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然是不知道有可能要一年后才能再次与君灵白联系上,一开始我还粘着师兄盯着他看,希望能在君灵白到达地球时第一时间和他联系上,后来把师兄看毛了,只要我一靠近他就要揍我。再后来我也没空盯着师兄看了,因为那两个男人都醒了。

病患四十五号醒来后很平静,看着我说:“我还没死?这是哪里?”就算我自欺欺人地用药膏掩盖住他的容颜,也挡不住那双同元侃一样眼睛,更挡不住阵阵回忆袭来:元侃看我在做面膜也吵着要做,还笑着说就算挡住了脸他的眼睛也比我的漂亮……

看见我瞪着他在愣神,病患四十五又说:“我怎么看你那么眼熟?”这句话一下子让我惊醒过来?我怎么又在犯糊涂!翼星的教训还不够吗?就算你是元侃,就算你认识我,我也不打算认识你。我只冷冷地留下一句:“你左腿断了,别乱动!”就走了。不行不行,遇到这种能勾起往事的病患,治好了赶紧打发走。

病患四十四号醒来后就热闹了,看见我就大叫:“唉,我认识你,你就是那个救我的仙女吧,你的翅膀很漂亮,再给真……给我看看!”我打掉他正要伸手摸我后背的手,朝他瞪眼:“你的右腿摔断了,别乱动,小心你以后成为瘸子。”

随后就听这小子喊:“哎呀,我的腿断了,痛死了,痛死了……”

这一看就是个惯坏的孩子,没受过苦的,人家病患四十五号就没象他那么喊。

“闭嘴!”我故意装凶道,“再叫就直接把你大卸八块,和你那些护卫埋一起!”

病患四十四马上不叫了,抬起头问我:“他们下来救我了?”

一想起我后院的惨象,我恨恨道:“什么叫下来?是摔下来!直接摔死!到处残肢断臂!你们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啊,要跑到那里去决斗?还连带一帮人跟着死?”

病患四十四吸吸鼻子说:“没仇,也没怨,就是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就约到决斗崖比试比试……”伸手又摸了一下鼻子,摸到了一手绿油油的东西,又开始叫:“唉,这脸上又是什么?”

“你脸被划伤,深可见骨,你不怕脸上留疤,就擦掉!”话一出口,就听到他又在那里嚎叫:“哎呀,我毁容了,我毁容了!”我被他鬼嚎地头痛,赶紧逃出他那间病房。不行不行,遇到这种坏脾气的病患,也是治好了赶紧打发走。

我跑去问师傅问他二人的断腿情况,师傅说他二人均是小腿胫骨几处断裂,他已将断骨处复位并用夹板固定好,接下来就是内外用药慢慢静养,能下地走路后再加强功能锻炼,要完全恢复怎么也得三个月的时间。我说我有一二个月就能恢复的办法,想不想试试?师傅是个医痴,当然愿意了。

我的办法是在腿里加钢板,这自然又需要师兄的配合,我画好图纸,让他打出越薄越好的钢板和越轻越好的钢钉来。当我又想往他熔化好的铁水里加木炭,被他抓个正着,他问我上次是否就是这东西改变了铁的材质,我嘿嘿笑着打马虎眼说不知道,师兄也没追着问,他说他自己会研究出来。没出二天,他就打制出令人惊叹的二块薄钢和一些钢钉,还牛气哄哄地说知道秘诀了。我一边赞叹师兄非常人的高超技艺,一边跑到高台上向翼星发誓,绝对不是我透露的这个能改变历史的秘密。

至于那断腿的二人,一听说有办法能让他们尽快地站起来,自然也都愿意配合。于是在那间给大白动手术的房间,消毒好房间后分别给他二人喝了麻沸散后开始了手术。我避开腿部血管,切开腿部肌肉,找到骨折处,在骨头上打好钻孔,拼合好几处断骨,再用钢板和钢钉固定住,最后理好肌肉缝合伤口。

不知是这二人的体质好,还是我的医术高药方厉害,不出二十天这二人已经能够扶着拐杖慢慢用伤腿支撑着走路了。

这段时间幸亏崖顶每隔一天就会扔下来猪牛羊肉,才让我这里没有出现生肉危机。你想想啊,本来只是多了石头和大白两张嘴,现在又多了病患四十四和四十五两张嘴,生肉的消耗量是巨大的。为了让这二人尽快恢复赶紧送走,我还顿顿做高能量高蛋白的食物给他们,骨头汤、炒猪肝、烧牛肉、烤羊肉换着花样地做。当然了这些美食自然也少不了师傅和师兄的份,吃美食吃上瘾的结果就是这四个男人天天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吃什么!

肉菜可以变着花样做,但主食是面条却是雷打不动的,因为这四个男人顿顿必点面条,于是面粉的需求量也是巨大的。正好骨折患者最好每天都要晒晒太阳,否则容易缺乏维生素D,我也不想解释那么多,就让他们二人每天午时到我的前院磨面,既晒太阳又能锻炼腿部力量,还解决了面粉的供应,一举三得。

病患四十五号态度还不错,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病患四十四号话就多了,问我:“这是驴干的活,为什么要让我干?”

我瞪着他:“各人解决各自的主食,如果你不磨,晚上就不准吃饭。”

病患四十四还嘴硬,指着我身边的大白大叫:“凭什么它不磨也可以吃饭?”

我朝大白一点头:“大白,你给他示范一下。”大白马上用两个前腿推着磨杆,有模有样地磨着。我继续说:“大白的活早就干完了,连大白都知道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吃的,你难道连条狼都不如?”

病患四十四跳起来,用拐杖指着我:“死丫头,你竟敢拿狼和我比。”

我冷哼着:“狼是这世上除了人类外最聪明的动物,人有时候还没有狼睿智呢。”

病患四十四大叫:“我自然比狼聪明地多!”

“好,那我问你个问题,你不许想,要马上回答。”我挑衅着

“好!”病患四十四马上同意。

我开始出题:“一个黑人和一个白人所生的婴儿的牙齿是什么颜色的?”

病患四十四马上回答:白色!

我摇摇头:“错,婴儿无牙!”

病患四十四叫道:“你的问题不对,这世上哪里有黑人?”

我不屑道:“井底之蛙!你没见过不等于不存在。在离这里很南很热的地方,就住着皮肤全是黑色的人。我师傅就见过。”

“竟敢说我是井底之蛙,胆大妄为,等我……”病患四十四咬牙切齿地瞪着我,“再来!”

我继续挑衅着:“还要我出题啊,这道题如果答错了,就承认自己笨,乖乖地去磨面!”

病患四十四一扬拐杖说:“出!”

我拍了下手:“好,听仔细了,同样要马上回答。小明的妈妈有三个孩子,老大叫大毛,老二叫二毛,老三叫什么?”

病患四十四:“三毛。”

这下连病患四十五都看不下去了:“老三叫小明。”

我叹了口气,拍了拍病患四十四的肩膀:“你不许偷懒,磨不够量也不许吃饭。”

面对这样的傻大个坏脾气的熊孩子,只能智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