱说:“万一遇见了那两个男人就赶紧跑,一定不要与他们有什么瓜葛。特别是他们身边的女人,更要离得远远的。我曾起卦算过,如果遇到老坤则是大凶。”

我说:“老坤就是老母呗,就是说如果遇到他们的老娘的话,二话不说就赶紧跑,是吧。行,我记住了!”

我越走越远,听见师傅还在那里喊:“阿舞,如果一旦遇到老坤就赶紧跑…跑…跑…”唉?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千年后我看的电影《阿甘正传》,阿甘的女友珍尼怕阿甘受欺负,让阿甘只要一看到那些想欺负他的人就赶紧跑:“阿甘,跑,跑,跑……”矮油,我有阿甘那么傻吗?师傅也太杞人忧天了,我没事儿去招惹他们老娘干什么!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小白的假肢类似是这样的,毛色大家自己脑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