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成了狼王以后,我和它商量决定堵上那条狼挖通的道路,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我给大白一些时间让它巩固自己的地位,它需要收服一些异己份子,还需要收回一些失地,等它整合好它的“狼兵”就通知我,我会和它在决斗崖附近见面,看看如何在那附近安排守护的狼群。另外,我还要解决好每月一头羊或牛的来源问题,我需要外援,不能动用太多谷里的食物来源。

凤凰谷里大约有一百多人,大家分工劳作,早已形成了一个自给自足的桃花源式的小社会。真不知八百年前的诸葛一族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的,外面大雪封山,而这个山谷却是一点也不冷,种些稻谷、蔬菜什么的也都能丰收。谷里真正姓诸葛的不多,历经了八百多年的沧桑变幻,一些诸葛姓氏的人不甘于谷内的寂寞外出闯荡就再也没有回来,有些人则是被历任谷主救回,只要能誓死呆在谷里的也会被冠以诸葛姓氏,比如象凤凰谷的大管家诸葛夏,就是我师傅救回的,我称他和他老伴为夏叔夏婶。虽然我对他们完全没有印象,但他们二人对我极好,夏婶的厨艺也很不错,谷里的伙食也都由她主管。

我在谷里晃荡了一个多月,把凤凰谷里各处都看了个遍,竟然发现谷里的地底有一条铁矿石山脉,这条山脉的铁含量相当纯净,师兄帮我打造的手术刀、骨折用的钢板之所以质量那么好,全都是因为使用了谷底的铁矿石。我问师傅是否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师傅叹气说相当知道了,否则也不会对所有人隐瞒如何出入凤凰谷。历朝历代都需要用铁来打造武器,铁矿资源往往都会被国家所垄断,如果让人知道凤凰谷有铁矿,凤凰谷将永无宁日。这也是师傅不想放那两个男人离开凤凰谷的原因,谁知道他们在谷内的这段时间都发现了些什么?

不行不行,我要赶紧弥补我所犯的错误。我问师傅有什么办法能去决斗崖?我和要大白一起去那里布防。师傅说既然已经宣布你是少主——凤凰谷未来的谷主,告诉你如何出入凤凰谷也无妨。

师傅给我穿上了一件厚厚的裘皮大衣和一双厚厚的雪靴,他也是同样打扮,领着我来到谷内的一间冰窖,推开冰窖旁一扇厚厚的冰门,来到一间放满雪块和冰块的空地。乍一看来这地方就是个取冰的所在,然而如果仰头看头顶,这块空地四周从下到上全部是直上直下的冰,看不到尽头,我们象是在一座冰山的底部。

师傅随意搬了一块冰到某处,那块冰竟然悬浮到了冰山表面,我不由地惊呆了,张嘴结舌道:“超导……磁悬浮……?”

师傅看了一眼问:“怎么,你知道这其中的机关?”我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师傅没说话,拉走我走到冰面上,不知他点了哪里一下,那块悬浮的冰开始缓缓地上升,升了近一盏茶的功夫,冰块停到了一处平台,师傅拉着我走到平台上,又把那块冰块拉到平台凹陷的一处,那块冰就很快和平台上的冰完全地融合到了一起,让人找不到任何踪迹。

这处平台也是个很平常的地方,就算有人到达这里,还以为是处悬崖,根本也不会想到悬崖下看看。

我跟着师傅左转右转就到一个山洞,师傅在某处一按,同样是指纹识别技术的开关,洞口打开,就看见了洞外飘飘扬扬的雪花。

我跟着师傅走了一段山路,就来到了决斗崖,那里还搭了一个简易草棚,看来那两个男人的手下们还挺执着的,为了他们的主人在崖顶竟然坚持了那么久。

我问师傅那两个男人到底是谁?师傅说既然你以后不打算再见他们就不用知道了。

我又问师傅凤凰谷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神奇的机关?师傅说他也不知道,所有这些机关都是谷主传谷主,需要滴血认亲,谷主的任务只有一个:传承好凤凰谷医术和厨艺、保护好凤凰谷所在。

师傅看了我一眼继续说:“自从我把凤凰石放在了你的身上,你就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你好象是为凤凰谷而生,我猜想不需要我的滴血认亲传承,你也能打开所有的门。”

事实确实如此,在回去的路上,我甚至都没有动手,只是想了一下“如何开门”,那扇指纹识别的门就打开了,而到了平台,我还在想那块冰在哪里呢?另一块更大的冰就从头顶慢慢下落悬浮在我们面前,带着我们极稳地下降到谷底。师傅问我如何做到的,我说我就是想了一下。师傅拍了下我的脑袋说:“没想到这里的每扇门每块冰都认你!死丫头,原来你是懒得去想。”

又过了一个月,我听到了大白的狼嚎,知道它准备好了,就约它在决斗崖见面,告诉它哪里是布防重点,哪里我会让师傅用奇门遁甲的方法布阵,让它的狼兵们千万不要误入。

大白还把我带去见了见它的狼后和孩子们。是的,大白行动迅速,娶了它心爱的母狼,很快就荣升为狼爸了。能被狼王带来见它的狼后和孩子们,是狼对我这个人类的最完全信任。

没想到啊,没想到,大白的狼后是一只毛色全黑的母狼,全身没有一根杂毛,黑亮黑亮的很漂亮,而它们的孩子们,我默默数了下,共六只,都是母的,毛色全部是灰色,从深灰到浅灰,好吗,生了一窝灰色系调色板。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跑到狼洞外面就开始大笑起来。大白不明白我在笑什么,用爪子扒拉着我,我边笑边说:“大白,你先原谅你的主人是个只会看脸的人类,不过这画面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大白感觉到我在笑话它,跳了起来把我扑倒在地上,用舌头拼命地舔着我,我一边躲着它的舔,一边用手拍着地上,继续笑着……

突然,我感觉我的手好象拍到了什么东西,我趴开雪,发现了一只雪白的小狼崽,已经冻僵了,我拿到手里一看就大叫,“啊,啊,大白,这只也是你的孩子吧,为什么它会在外面,你看它长得和你一模一样啊!”

大白嘤嘤地叫了一阵,用爪子比量着,一脸的哀伤,我马上检查了一下这只小白狼,发现了原因。原来这只小狼崽的前右腿的下半截没有发育好,是个残疾。其实狼王狼后生的是一窝七胎,最后一只全身雪白,它被压在了最后没有发育好。对于狼来说,生存条件险恶,没有健康的身体是无法生存的,更别提是一只不能用前腿走路的狼了,就算它是一只公狼,狼后也直接就把它给扔了出来,让它自生自灭好了,反正它们还可以再生。

我顿时心中不忍,母爱又开始泛滥了。我对大白说:“你生的这一窝中,就这一只最象你,你还把它扔了,就算它没有前腿,你告诉我啊,让我来想办法。好歹你也是我的病患,你的孩子们我也管。”

我把那只冻僵的小狼崽揣在了怀里,还找了个背风的地方,拼命地揉搓它的身体。没想到这小家伙的生命力极强,不出一小会儿,它就在我的怀里动了一下。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有关超导磁悬浮技术,给大家恶补一下,请看下面的视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