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四十四号和四十五号解释说:“假装同意与我成婚,是利用了三十六计之瞒天过海之计来达到让师傅放松对你们二人警惕的目的,白天你们二人各自在房间里进行体能锻炼,晚上等师傅睡着后,你们要到我后院的崖力练习攀爬技巧,以及如何进行团队协作。

四十四号又问了:“什么是团队协作?”

我说:“团队协作是指二人以上的一个队伍为了完成某一项任务所进行的自愿合作和协同努力,所有人要互相信任,有困难的地方需要一起努力克服,比如说,我们现在合作就是团队协作。”

四十五号则说:“阿舞,虽然你总是有些新鲜的词儿,但听起来总是那么合情合理。”

说服了这二人,以后事情就好办多了。当师傅转天回来后,看到我与四十四号卿卿我我、和四十五号眉来眼去,还以为我说服了他们。在师傅的眼里,他的徒儿自然是最好的,配这二个臭小子真是便宜他们了,二人加起来也比不上他的徒儿的半个脚指头。后来我又找个机会和师傅说这个婚礼只想秘密举行,只我们几个即可,师傅也同意了。

阿火装病也装得很到位,那天它当着我的面从高处摔到地面,发出“磅”的一声巨响,连凤凰谷晃了两下。阿火闭上眼睛后还专门朝我眨了两下,相当搞笑。我赶紧配合着大呼小叫地喊来了师傅,师傅左看右看也没看出原因,跑回屋里查医书去了,一呆就是二三天。

就这样,六天后,在师傅说的那个吉日的那个吉时,我穿上了大红的喜服,那两个男人也洗去了脸上的绿药膏,露出光滑的皮肤。其实在我的中药配方绿药膏的调理下,他们脸上的伤早就好了,一点伤疤也没有留下。不得不说,这二个男人都很帅,一个阳光朝气、一个雅致清俊,穿上红色的喜服后更显得惊世绝俗。

我们三人一起给师傅磕了头敬了酒,因为之前我也和他二人打了招呼,让他二人给师傅磕头敬酒是为了给他们机会感谢师傅的救命之恩,不是为了和我拜天地,所以这二人在磕头敬酒时相当地郑重,让师傅很满意;然后我又与这二人互敬了一杯,我之前也说了这一杯是道别酒,祝他们一帆风顺,所以这二人与我敬酒时也很投入,让师傅更满意,也跟着多喝了几口。

最后我们三人盯着师傅,看着他慢慢地倒了下去。是的,我在他酒里下了迷魂药,当然不是麻醉散啦,这药师傅太熟悉了,他一尝就能尝出来。

看着师傅睡了过去,我让那两个男人赶紧准备出发。在我的后院崖底下,我交给他二人每人一个防毒面具,里面的解毒药剂只能用一个时辰。同时还告诉他们,当到达崖顶的时候,他们需要把防毒面具、攀爬用的所有工具全都扔回崖下。我自然不能告诉他们无论是防毒面具还是攀爬用的钢制工具,都超过了这个时代的发明创造。我只告诉他们当归还这些用具之后,我会让石头再送些黑雾的解药给他们,以解在穿过黑雾时有可能中的毒。

我向这二个男人一拱手道:“虽不知你二人的真实身份,但我知道你二人身份必定不俗。希望你们不要利用你们的身份来打凤凰谷的主意,这条向上的路是单程,不希望你们再回来,而且你们也没有机会再回来了。最后祝你们一路顺风,后会无期!”

由于四十四号行事比较稳重,我选他成为攀崖第一人。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没说一句话,朝我拱拱手就大步走到铁篮里。看见石头带着他升了空,千年后与元侃生死离别的画面又一次呈现在眼前,“元侃,你要好好活着……无论是千年后还是千年前……”我心里默念着。

随着石头的一声鸣叫,我知道四十五号已经成功挂在了凸起处,四十五号也可以出发了。我朝四十五号一拱手,没想到他走上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你够种,有我们北方男儿的豪气,如果你是男的,我们有可能成为兄弟。不过,我会想念你的面条的,告辞!”这个坏脾气的熊孩子终于说了几句我爱听的话,还挺可爱的。

随后的一个时辰里,石头通过各种鸣叫声告知我他们攀爬的情况。其实在吉日的前一天,我让石头专门飞到决斗崖,给在那里留守的护卫们送去他们主人的亲笔信,让他们做好准备,帮助他们主人在穿过黑雾后尽快返回崖顶。所以当他们穿过黑雾后,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护卫们准备好的绳索,最后成功地抵达决斗崖。

第二天,当师傅醒来,发现我跪在他门口,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长叹一声道:“阿舞,你知道吗,你无论和他二人哪一位成婚都能和和美美、子孙满堂,但前提是必须在凤凰谷里。如果到了谷外,则风波顿起、险象环生。所以你要向师傅保证,如果你有一天到了谷外,绝不能再见这二人。”

我当然是向师傅保证了,以后决不会主动见他二人。而且我还要弥补因为送他二人离开有可能带给凤凰谷的危险,那个决斗崖就是个漏洞,虽然我告诉他们不许再回来,但谁又能保证将来他们不会因为什么利益而不打凤凰谷的主意呢,如果他们弄一条长八百米的绳子或是铁链,也是有可能下到谷底的。

我让师傅用奇门遁甲之术在六百米的凸起之处和靠近谷底的区域摆了两个阵,以防有高手用凸起的地方来借力并下到谷底。这样我还不放心,必须禁止有人进入决斗崖的外围区域,为此我要在决斗崖附近放一支“部队”——狼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