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吧,我一直在打大白的主意,放着这么一头猛兽当宠物有点太浪费资源了,而且它还是我的吃生肉大户,那两个男人一走,我的生肉来源就断了。不过,如果一头狼一直靠人类养着,那它就不是一只狼了,所以我必须和大白好好谈谈。

这是一次人和狼之间的友好会谈,中间有两个翻译——阿火和石头,在这两个家伙添油加醋的转述后,最后我终于弄明白了大白为何要上决斗崖拼命,原来他心爱的母狼被老狼王看上了,他为此和老狼王决斗才掉下来。现在这么久没回去,估计他的母狼已被新狼王霸占了。它现在也生无可恋了,有一天过一天吧。

啧啧,原来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啊”,矮油我的大白还是个情种!!

我说那有啥,我帮你把你的母狼夺回来,让你们两狼从此恩恩爱爱、成双成对、“狼”才女貌,再生一堆小雪狼。不过为了守住你的母狼,你必须要强大起来,你需要夺取狼王的宝座。但我有个条件,你当狼王以后,须派你的狼守护凤凰谷,特别是决斗崖,决不能让人类靠近。我也不会白用你们狼族的劳动,每月我会提供一头羊或牛的犒劳。遇到恶劣天气,我会酌情加量。

为了我和大白之间的沟通方便,我让大白学习了翼星语言,它也教了我狼语。作为同在地球陆地上生活的哺乳动物,人的进化虽然比狼高等,但狼的传承要比人高贵,人与狼的契约要比人与人的契约靠谱的多。

我和师傅也说了一下我的想法,师傅大叹了一声说:“就按你的想法做吧,你今天就和我出关吧。”

我和师傅来到一间空屋子,师傅在一面墙上按了一下,墙左右裂开,一扇大门露出。艾玛,这还是指纹识别的大门,凤凰谷真是个神奇的所在,怪不得我看四十四号和四十五号有几次偷偷摸摸地在找出口,他们就是找翻天也找不到啊。

我跟在师傅后面从那扇大门走出,只听得一声齐贺:恭迎少主出关、恭贺少主大婚。天啊,下面黑压压地跪了一堆人……

少主?少主是我吗?看着我在发呆,师傅拍了我一下:“你该不会连大伙都忘记了?”我赶紧装模作样地一拱手道:“多谢,各位请起!”

师傅对纷纷起身的众人说:“阿舞为了闭关研究医术,差点命丧决斗崖。好在阿舞吉星高照,不仅重新恢复健康,连医术和厨艺也远超过我了,想我凤凰谷谷主传承必定是医术和厨艺均要出色,所以等我百年之后,就由阿舞带领大家把凤凰谷守好。阿舞此次闭关,所获颇多。阿旭,将它们带出来。”

只见师兄将门打开,师傅喊了一声:“石头!”一只雄壮的大雕“刷”的一下呼啸而出,众人“哇”的一声惊呼,石头在众人头顶盘旋一圈后,落在我的手臂上,趾高气扬地看着众人。

师傅又喊了一声:“大白”,只见一头雪狼昂首挺胸地走了出来,众人又是“哇”的一声惊呼,听见有人说:“这是那只狼王吗?”大白撇了那人一眼,“嗤”了一声,转身蹲在我的面前。我说:“它会是狼王的。”

又有人在下面喊:“阿舞,把你的夫君们也带出来让我们看看啊!”大家哈哈笑着,我也笑着说:“那是师傅看好的,我可没看好,所以放他们走了。”大家都发出可惜的叹息声,我走下台阶,和大家打成一片,边走边说:“如果我成婚了,你们可就没机会吃到我做的好吃的了!今晚,吃烤全羊!”师兄跟在后面说:“阿舞做的烤全羊和别人的不同,可好吃了!”大家又一起欢呼着。

又有人在说:“阿旭,你跟着谷主和少主一起闭关,吃了不少好吃的吧?”师兄说:“那是,那是,和你说,阿舞做的最好吃的还不是烤羊肉,是面条!”说完,师兄就拉着我走,“师妹,你已经好几天没给我做面条吃了,现在就给我做一碗去。”众人纷纷说,“我也要吃!我也要吃!”一起向厨房涌去。

看着众人离开,师傅转身和身后的一位灰衣老者说:“老夏,阿舞此次受伤颇重,现在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如果她有什么想不起来,你帮忙提醒一下。”老夏忙低头回复说:“谷主放心。我还和我老伴说了,让她给阿舞的房间里多加几床被,今晚再给她洗个药浴,我老伴的药浴功夫还是阿舞教的呢。”

师傅摸着胡须说:“老夏,想当初,你们夫妇二人跟着我来到凤凰谷,这一晃都三十年了。阿舞十六年前被抱入谷中,其实也是你们又当爹又当娘给养大的。唉,我和你说,阿舞已经不是以前的阿舞了,现在的阿舞有如凤凰重生……”

师傅想了想,又说:“对了,你去把丁一和丁二喊过来,阿舞说要让那头雪狼当狼王,让他二人帮着点阿舞。”

老夏说:“你是说要当雪山上那群狼的狼王?那可不容易!之前的那只老狼王就是个狠角色,经常派一些狼来骚扰我们,它们狼会打洞,不知道打通的是哪条路,可以进入谷内骚扰我们抢东西吃。倒是前段时间听到狼在嚎叫,好象是有了新狼王。”

师傅说:“放心,阿舞肯定有办法。”

是的,我当然有办法。在出关前,我让师兄帮忙挖出了和大白决斗的那只老狼王的尸骸,狼的嗅觉出众,每头狼都有自己的味道,特别是老狼王。如果是大白叼着老狼王的骨头出现,必定能收复一批老狼王的部下,而新狼王就需要大白自己去征服了。

我和丁一和丁二带着一批生肉跟着大白找到了狼群打通的进入谷内的道路,这是一条仅容狼通过的道路,幸亏大白个头大,在穿过通道的时候狼和人合作又打宽了一些空间,才使得我们三人和大白一起来到狼群的聚居洞穴。

这座雪山虽然外面极度寒冷,但是洞穴内却是温暖的,我猜雪山下面必定是火山,下面有炙热的熔岩。狼真是天生聪明的动物,它们极好地利用了自身的优势和地理条件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下来,只要能在外面猎到动物,它们的种群就能发展壮大。不过,这段时间天气极冷,它们倒是好久没有猎到食物了。

当大白和三个人类出现在狼穴时,所有的狼都兴奋着。大白嘴里叼着老狼王的骨头向狼群走去,我和丁一丁二则是每人都拿着一根老狼王的骨头、背靠背互作犄角之势预防着有狼扑上来。

只见大白把老狼王的骨头放在地上,嚎了一嗓子,我听懂了它的意思:“我是老狼王的继承者,你们应该听我的号令。”只见一头高大的灰狼站了出来呲牙说:“你胆子不小啊!我才是狼王。你凭什么?”大白说:“就凭我有老狼王的传承,就凭我能找来食物。”那头灰狼二话不说就朝大白扑来,大白也毫不畏惧地回击了回去,几轮较量下来,最终大白咬死了那只高大的灰狼,成为了新狼王。

当晚月圆,群狼跑到雪山顶上一起嚎叫,共同庆贺新狼王的诞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