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木屋,那条大蛇还在那里等着我,大脑袋就搭在高台边上,看到我过来,它稍稍抬高了头,高度刚好和我身高平齐。

我摸着它的凉凉的大脑袋问:“你是阿尔法吗?”它摇摇头。唉?它能听懂我的话?

我又问:“你能听懂我的话?”它点点头。

“那你叫什么名字?”大蛇又发出“嗯嗯”沉闷的声音。好吧,好吧,我别问了,怕又惹哭它。

我说,“我先叫你大蛇吧,我饿了,你先带我下去,一会儿我再带吃的回来。”大蛇又把我稳稳地送下高台。

回到那个大空地,那个老头已经不见了。哼,亏得我还想暂时叫他师傅呢,他带我来这里根本就是就没安好心,他一定是想让那大蛇来认认我。如果我不是他徒弟,那大蛇就会一口吃了我。可我真不是他徒弟啊,那大蛇为什么对我一脸依恋的模样?真奇怪!

我边想边慢慢找回去的路,其实也不难找啦,因为我闻到了食物的香味。顺着香味,我来到一个房间。

进门一看,顿时惊呼:天啊,好大一个厨房。

师兄正在灶台边忙碌着,看到我进来,说:“师妹,快过来,我给你熬了些粥,你几天没好好吃饭,别一下子吃那么多,先喝些粥缓缓。”

暖暖的一碗粥下肚,激起了我更多的食欲。我问:“师兄,你会做面条吗?”师兄说:“我不太会做,师傅会做,我让他来做。”哼,我才不要吃那老头做的东西呢。

我赶忙说:“我会做,你给我些面,再帮我烧锅开水就行了。”

看着我行云流水地把面和好、擀好,又切成细条,扔入开水中,师兄喃喃地说:“师妹,你以前可是从来也不进厨房的。”

我心虚地说:“呵呵,人总是会变化的,是吧?”

转过身,看到一旁的大架子上有一排罐子,看上面写的“胡椒”“酱油”“葱花”等调味品,我挨个打开闻了闻,就开始配汤料。师兄又喃喃地说:“师妹,你,你认识这上面的字?你怎么能打开这些罐子?”

我疑惑地问:“你不认识这些字?这些罐子有什么奇特的,你怎么会打不开?”

师兄说:“不仅我打不开,连师傅也打不开,师傅说也就我的师祖能打开。”

可是,我刚才闻过了,这些调味品很新鲜啊。唉,先不管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吃第一重要。于是我调好汤料,再捞起软硬适中的面条放入汤中,一碗阳春面就做好了。

一双手从我身边伸出来,那老头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乖徒儿,为了救你,为师累了三天三夜,这第一碗面条怎么也得犒劳犒劳我吧。”

我一翻白眼,说:“哎!谁是你的乖徒儿!你不是不认我这个徒弟吗,还想让那蛇吃了我!”

那老头也没恼我的无理,嬉皮笑脸地坐下来,闻了闻面的味道后,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吃着吃着竟然还抹起眼泪来,边吃边说:“好久没吃到这个味道了,就是我师傅做的味道……”看着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嘴里含着面说:“乖徒儿,别傻站着了,再给为师下碗面!”

得,还让他赖上了。我一扔勺子,说:“老头,我真不是你徒弟,也休想让我给你做面。”

那老头仍笑嘻嘻地说:“阿火看到你就呜呜地哭,说明它认识你,那你就是我徒弟。乖徒儿,我是想明白了,那凤凰石之所以能成为我凤族的圣物,自然是有它神奇之处的,否则也不会让你有了这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其实对我凤族来说都是大吉的。”

说完,他跑到我跟前,摇着我的手臂,用那圆圆地大眼睛哀求着我,“乖徒儿,再给为师下一碗面呗”,那神情,象极了《射雕英雄传》里的老顽童周伯通。

我转了转眼珠,说:“那……我好多事情都忘记了,怎么办?”

老头忙说:“忘记的总会慢慢想起来的!”

趁着现在一片和谐,我赶紧装着一边做面,一边和他们套话。“师兄,那我们现在是在哪里啊?”

师兄说:“我们诸葛一族当然是住在凤凰谷啊?”

啊,姓诸葛?我不由得脱口而出:“我该不会叫诸葛星舞吧?”

老头说:“是啊,是啊,你想起来了?这名字还是我给起的,好听吧,星之舞蹈。你师兄名叫诸葛方旭,晨之日出,都是我起的。我的师傅倒是没给我这么有诗意的名字,只给我起个单字,诸葛良。”

我差点喷笑出来,“怎么没起名叫诸葛亮?”

老头说:“诸葛亮是我们雪山凤族的开创祖师爷啊,我族至今已800余年,自有过人之处。”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绿翼翼主是诸葛亮的老婆,这是在地球上发生的事情,难道我又回到了地球?

我不动声色地问:“那凤凰谷外还有哪些国家……嗯……城池?”

师兄说:“有辽,还有宋。”

我大惊:“宋?宋朝!现在的皇帝是谁?”

师兄说:“前年我们还和师傅一起去过汴梁城呢,当时皇帝生病,还是师傅出手医好了他,皇帝应该是叫赵炅。你一点也想不起来?”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我在翼星做“灵魂进入”的测试时,曾进入到一个女孩子的身体里,当时说年代错误,又给我弹了出来。我不由得问:“我们进了汴梁城后,我是不是很兴奋,还下车东看看西看看?”

师兄说:“是啊,是啊,你还差点让马给撞到!”

我的大脑“轰”的一声炸裂,坏了,我真的是回到了地球,还莫名其妙地回到了宋代。回到宋代也就算了,因为如果我要完成我的可行性报告的任务的话,我本来也应该到宋代。可是我选择的回到宋代的时间是在钱乙50岁左右的年代,那应该是宋哲宗赵煦时期,而不是宋太宗赵炅时期,我竟然早到了100年。

(未完待续)

作者的话:突然想起了那个笑话:把大象放入冰箱里需要几步?同理,那把阿舞发配到地球需要几个必要条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