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我已经有了治疗雪狼大白的经验,作为同是哺乳动物的人类,虽然身体结构比狼复杂些,但是治疗思路应该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我自然有让他们醒过来的办法。于是,我先号脉,根据两人的中毒情况再去熬药。

没想到,刚把药泡上,外面又响起大白的嚎叫,这又怎么了?

我急忙又跟着大白跑到后院一看,天啊,地上躺着好几具尸体,身体已经被摔得四分五裂,到处鲜血横流,救都没法救了,得,我这后院又快成修罗场了!看他们的着装,分两种颜色,一种是全黑,一种是全灰,都是护卫打扮。看来先掉下来的是他们的主人,而这些护卫看他们主人掉下来,也纷纷下崖来救,结果都中了黑雾的毒,全部都摔死了,这些人的运气明显没有他们主人的好。

师傅和师兄也跑了出来,看到这种情况,师傅皱了皱眉头,没说一句话,就走了。唉,师傅,您老倒是说句话啊,总不能任凭他们这样掉下来啊,为了这两个人,还会有大批护卫前赴后继地掉下来啊。

师兄双手抱在胸前,一手摸着下巴,边摸边说:“看样子,这些人分成两派,穿黑衣的是跟着那位穿灰衣的,穿灰衣的是跟着那位穿黑衣的。”靠,师兄,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说绕口令!他倒是也不傻,能看出是两拨人。

我问:“为什么不能是穿黑衣的是跟着穿黑衣的,穿灰衣的跟着那位穿灰衣的?”说绕口令是吧,我也会,看看谁比谁的口齿灵活,哼哼!

师兄白了我一眼:因为衣服样式啊,你没看穿灰衣的那批人衣服领边都饰有狼毛,里面躺着的那位穿黑衣的领边饰有貂毛。

啧啧,师兄,你连这个都有研究,我真对你刮目相看啊,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师兄继续说:“看样子,他们有救不到人就誓不罢休的样子。坏了,我们凤凰谷要有危险了。”说完也象师傅一样,急急忙忙地往回走。

难道师傅也是这个原因急忙回去想处理办法吗?

自从我来到地球,一直呆在凤凰谷的这一方天地里,也就在我住的院子和阿火守护的高台二点一线的出没,除了师傅和师兄,我也没看到过其他人,甚至连个仆人也没看到过,凤凰谷会什么危险?

不过,我倒是有个不让他们再继续掉下来的办法……

当我向师傅口头递交了《关于防止我的后院成为更大修罗场》的可行性方案后,得到了师傅的大力赞赏,并让师兄配合我全力执行,刻不容缓!

我问师兄是否知道“孔明灯”?师兄说这是凤族创派始祖诸葛亮的发明,他当然知道了。

“好!那我让你进行改良,就是做成一个特别吓人的怪物的样子的‘孔明灯’,从我的后院升到空中”,我说:“要求这个灯达到决斗崖时停留一会儿,我需要利用这个灯给准备要继续下崖的人留些信息。之后要让这个灯自己燃尽,不要再让灯飞向天空,以防让他们看出来这个怪物是假的。

我又从那两个昏迷的人的身上找了两件饰物,开始了我的计划……

师兄的手还真的是巧,不出一个时辰,一个特别恐怖的大怪物“孔明灯”做好了,刚好夜色也已经降临,我们放出了“孔明灯”,看着灯升了上去。

这时候谷中出现了巨大的沉闷的“嗯嗯”的声音,是的,为了加强恐怖效果,我还需要“音效”,这个音效自然是由阿火完成的。师傅看“孔明灯”上升到一定高度,就跑到阿火那里,让他大声地叫,越大声越好。

当“孔明灯”穿越黑雾达到决斗崖时,刚好有二组人正准备下崖,他们突然看到一个怪物“嗯嗯”地从黑雾中冒出,吓得退了回去,其中一人喃喃地说:“坏了,坏了,触怒山神了!”这时只见这位山神突然火光大盛,火焰中二行字出现:“私闯禁地山神震怒,隔日祭祀亲人送回”。二行字即将消失的时候,一头怪鸟又冒了出来,向他们扔了两样东西又怪叫着飞走了。这二组人捡起来一看,正是他们各自主人的随身饰物,于是全部跪在地上向山神跪拜,感谢山神不杀他们主人,并马上回去准备祭祀的物品。

那只怪鸟自然就是石头了,因为它要穿过黑雾,我怕它中毒,所以就做了个简陋的防毒面具套在他头上,里面放着用鸭跖草汁浸泡的棉布。为了节省制作时间,“孔明灯”到了决斗崖后自燃的现象也是由石头喷火实现的。

山神震怒自然不能小觑,于是也没人再敢骚扰这位“神仙”,而且第二天我的后院还掉下了一些猪啊、牛啊、羊啊等祭品,嘿嘿,困扰我的生肉问题也解决了。

至于那些已经死去的护卫,师傅和师兄一起合力挖坑把他们给埋了,给那棵树当肥料。虽然我坚决不同意埋在我的后院,但师兄说之前的死雕和死狼也在你后院那里埋的,也没看你反应那么大,你就行行好,反正都是从那决斗崖掉下来的,好歹一起作个伴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