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股极亮的白光从我的头顶射下后,我就感觉有一股极大的力量拖着我,穿过一片黑暗后就是重力加速度般的坠落。以前在地球时和元侃一起去迪士尼乐园玩,我就不喜欢坐过山车,因为受不了那种坠落的感觉,没想到这次的考核进入方式那样奇特,坠落了近1分钟,然后坠落在……一张床上,摔得我的屁股生痛,痛得我大叫了一声“啊”,然后坐了起来。

床边有个男人趴在我旁边,听到我的叫喊,也醒了过来,惊喜地叫道:“师妹,你醒了,三个时辰了,你终于醒了。那块石头放入你的身体里后,你虽然有了气息,但一直也没醒过来,师傅也不知道原因,去查医书去了。太好了,你醒了,我去喊师傅。”

我一看这个絮絮叨叨的男人,唉,这不是我的师傅君灵白吗,我摸着头问:“师傅,你在说什么?你怎么穿着古装?噢,对,我们是在考试……”

那个和我师傅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愣住了:“我是你师兄!师兄!”然后一个手指头点了我的额头一下,还翘着兰花指,娇嗔地说:“死丫头,你醒过来是醒过来了,怎么把我给忘了!”然后扭着屁股走了出去,边走边喊:“师父,师父,师妹醒了,但是她不认识我了,还喊我叫师傅哎……”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个那么娘的“师傅”,彻底蒙圈!这次考核太奇特了,进入的方式奇特,遇到的人也奇特。师傅啊,你肿么变得那么娘了?你要考我什么?我这是在哪里啊?

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冲进屋里,看到我后,先是一楞,随后便指着我大叫:“啊!啊!你是谁?你是谁?”这两声大叫,我把吓得全身毛孔大张,从床上跳了起来,站在床上。

“啊!你怎么会有翅膀!你怎么会有翅膀!”那个白发老人叫得更响了,把我从床上拉了下来,“哎呀,我的凤凰石啊,你还我的凤凰石!”伸手就要胸袭。

那个说是我师兄的男人赶紧拉住老人,急叫道:“师父,师父,她是师妹啊,这屋里床上躺着就师妹一人,没有别人,现在好不容易醒了,你应该高兴啊。再说她哪里有什么翅膀,我怎么没看到翅膀?”

老人道:“你自然是看不到,你师父我这双眼能通阴阳,一眼就能看到她那对翅膀,还挺漂亮。”说完,他掐指算了几下,疑惑道:“不对啊,大吉之兆啊,翼星出凤展翅,是大吉之兆啊!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不行,我还要去查查!”说完就又冲出了门。

……

另一边,在翼星,新学员44号凭空消失,整个翼星轰动。白翼君灵白、黑翼君灵武、红翼君如羽一起站在代理宿主君灵雀的面前。

君灵白指着君如羽说:“这只是第一次考核的补考,你为什么要打开维度空间的通道?”

君如羽说:“补考都要难一些,这是惯例,我也只是打开了7维空间的通道、增加一些难度而已。”

君灵武说:“你撒谎,岂止是7维空间,也许都到了5维了吧!”

君如羽反击说:“你有证据吗?师傅我倒是有证据,证明白翼那个44号在作弊。”她刷的一下展开了一个屏幕,显示着一段视频,只见一块石头跳到44号手臂上、又钻进她的怀里。“她踹着一块石头在怀里,明显就是想作弊!”

君灵白说:“这块丑石头我知道,你们红翼人要弄死它,是44号救下来的。那块石头你们红翼人都不要说明它没什么用,44号如何拿它来作弊?”

穿着一身华美红色轻纱长身衣裙的君灵雀转过身来,头微抬,露出一截雪白细长的脖子,用极美的凤目看着如羽说:“如羽,你为什么要私自打开维度空间?”

君如羽说:“师傅,你不知道,那个44号私自在做什么面条,勾引白翼的男人,他们白翼的师傅不管,我自然是要代为管管,省得她下次再来勾引红翼的男人。”

君灵武说:“君如羽,注意你那张嘴,你以为所有人都象你一样,爱勾引男人吗?“

“行了!”君灵雀站起来怒吼道:“越说越不象话!所有人都给我查,查44号去哪里了,仔细查!”

君如羽说:“师傅,我还有事情单独向你汇报。”

君灵雀对君灵白和君灵武说:“嗯,你们先去忙!”二人恨恨地看了君如羽一眼,走出了房间。

君灵雀又坐回椅子上,对君如羽说:“你做事也太不小心了,为什么会让他们二人抓到把柄。”

君如羽有些委屈地说:“师傅,你那天不是告诉我发现翼星有凤凰石的微弱信号吗,我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于是想到灵山内部找,刚准备打开‘灵山冢’,就看到那块丑石头。那石头跑得挺快,我们的人没有追上,我担心那块石头会把这事儿告诉44号。”

君灵雀急道:“什么,你还想打开‘灵山冢’,你太胆大包天了!”

君如羽急忙靠近并悄悄地说:“师傅,我们找遍宇宙的每个角落也找不到凤凰石,你好不容易在翼星又探测到了凤凰石的微弱信号,还是在灵山附近,你谁都没有告诉,只是告诉我偷偷去寻找,不就是想第一时间找到凤凰石吗?现在机会难得,灵山附近也就只有‘灵山冢’从来也没有进去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师傅!”

君灵雀说:“好了,好了,你先让我想想,现在是非常时期,先不要轻举妄动。你先配合他们二人一起找44号,一旦找到了,第一时间告诉我。”

(未完待续)