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隆绪冷哼道:“既知朕是何人,还敢上决斗崖!”

赵元侃不屑道:“本只有七成把握,不过听那老头说不放你我二人的原因是萧家和赵家欠他的,那就更肯定了我的猜测。素闻辽国皇帝少年登基,其母萧太后把持朝政。如此看来,果真如传言一般。”

耶律隆绪反问:“有何传言?”

“皇帝年少、骄纵任性。你约我上决斗崖,就不怕自己死了?” 赵元侃也反问着。

耶律隆绪道:“骄纵任性又如何,我们大辽男儿从来都不怕死,我们做事光明磊落,不象你们赵家爱行卑鄙之术。凤凰谷谷主号称‘雪山医圣’,有‘起死回生’之术,朕到昆仑雪山其实也为求医而来。你们倒好,谷主千里迢迢亲自到汴梁城给你老子治病,你们不重谢也就罢了,还诬陷他……”

赵元侃怒道:“那是我们赵家自己的事,和你无关!”

耶律隆绪大叫:“怎么和我无关,现在你我二人谁都走不了,谷主迁怒你们赵家更深。不行,和你在此争论甚是无用,明天朕要找阿舞,朕要向她讨个说法让她想办法,总不能让她白亲了去。”说完,关上门睡觉去了。

赵元侃摸摸嘴唇,他也被阿舞亲了,不是吗?

第二天,好象是心照不宣一样,赵元侃和耶律隆绪一起都在找阿舞,可是找了一天也没找到,甚至连谷主也不见了。早餐和午餐吃的是那个方旭师兄做的米粥,到了晚上也没见阿舞出现,连方旭也有些受不了了,因为这段时间大家吃阿舞的美食吃得嘴巴都刁了,晚上再喝粥嘴巴都淡出鸟了,只听方旭嘴巴碎碎地说:“阿舞在小木屋都呆了一天一夜了,她到底在干什么?不行,我要去找她去。好歹给我做碗面条啊!”

看着方旭一扭一扭地走出厨房,耶律隆绪问赵元侃:“那个小木屋你去过没有?”

赵元侃摇摇头:“没有,小木屋在高台上,不过那里有条大蛇守着,上不去。”

耶律隆绪悄悄地说:“有一次我看阿舞在喂那条大蛇吃生肉,大蛇好象是叫阿火,很爱吃生肉。我们各自拿些生肉,行声东击西之术,这样这样……”耶律隆绪和赵元侃亲切地交谈着,好象多年老友一样,完全忘记了不久前二人还在决斗崖决斗来着……

当晚的月亮很大很圆,只见耶律隆绪道和赵元侃每人拿着个长木杆,杆上用绳子拴的肉,跑到高台下的空地上,只见一个大蛇头“嗖”地一下子飞了过来,耶律隆绪学着阿舞的声音,温柔地喊:“阿火,阿火,你饿了吗?给你吃肉。”阿火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和他们手里杆子上的生肉,用蛇信子探查着他们周围的味道。

赵元侃也温柔地说:“阿火,我们是阿舞的病患,我们要找她治病,你让我们上高台好吗?”然后他就举着杆子往一个方向走,边引诱着阿火去吃,边朝耶律隆绪递眼神。耶律隆绪则乘机在另一个方向往高台攀爬;而当阿火吃完赵元侃这边的肉,又被耶律隆绪那边的肉引诱着,赵元侃也乘机往高台攀爬。

当二人七手八脚爬上高台,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只见一轮明月照耀下的高台,一位身材优美的少女站在那里,一对翅膀在背后张开,有力地煽动着……

耶律隆绪目瞪口呆道:“死丫头,还说自己没翅膀……”

赵元侃也是大瞪着眼睛,默不作声……

……

等等,等等,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转头看到四十四号和四十五号象两个傻瓜一样地看着我,就朝他们打招呼:“你们来啦!唉?你们是如何上来的?算了算了,不管了,正好我有事情和你们说,也省的让师兄去找你们了。”

我把趴在我背上正赖皮的石头拽了下来,这家伙为了躲避我研究它的翅膀竟然躲到我后背上了。

四十四号喃喃地说:“原来翅膀是雕的,不是你的……”

“是啊,我本来就没有翅膀啊。来来来,刚好师兄也在,我们作一个民意调查。” 我招呼他二人来到我面前。

四十五号问:“什么是民意调查?”

我解释着:“就是听取每个人的意见。我想做的民意调查是:你们都同意我嫁给我的病患吗?”

于是六个脑袋一起摇头,四十四号和四十五号、师兄、石头、大白全都一起摇头,最后一个脑袋竟然是阿火的,不知何时它也窜到高台上听我说话,大脑袋也跟着一起摇。

我大手朝天一挥高声:“好,我也不同意,难得我们的意见那么统一,就可以团结起来反抗我师傅的独裁。”

于是我激情澎湃地开始了“战前”总动员,“既然我们找不到出谷的路,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我们需要一起征服这800米的高崖。我计算了一下……”

我亮出了一块大木板,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大串的计算公式……我把在翼星学的各种知识都拿出来了,什么流体力学、空气动力学、鸟类身体结构等知识统统拿出来,我就不信了,我弄不走这二人。

我兴奋地说着我的想法,丝毫不顾忌我的形象。是的,我一天一夜没有休息,头发凌乱、眼圈发黑,可那又怎样,反正我没打算嫁给他们任何一人,丑就丑吧。

我也丝毫不在意暴露一些现代知识,越等不来君灵白,我心中的愤怒越深,翼星凭什么二话不说就把我发配到地球,就算我有错也要给我机会申辩啊,还说什么高维度文明,狗屁,既然你们那么不公平地对待我,我为什么要遵守你们左一条右一条的规矩。

我正滔滔不绝地说着,突然发现这三个男人的眼神都直了,我用手在他们眼前晃了晃,他们三人才恢复到常态。

四十五号指着木板上的那些公式问我:“这些是什么?”

我解释着:“利用流体力学和空气动力学原理,计算如何把你们送上600米高空。”

四十五号又问:“什么是流体力学和空气动力学?”我心里哀叹,千年后的元侃可没那么好学啊,怎么千年前的这位都快成十万个为什么了。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论。”我边回答边把石头拽了过来,打开它双侧的翅膀,“石头目前的翼展不够大,没有足够的力量把你二人同时带向高空,但携带一人可升空到600米左右。”

我摸着石头的翅膀丈量着:“可惜时间太紧,否则我可以把石头的翅膀用手术办法拉长,这样它带人可以飞到超过决斗崖的高度。”石头哆嗦了一下,吱吱地抗议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